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再讀讀 -> 圣墟

第二百一十六章 神話古籍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神話中的古籍?這讓楚風驚訝,非常感興趣,但卻相當的沉得住氣,語氣平靜,沒有波瀾,告知今日沒有時間,約在明天中午。天籟小說.2

    齊宏林蹙眉,他敏銳的覺察到,真的不能輕視這個年輕人,有些厲害!

    原以為對方聽到神話傳說中的書冊會很激動,會立刻跟他相見,他將占據主動,圓滿解決這次的事件。

    可是,對方非常淡定,這有點棘手。

    齊宏林覺得楚魔王這是在故意晾他,給他造成心理壓力,導致他不得不接著增加“誠意”。

    “可惜,不是我孫兒。”他一聲輕嘆。

    他搖了搖頭,啞然失笑,相對來說,那個人現在是一個活祖宗,他可沒資格有那樣的孫子。

    旁邊,齊晟臉色難看,但是他卻不敢說什么,這次是他惹的大禍,將先秦研究院都給搭進來了。

    也是經歷這次事件,他對頂級王者更向往了,一個人而已,一言一行,竟直接威脅到大財閥!

    尤其是這個楚魔王,一言不合就……開吃!太粗暴了,也太狂野了,嚇得先秦研究院上下都慌了。

    白龍與夏瀾可是海族貴客,就這么被楚魔王用拳頭撂倒,直接給當成食材裝進冰柜帶走了,要去大吃特吃。

    海族怪罪怎么辦?!那魔王明確說了,這個鍋要他們來背!

    此時,齊宏林也一陣頭大,看著全面骨折、滿身石膏與金屬架的孫子齊晟,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

    “自作聰明,想暗地里謀算級王者?你也不想一想自己是什么身份,就是我們整座先秦研究院都不敢輕易跟他開戰,更遑論是你!”

    齊宏林一甩袖子,鐵青著臉,大步離去,再也不想看到這個孫子了。

    此時,楚風正在玉虛宮宴請,跟一干熟人聚會,盡情暢飲,千里眼、順風耳、葉輕柔、陳洛言都來了。

    千里眼杜懷瑾剛看到王級龍蝦時,眼睛都直了。

    “這么大個的龍蝦,成精幾百年了吧?我怎么感覺將神話傳說中的蝦兵蟹將給抓來了,我長這么大第一次見到,而這蝦肉居然帶著特有的芬芳!”

    “老大威武,前陣子你失蹤,我們難受壞了,輕柔妹妹都哭了,我們還給你弄了衣冠冢去燒紙了呢。”順風耳歐陽青說道。

    “誰哭了?!”葉輕柔擁有一頭略微蜷曲的波瀾長,大眼嫵媚,翻了一個大大的眼白。

    前陣子,他們心情都低落,傳聞楚風在西方殞落,葉輕柔的確偷偷擦了一把眼淚,以為他真的死在梵蒂岡。

    后來,得悉楚風活著,又看到他在昆侖山腳下屠龍,最后更是去西征,他們無比振奮。

    “你們這群吃貨,這是什么?王級血肉啊,怎么不送去實驗室?!”6通來了,痛心疾,在那里跺腳。

    “沒事,我給你留了半條龍,拿去做實驗吧。”楚風說道。

    那條白電鰻數十米長,真的吃不了,再者雖然電鰻更強,但卻沒有王級龍蝦的味道好。

    6通數落他們,但是真正開動時,也是風卷殘云,胃口大開,最后都打飽嗝了,醉酒后更是連稱,王級食材的確是稀世珍肴。

    晚間,楚風把玩手中那串殘缺的珠子,三十六顆直接炸裂二十幾顆,剩下的也都有裂痕了。

    他曾跟黃牛聯系,請它辨別,這是什么兵器。

    黃牛告知,這是“法兵”,脫離冷兵器范疇,是可釋放奇異力量的兵器,眼下能出現也算是罕見。

    黃牛告誡,一旦遇上敵人手持這種法兵,得小心應付,往往殺傷力巨大!

