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重生之妖孽人生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来个雷电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  来个雷电吧!

    这一夜,注定是几?#19968;?#21916;几?#39029;睢?#20877;读读真的无弹窗广告 wWW.zAiDuDu.NeT

    哈佛校园内12240名学子在办公楼的广场上,载歌载舞,欢声笑语,让这凛冽的寒风成为他们青春的见证,让这零下8度的极寒成为他们热血的序曲。这一夜,哈佛学子之间的感情达到前所未有的融洽,而在这一夜,这12240名哈佛学子相互交换了ICQ号,并在随后成立了一个网站,纪念今晚这一足以铭记史册的活动。

    相对于12240名哈佛学子的狂欢,办公楼上,温暖如春的办公室内,劳伦斯-H-萨穆斯校长一脸菜色。看着楼下哈佛学子那么快乐,又是唱歌,又是跳舞,还吃香的,喝辣的,他们在这楼上,除了不冷之外,可谓饥肠辘辘,不但饿,还渴。办公室内的那点水,早就被饥肠辘辘的校长和助理俩人喝光了,他们现在可谓是弹尽粮绝!而且更令人无奈的是,自从订了披萨之后,他们的电话就再也打不出去了,而且网络也是断开状态,这让他们根本无法向外求援。

    “校长,现在怎?#31383;歟?#25105;们是继续?#20154;?#20204;自动离开,还是下去讲和?”助理听着下面传来的嬉笑声,以及那隐约飘来的鸡翅膀香味,肠胃是一阵不自然的蠕动。如果不是害怕丢饭碗,助理早就溜了。

    劳伦斯-H-萨穆斯校长狠狠的瞪了助理一眼。等这些学生自动退散,那不是说笑么。看他们现在这高兴劲,恐怕到天明都会一直这样折腾下去。可要说讲和,劳伦斯-H-萨穆斯绝不干。在他的人生哲学里,从来没有屈服二字,尤其向这些学生屈服,他宁愿不做这个哈佛校长了!

    ?#19978;?#22312;肚子饿啊!——助理很是无辜的摸着肚子,可怜兮兮的望着劳伦斯-H-萨穆斯。

    望着现在自己唯一的部下那可怜的眼神,劳伦斯-H-萨穆斯也是无奈。本来他可以放他部下回去,但是如果连他助理都走了,就剩他这么一个光杆司令在这忍着饥饿,听着学生的嘲讽,劳伦斯-H-萨穆斯觉得如果是那样,自己也就太可怜了一点。因此,这个助理绝对不能走!

    “这样吧,我们...睡觉吧,睡着了就?#27426;?#20102;!”劳伦斯-H-萨穆斯校长半天想出这么唯一一个解饿的办法。虽然这个办法有点2,但也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咣当一声,助理瘫倒在地上。现在都21世纪了,在美国波士顿这个全美前五的城?#26657;?#36824;是市中心,他居然要用睡觉来解饿,这可真是人生一大悲剧。

    “从一开始我就不该到波士顿来,如果不到波士顿,我就?#25442;?#36935;见这个该死的校长,如果不遇见这个该死的校长,我就?#25442;?#25104;为校长助理。如果不成为校长助理,我就?#25442;?#20170;天被困在这教学楼,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悲催到极致,有点饿的发昏的助理躺在地上,将心中的话一骨碌的吐了出来。他觉得自己太悲催了!

    “你——说——什——么!”劳伦斯-H-萨穆斯听闻助理这一连串仿佛绕口令似的言论整个人气的吹胡子瞪眼。外面那些小混账和他做对也就罢了,没想到自己这个助理也和自己做对。

    “我...我...”助理也知?#38647;约?#35828;错话了,虽然是实话,但绝对不该在这个时候说。尤其在劳伦斯-H-萨穆斯已经极度暴躁,嫉?#21490;?#29378;的情况下将心底最真实的话说出来。

    “你个混账!当年不是我,你还只是在波士顿洗盘子的小工,不是我,你永远别想成为如今年薪4万美元的助理,不是我,你更不可能买房、娶妻生子,但你却背叛我!你个狼心狗肺、狼子野心的东西,我XXXX...”劳伦斯-H-萨穆斯指着助理鼻子一通臭骂,将心头所有的怨气和怒火全部冲助理发泄出来。

    起初,助理还被骂的战战兢兢,一脸的畏缩,但骂到最后,助理心中那唯一的勇气也被骂了出来。都是爹娘生的,为啥你就能那么骂我。

    “萨穆斯,你以为你很好么!不错,没有你,我没有如今的体面工作,没有你,我不可能拿到4万美元的年薪,没有你,我更不可能在波士顿娶妻生子,但是你以为我没有付出么!这几年,我在你身边像马一样工作,像狗一样忠心,但仍然每天受你的责骂,你只要稍有不顺,就将怨气发泄到我身上。你以为我就过的很开?#31302;穡 ?#21161;理瞪着萨穆斯,怒喝。

    劳伦斯-H-萨穆斯一愣。这三年来,他这个助理从来没有这样忤逆过他,顶撞过他,没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却背叛了他,这让劳伦斯-H-萨穆斯极度的生气,极度的疯狂。

    “滚!你他妈给?#22812;觶?#20174;现在开始,你就不再是我的助理,我也不需要你这种狼心狗肺的助理!”萨穆斯一指大门说。

    “走就走,萨穆斯,像你这种人,没有人受的了你,你这个野蛮又专横的自大狂!”助理气呼呼的抓起衣服就往外走。

    到了门口,助理停了下来,朝劳伦斯-H-萨穆斯鞠了个躬,“?#36824;?#24590;样,?#19968;?#26159;谢谢你给我的一?#23567;!?#35828;完,头也不回离去。

