<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再讀讀 -> 武煉巔峰

章節目錄 第兩千七百一十就七章 我就是道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這一煉化便是三個月時間。

    睜開雙眸,楊開眉宇間有一些無奈之色。

    金甲天書煉化的進度倒是還算不錯,如今他已在這帝寶之中烙下了自己的神魂烙印,可以激其中的幾樣神通,雖不能如譚君昊那樣對金甲天書如臂使指,但總算也多了一些對敵的手段。

    讓他無奈的是自身的修為。

    明明已到了帝尊一層境的頂峰,明明感覺自己一只腳都已經踏入了兩層境的門檻,只剩下一層隔膜,偏偏就是無法闖進去一窺究竟。

    消耗上品源晶數百萬,帝元倒是雄渾精純了一些,可這境界始終原地踏步。

    他沒有著急,修煉一事最忌操之過急。

    他還年輕,還有大把的時間,相比較那些動輒活了幾百上千年的帝尊境來說,他有著旁人難以企及得天獨厚的優勢。

    所謂年輕自然就是資本,以后的時間還長著呢,有什么好急的。

    所以他暫時放下了修煉一事,將心思專注在了凌霄宮的管理上,再怎么說自己如今也是凌霄宮的宮主,雖然沒多少弟子,但怎么說也有幾百人在這借住,身為主人,自當盡點地主之誼,該好好安排一下他們,讓他們感覺賓至如歸,最好能讓他們把心留在這里……

    心里這么想著,可真正行動起來卻現不知該從何下手。

    以前在幽暗星上,創建了凌霄宗,他也是撒手不管,一切交給了葉惜筠,甩手掌柜當習慣了,現身體力行這種事完全不適合自己。

    最后決定還是去千葉宗那邊瞧一瞧。或許能跟葉恨討點經驗。

    千葉宗上下如今都居住在一座靈氣不俗的主峰上,這樣的主峰在整個凌霄宮有十幾座之多。之前這主峰叫什么大家都不知道,如今也就喚作千葉峰了,左右不過是一個名字,也沒人會在意。

    到了地方,現一切都井然有序。五百弟子修煉的修煉,切磋的切磋,煉制傀儡的煉制傀儡,竟沒一個空閑的。

    身為大師兄,杜憲更是在主峰廣場之上開壇授道,講解傀儡之術的要點和精要,一眾修為不高的千葉宗弟子在下方聽的如癡如醉,搖頭晃腦,一個個眼睛里寫滿了膜拜。

    楊開聽了一陣。只聽的云里霧里,完全不知道杜憲在說啥。

    聽不懂無所謂,這些人里面或許就有不少人日后會成為凌霄宮弟子,恩,那個搖頭晃腦的小胖子就不錯,一看就天資聰穎,應該對傀儡之術有自己的見解。

    待他再成長一些,再誘之以利。曉之以情,還怕他不納頭便拜?到時候成了凌霄宮弟子。葉恨怕也不會說什么。

    說話聲忽然停止,杜憲高呼道:“楊兄!”

    卻是被他現了,楊開來此也沒藏掖什么,杜憲更不會認為他想要偷學千葉宗的傀儡之道。楊開若真有此意的話,當初第一次開啟帝天谷的時候,完全可以將那些先祖秘典留下來。

    楊開微笑頷。道:“我隨便看看,你忙你的。”

    諸多弟子卻都是回過頭來,齊齊起身,恭敬行禮:“見過楊大人!”

    他們能在這里修煉,完全是托了楊開的福。也知道此地楊開是主人,寄人籬下,對他哪會不恭敬?

    “都坐都坐!”楊開擺手,頗有些不好意思,自己隨意走一趟竟打擾了他們的修行,實在是罪過。

    不過來都來了,總不能不表示一下,輕咳了一聲,道:“諸位最近住的可還習慣?”

    杜憲笑道:“此地人杰地靈,靈氣盎然,哪里有不習慣的?弟子們不知道有多滿意呢。”

    諸多弟子也都猛點頭,一個個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這里與原來的千葉宗相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在這里修煉,效率不知道高了多少。

    “習慣就好。”楊開笑瞇瞇的,“也不要拘束什么,就把這里當成自己的家。”

    當成自己的家才不會有想要離開的心思……

    “你們若是有什么需要的話,就去找花青絲,花姐如今是我凌霄宮的大管家,統管一切事宜。”

    “多謝楊兄!”杜憲感激道:“日后免不得要有叨擾花大人的地方。”

    楊開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

    諸多弟子都激動不已,為楊開的親和感到不可思議,這位可是帝尊境啊,而且還是一宮之主,居然一點架子都沒有,與自家大師兄稱兄道弟的。

    望著他的目光愈恭敬了,覺得這才是帝尊境該有的氣度和胸襟,以前聽聞那些帝尊境們們個個眼高于頂,說話都用鼻子出氣,恨不得眼睛長在額頭上,視帝尊之下的武者如螻蟻,性命予取予奪……簡直給這位楊大人提鞋都不配。