    上一次,他們從西方回來,在迷霧峽谷出口遇上的那個神使,他手持一戰銀燈,也是法兵,內蘊太陰火焰,應該更厲害。

    第二日中午,楚風來到元古會所,準時赴約。

    這一次,他被請入名為天庭的那個房間,裝飾講究,殿宇內部空間非常大,居然內設有清泉林景、石拱小橋等。

    齊宏林看起來頭烏黑,臉膛紅撲撲,根本不像是一個老者,宛若在壯年般,養生有道,最為重要的是他已成王,所以才顯得不老。

    一見面,齊宏林就告罪,直接嘆息,說他那個孫兒齊晟平日自負,加之疏于管教,結果現在釀成大禍。

    “我如果實力不夠,這次就死在海族人的手中了。”楚風說道。

    齊宏林自然知道,簡單一個道歉根本解決不了問題,這可是堂堂的楚魔王,他的孫兒居然惹到他的頭上,要害死他。

    “我們先秦研究院,一向喜歡考據歷史走向,掘遺跡,研究神話傳說真相等,這么多年來倒也得到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這次想請楚風小兄弟品鑒一番。”

    雖然是要出血,送楚風東西,但他卻也沒有說的那么直白。

    齊宏林取出一個小箱子,很古樸,打開后,取出幾小捆竹簡,帶著腐朽的氣息,以及斑斑歲月痕跡。

    這東西出土時,保存不善就會立刻爛掉。

    楚風訝然,這就是他們要送的古代神話傳中的古冊?

    他接過去仔細看了又看,這當中提到一些神話人物,也隱約間描述了大能力者吞吐煙霞,注重呼吸節奏的事。

    但是,這對他沒什么用!

    “我雖然對歷史真相與古代傳說頗為感興趣,但是也還沒有到拿它跟性命等同看待的地步。”楚風說道。

    “小友,別急,你仔細看,這塊竹簡上可是提到一樁秘寶,號稱威能強大,能截斷神仙級生物。”

    齊宏林很有耐心,為楚風講解竹簡中提到的事物。

    這上面的古代文字,一般的人不認識。

    竹簡上提到一物,能斬妖魔,除鬼怪,甚至截斷神仙體,威能驚人,藏于天地間。

    在楚風看來,那是一件兵器!

    而且,威力似乎非常強大,在古代時就被極為推崇,按照書簡上所說,擁有莫測之能。

    “在哪里?”楚風問道。

    他知道,對方不可能拿一則傳說來忽悠他,肯定有眉目了,知道這件兵器埋在何方。

    但是,他也可以料想到,那地方多半很危險,不然的話該族怎么可能會拿出來送給他,早就自己去取了。

    “埋在一處靈秀山川中。”齊宏林說道。

    “取不出來吧,那里肯定無比兇險。”楚風說道。

    這讓齊宏林很尷尬,的確如此,而且那東西有沒有也只是在懷疑中,不然的話,憑什么送給楚魔王。

    事實上,他們內部論證過,這東西即便有也應該被人取走了,那片山川下應該不存在這種神話中的兵器了。

    “你們猜測它在哪里?”楚風問道。

    “龍氣蒸騰,虎煞凝聚,一龍一虎相守,這地勢也只有一處地方了。”齊宏林輕嘆道。

    “龍虎山?!”楚風蹙眉。

    “不錯,在道教祖庭,也只有那等地方才可能埋藏著這件神秘古物!”齊宏林說道。

    不過,竹簡破損的厲害,缺失了很多,只提到一件神話中的物件,但卻沒有詳細記述它的樣子。

    楚風露出異色,道教祖庭中如果埋著兵器,那可就真的恐怖了,絕對威能非凡,埋在這種祖地中,讓人遐思無限。

    但很快他又露出冷色,道:“誰都知道,如今的龍虎山危險之極,死了很多獸王,你告知我這樣的消息,什么意思?”