    混账,狗屎,噼里啪啦...,各种难听的词汇从劳伦斯-H-萨穆斯口中喷涌而出。?#36824;?#39554;累之后,劳伦斯-H-萨穆斯才发觉此刻整栋教学楼就只剩下他?#24405;夜?#20154;一个。

    我劳伦斯-H-萨穆斯绝?#25442;?#21521;你们这群傻X 学生屈服!——劳伦斯-H-萨穆斯拉开窗户指着楼下的众多学生狂吼。

    但是此刻,12240名学生都在狂欢,谁也没在意楼上有个人在狂吠。只有时刻关注楼上情况的林风注意到。

    “什么人!”负责守卫,?#20048;?#21171;伦斯-H-萨穆斯校长趁夜潜逃的几个学生发现有人从楼上下来。

    “是我,各位同学,我和萨穆斯那个混蛋闹翻了,我再也?#25442;?#20026;他效力了!”助理气呼呼的走了下来。

    几位同学彼此对视一眼,均是一愣。没想到被视为劳伦斯-H-萨穆斯最忠实的走狗的助理居然和校长闹翻了。这对众多学子来说,自然是个好消息。?#36824;?#30524;下拿这个助理怎?#31383;?#21602;?毕竟谁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今天他?#21069;?#21171;伦斯-H-萨穆斯堵在这,就是要让其认输,最好能让其从哈佛校长的位置上滚蛋,换哈佛以前的自由学术氛围。但眼下这个助理,该如?#26410;?#29702;呢?

    他们毕竟只是学生,可以游行?#23601;?#21487;以?#20262;?#26657;长,但绝对不能真的对其进?#34218;?#38178;,不然那就犯法了。眼下校长不肯下来,那是因为他的自尊心作祟,不然如果劳伦斯-H-萨穆斯真的堂而皇之的下来,冲众人发脾气,众人也不能真的将其怎?#31383;臁?#39030;多讥讽一顿,骂一顿而已。?#19978;В?#33832;穆斯的自尊心,让其绝不愿忍受这种侮辱。

    “各位,我说句话如何?”林风这个时候走了过来。这些学生受限于经验,不知该如?#26410;?#29702;眼下这种情况,但林风可有的?#21069;?#27861;。

    “这位应该是莫顿先生是吧!我想问一下,现在萨穆斯校长情况如何?”林风第一句就问到重点。这可是?#30452;?#33707;顿究竟是说假话还是真话的关键。

    “萨穆斯先生现在已经十个小时没有吃过东西了,而且楼上的水也喝光了。现在他恐怕正在睡觉。”莫顿助理将楼上情况简短的说了一遍。

    林风点点头。在心中默默分析了一番从办公室内那些教师口中得到的信息,差?#27426;?#21644;莫顿说的一样。

    “那么现在莫顿先生下来是准备谈?#24515;?#36824;是讲和呢?”林风微笑问。

    “我已经不再是萨穆斯的助理了。所以这一切?#23478;?#32463;和我无关了。我现在只想回?#39029;?#20010;三明治,然后洗个澡,再美美的睡一觉。”莫顿疲惫的说。这一天,他已经折腾的精疲力尽,又和萨穆斯闹翻,他此刻只想回家。

    林风想了想,却不打算让莫顿离开。这次?#28909;?#20247;多学子为了自己和萨穆斯打对台,于情于理林风?#23478;?#24110;助众多哈佛学子获胜,这一是为自己出气(听见萨穆斯公然的说自己只是个不学无术的败类,林风就记恨上了),二也是卖众多学子一个人情,希望以后能让这美国未来的栋梁尽数进入自己的公?#23613;?#29616;在可是关键时刻,虽然莫顿应该没有说谎,从其语气,神态,还有穿着,其应该是和萨穆斯闹翻了,气冲冲的走了出来,但林风还是不想冒险。

    要知道,萨穆斯可是美国前副财长,人脉众多,万一这个莫顿就是其派出去帮救兵的,那可遭!现在将其困在里面是目前最理想的办法。林风一定要逼迫这个萨穆斯自动认输走出来,到时林风自然有办法将其逼上梁山,最终逼宫,让其自动灰溜溜从哈佛滚?#21834;?br />
    ?#28909;?#38393;了,就一定要让这个劳伦斯-H-萨穆斯从哈佛校长下课!——林风暗自发誓。

    “莫顿,我这里有三明治,还有热腾腾的咖啡,不如一起坐下来喝点东西再走。而且我也很想知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林风微笑说。

    莫顿此刻真的很想回家,这三年自从跟着这个萨穆斯后,为了伺候这个萨穆斯,他基本上很少回家,早就冷落了妻子和孩子,此刻满是内疚。正想回家陪妻子和孩子。?#36824;?#21548;见林风这么一说,他虽然想走,但也只能留下。毕竟林风是世界首富,他的面子不能不给,何况或许还能给他一份工作也说不定。

    “唉,苍天无?#22253;。?#29616;在萨穆斯那个暴君?#23588;换?#22312;上面享受着空调和暖气,而我们却在这喝西北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真希望老天爷一个雷把电线劈断。”林风临走之前,突然仰天长叹一声。

    一旁学子闻言,眼睛一亮。

    莫顿望了林风一眼,再看看楼上劳伦斯-H-萨穆斯的办公室,心中一阵暗笑。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穿越火线2015 硕果赌城电子游艺 单机麻将四人打麻将免费下载 绝地求生下载全军出击 水果拉霸游戏 欢乐球吃球视频大神 赛车女郎注册 重庆时时彩开奖数据txt fifa手游更新内容 贝尔萨拉齐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