    “對了!”杜憲忽然一撫掌,轉頭望向諸多弟子,道:“諸位師弟師妹,你們之前不是一直嚷嚷著讓師兄我傳授一下修煉的心得么?師兄倒也并非不傳授你們,只是師兄我自身都實力低微,怕是會誤導了你們。今日既然楊兄來了,不如就請楊兄替大家講講如何?楊兄可是帝尊境,他的心得比師兄我可要高明無數倍。”

    諸人一呆,然后齊聲叫好。

    楊開啞然道:“可是我對傀儡之術一竅不通啊。”

    杜憲笑道:“修煉一事,無關傀儡。而且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小弟也想請楊兄傳授一二,還望楊兄不吝賜教。”

    “這……”楊開有些懵,對了,自己來這是干嘛的,怎么忽然就被趕鴨子上架傳授什么修煉心得了?才剛剛建立起一個親和的形象,這要是拒絕了,先前的努力是不是就泡湯了?

    “楊大人!”

    “楊大人!”

    “楊大人!”

    一群千葉宗弟子,山呼海嘯一般齊齊吶喊,個個眼中都帶著期盼和渴望。

    “楊兄,隨便講講吧。”杜憲懇求道。

    “好吧。”楊開硬著頭皮答應,“那我就隨便說說。”

    杜憲大喜,連忙將楊開請到前方,自己則轉身坐了下來,抬頭仰望。

    望著下方一群修為參差不齊的武者,掃過那一張張稚嫩的面龐,楊開心神不禁有些恍惚。

    自己也經歷過他們這些階段啊,一路走來,一步步變強,最終晉升到了帝尊境。可自己與他們又不同,從中都出來之后一直沒有師門,沒有師傅教導,孤身拼搏,往往生死一線,所遇諸多惡人貴人,時而逢兇化吉,時而否極泰來,活出了自己的一番風采。

    不過……若是在成長的道路上有一位良師益友的話,或許可以少走很多彎路。

    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能在身上刻下這良師益友的痕跡?無論自己今日的傳授講解對他們這些人有多少幫助,多年之后他們再回憶起來,絕對能想起在這廣博的凌霄宮中,在這草木蔥翠的千葉峰下,自己站在他們的面前,如一盞明燈,給他們指引著前進的道路。

    忽然感覺人格高大了許多啊!

    本來還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此刻卻忽然腦海前所未有的清明,開口道:“武者修煉,披荊斬棘,問天掙命,所謂不過二字——武道!”

    “何為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世間可證大道者三千,終歸通途。”

    “有人說兵者是道,也有人說術才是道,更有人說花草樹木皆是道,連那地上的螻蟻都是道!”

    “要我說,我便是道,我之所在,便是道之所存!”

    ……

    聲音不大,卻清楚地傳入每個人的耳中,似乎還帶著一種神奇的魔力,讓人不由自主地就陷入其中,隨著楊開的話聲,一張波瀾壯闊的畫卷在每個人面前徐徐張開,時而令人心緒澎湃,時而讓人欣喜若狂,時而又使人茫然無助。

    楊開站在那里,卻是千千萬萬追尋武道的武者們的縮影,一個又一個璀璨的時代中,無數人前仆后繼想要追尋的真諦。

    原本在此的千葉宗弟子只有百人不到。

    但隨著時間的流失,人群越來越龐大,不斷地有人聽到聲音趕過來,盤膝坐下,專注聆聽。

    半個時辰后,匯聚在楊開面前的人已經快有五百了,幾乎所有的千葉宗弟子都匯聚一堂,除了幾個閉死關的弟子無法趕來之外。

    修煉至今,楊開雖然一直無師教導,但既然已到帝尊境,自然會一些自己的修煉心得。

    不過他并沒有如杜憲之前懇求的那樣去傳授這些修煉心得,而是口若懸河,思維天馬行空,與其說是在給面前這些人傳道授業,不如說是在闡述自己的感悟,在這自言自語之中尋覓那一絲絲不可捉摸的天機。

    有人聽懂了,面上若有所思,有人眉頭緊皺,只覺得楊開滿嘴跑馬,所說亂七八糟,根本就是驢頭不對馬嘴,不過即便如此,他們心中也不敢有絲毫質疑,只是覺得自己境界不夠,無法領悟,暗暗懊惱不已,心想帝尊境果然是帝尊境,說出來的話拆開聽,都能聽的懂,放在一起就顯得玄機莫測了。

    “走自己的路,成自己的道,順著別人的路走,永遠只能追逐別人的背影!”楊開抹了下嘴巴,一副意猶未盡地樣子,環視下方道:“諸位可明白?”

    滿場靜謐,沒人敢說自己明白了。

    天地靈氣忽然一陣激蕩,那天空之中雷鳴電閃,千葉峰頂之上,黑云覆蓋,一個靈氣漩渦陡然成型,天地威能徐徐聚攏。

    “咦,有人明白了!”楊開轉頭望向峰頂,咧嘴一笑。未完待續。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飞艇中奖诀窍 性感美女丁字裤图片 重庆时时彩骗局 王心凌艳照门 重庆市彩下载官方网站 pk10走势图公式 时时彩平台代理 太原按摩休闲 幸运飞艇滚雪球7码必中 ag延迟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