    楚風面色冷淡,他知道,先秦研究院、菩提基因、天神生物、地外文明所等,早先都曾攻打過龍虎山,最后皆鎩羽而歸。

    那個地方獸王都不知道死了多少頭,據聞山上有古怪,打不下來!

    “你們想借龍虎山這種險地引我去送死?!”他聲音提高。

    “楚風小兄弟別誤會,我只是告訴你那里有秘寶,絕沒有惡意。”齊宏林連連搖頭,最后更是坦言,想跟他合作,一起攻打龍虎山。

    楚風笑了,很冷,道:“你們真是打的好算盤!”

    “楚風小兄弟,我不是說笑,而是真的想跟你聯手,因為那個地方太重要了,海族透露消息,便是他們都盯上了那里。”

    齊宏林告知,如今道教祖庭、昆侖、佛門祖地、封禪之地這些地方最關鍵,連海族都眼紅,有些強者登岸,要來爭奪。

    他進一步說道,未來必有大戰,這種地方肯定藏著大秘密,了不得,需要掌控在手。

    楚風原本就瞄準了龍虎山,現在聽到他這樣說,一陣狐疑,海族都要大舉進攻?

    “為了表達誠意,我告訴楚風小兄弟一件至關重要的消息,那就是,天地即將再次劇烈變化,需要早早打下一座名山為好,選選道家祖庭這樣的地方。”

    “我知道天地又要變了。”楚風平淡地說道,他看向齊宏林,道:“這竹簡就是你們的誠意嗎,所謂的神話古籍不過如此。”

    這對他來說,并沒有實質意義。

    “我為小兄弟準備了一份大禮!”齊宏林無奈,最終取出一個小盒子,不過一尺長,打開后里面有一根銀色的小矛,與筷子的長短粗細相仿。

    它銀光閃閃,非常鋒銳。

    楚風心中一動,動用精神能量,銀色小矛頓時嗖的一聲沖起,在房間中盤旋,最后噗的一聲刺透數尺厚的鋼鐵墻壁。

    “還不錯。”楚風點頭,心中喜悅,這桿銀色小矛不會比他的赤紅飛劍差,可能還要品質高上一些。

    齊宏林心都在滴血,這兵器是他們從地下遺跡中挖掘出來的,早就知道不凡,類似飛劍等神兵利器。

    但是,他們沒有人能動用,缺少御劍術。

    這一次也是被逼無奈,最后才帶上它,送給楚風。

    “先秦研究院無愧其名,果然收錄了一些稀有的古代器物,只是不知道,那神話傳說中的古籍是否存在。”楚風說道。

    “這桿銀色小矛送給楚風小兄弟還不夠嗎?”

    “你之前聯系我,說有神話古籍,但那竹簡根本不是,我想另有物件吧。”楚風說道。

    “的確有一物很稀奇,那就一起送給楚風小兄弟吧。”齊宏林取出一塊玉石,很陳舊,缺少光澤,一看就是古物。

    齊宏林告知,這應該是神話傳說中的玉石書,應該紀錄有道法等,但這一塊內部只有一道蛟龍痕跡,很可惜,沒有文字。

    “這東西非常不凡,是昔年從海底中尋到的,我們一致覺得,它了不得,但是卻沒有研究出來什么,今天送給小友,算是結下一份善緣,希望我們就此能化干戈為玉帛。”齊宏林說道。

    楚風取到手中,仔細看了又看,現玉石中的確像是有一道蛟龍虛影,然后再無其他特別之處。

    他研究了一番,沒有看出特別之處。

    楚風隨手拍下玉石的照片,直接給黃牛,并告知詳情,讓它幫忙琢磨一下,這東西是否有用。

    黃牛幾乎在第一時間就給了他回復,像是很急迫,告知他,一定要收好!

    楚風不動聲色地收起玉石塊,在通訊器上問它,這是什么?

    呼喚下推薦票啦,請求支援。

    感謝。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8bo比分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竞彩足球竞彩版app 海龙王捕鱼机技巧 北京快乐8官网走势图 北京pk号码 时时综合走势图重庆 大乐透软件手机版 福建快三走势图今天 江西时时事件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