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再讀讀 -> 圣墟

第九百五十一章 若有來生還是兄弟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憋死我了,憋死牛爺爺了,我怎么感覺睡死過去了,陷入一場噩夢中,永遠也醒不來,終于能開口。”

    大黑牛張嘴后,雖然是微弱的魂光狀態,但是他卻做出大口喘息的動作,如同溺水窒息的人得救。

    “噗!”

    歐陽風習慣性吐口水,結果吐出去一縷魂光,他自身越發虛淡,差點消散,嚇得他怪叫,拼命在那里吸口水。

    老驢一臉發懵狀態,摸了一把被吐在臉上的“口水”,回過神來后直接跟歐陽神獸掐架,叫著:“兒啊兒啊,神獸,驢爺跟你拼了!”

    他們兩個掐起來了!

    黃牛、周全、東北虎都復蘇,一個個熟悉的人在眼前浮現,楚風激動,身體都在微顫,希望終于成真,這些人再現。

    不久前,他還在擔心,怕這條路最后也是一場空,會徹底絕望。

    畢竟,這些人只剩下血霧,魂光都不見了,被分解成為能量物質,整個人在這個世界的印記徹底不見。

    不過,他始終堅信,所謂的真靈,一個人的意識核心,應該還在,就藏在那種能量物質中,盡管他感應不到。

    現在,一切都是最好的體現。

    “嗷……”

    周圍,凄厲的叫聲將所有人都拉回現實,石磨盤有金色符號閃爍,在磨滅灰色物質,各種可怕的身影浮現,極其瘆人。

    老驢顧不上跟歐陽神獸掐架了,大黑牛也閉嘴,所有人都心中發寒,靜靜地呆在這里,吃驚的看著這一切。

    楚風心頭劇震,他看到灰色物質中,演繹出許多物種。

    有六翼天龍雙目滴血,有三足不死鳥通體漆黑,毫無神圣氣息可言,有金翅大鵬帶著邪氣,眼神怨毒……

    然后,它們形體再變,炸開后成為灰色物質,接著又再重組身形,有的成為身穿天尊袍的古老身影,有的成為高坐九重天上的神秘塑像,不過雙目都在滴血,或者邪氣滔天,猙獰而妖異,很不正常。

    砰!

    在金光中,他們又炸開,灰色物質沸騰,不甘心被磨滅,激烈掙扎。

    “我為天帝,當主世間!”

    灰霧翻騰時,一尊身影浮現,盤坐蒲團上,周圍全是匍匐的各種身影,對他膜拜,但是,這個蒲團上的身影也是雙目淌血,周圍對他叩拜的人亦渾身是傷痕,黑血流淌,讓人覺得發瘆。

    轟!

    磨盤上,那些金色符號飛出,直接鎮壓而下,化成一只金色的大手,將那蒲團上的身影還有跪伏的各種族生物都磨碎在那里。

    “嗷……”

    凄厲的嚎叫,灰霧翻騰,化成各種面孔,在那里痛苦的叫著,無比的猙獰,眸子森冷,盯著楚風他們所有人,對磨盤似乎更是不服氣。

    可惜,它依舊瓦解了,被碾壓的煙消云散,不復存在。

    這是什么東西,究竟有什么來頭去異域走上一遭,竟沾惹上這種極度逆天的物質,讓所有人都不寒而栗,覺得驚悚。

    若非來到此地,楚風都不知道后果竟會這么嚴重,每一個人都仿佛背負著諸天厲鬼,太可怕了。

    那是一種生物,還是一種詭異的物質,亦或是某種邪惡的詛咒規則等

    楚風一個一個捶了大黑牛、黃牛、周全、歐陽風等人各自一拳,然后來到父母的身邊,這兩人因為跟血霧接觸,方才居然也沾染上灰色物質。

    “爸,媽!”

    楚風聲音略顫,原以為這一世都再也見不到了,想不到他在這里成功,從那血霧與能量物質中救出這些人。

    “孩子!”

    “小風!”

    楚致遠、王靜都在微微發抖,記起了生命最后時刻的畫面,他們有所猜測,知道這是生與死的相見。

    “兄弟,我們這是在哪里”大黑牛問道。

    一群人有著說不完的話語,但是也都很好奇。

    “煉獄,死城,石磨盤下!”楚風告知,簡短說出大體情況。

    所有人都被鎮住了,他們來到輪回路畔,在經受輪回前的磨盤碾壓,要被“格式化”,從此去往生

    當真是膽氣夠足,他們得悉楚風做了什么后,心情復雜,有感動,也有悵然與緬懷,原來這一生他們已經走到盡頭,如今真正死去了。

    如果沒有楚風,他們連魂光都滅掉了。

    楚風攙扶著楚致遠與王靜,看向這群人,他瞳孔收縮,心頭一陣難受,終究是少了一些大妖,有人徹底不見了!

    崆峒山龜不在了,黑熊王也徹底消失,金翅鵬王亦不見蹤影,大光頭馬王從一點殘碎的靈魂分解后的能量物質中艱難浮現出一縷虛影,也險些徹底磨滅。

    吳起峰、老喇嘛也是最后關頭才掙扎出來,這跟魂光分解后保存下來的能量物質的多少有關。

    一陣沉默,眾人悲嘆,這天地間永遠沒有完美的事,這一次給了楚風無盡的希望,以為圓滿了,但是到頭來還是有殘缺,有很大的遺憾。

    此外,秦珞音也還沒有出現,她一直在楚風的身邊,其尸體還在呢,料想真靈被困體內。

    “兄弟,我們這是要去轉世嗎”大黑牛問道。

    他們心情復雜,有不舍,也有郁苦,被人輕易抹殺,連仇都無望去報,就要去趕赴不知道何地的來生路。

    “沒什么大不了,來生再戰!”黃牛很堅定,沒有沮喪,而是帶著一種信念。

    噗!

    周圍,一些血漿濺起,無論是楚風的父母,還是黃牛與周全等人都很不適,讓人覺得眼暈,想要干嘔。

    周圍都是什么有銀色斑紋鱷龍被碾碎,碎骨與血液四濺,有野象那么大的螞蟻解體,黑色汁液流淌,有巴掌大的金屬小人炸開,化成金屬粉末……

    他們周圍一片粘稠,液體猩紅,像是陷入番茄醬中,但是他們都知道那是什么。

    與此同時,他們也在向那中心地聚集而去,即將接受最后的磨滅,要被送上輪回路。

    事實上,他們這里很異常,先是有詭異物質,接著又有石盒庇護,他們才能免受碾壓。

    但是,現在也不行了,除卻活著的楚風外,石盒不再庇護他們,且粗糙而巨大的石磨盤上一行金色符號發光,開始針對眾人。

    不知道為何,他們想到了天網恢恢這幾個字,疏而不漏,當然,他們不是窮兇極惡之輩,只是想要偷渡的話,看起來很難。

    “我們會不會忘記一切,從此不知道來自哪里,不知道是誰,在陌生的世界新生……”楚風的母親王靜拉著他的手,滿臉的痛苦,很悲傷,不愿離去,割舍不下這里,放心不下楚風。

    “媽!”

    楚風扶著她,雖然心痛,但是卻也告訴她,他會想辦法,讓他們依舊記得這一切,不會遺忘此生。

    “我也不想忘記這一世,還想一起大碗喝酒,大塊吃肉,一同逐敵呢,這一輩子的仇還沒有報,怎能甘心”歐陽風大叫。

    “來生我們還是好兄弟!”楚風看向他們,進行安慰,并鄭重告訴他們,爭取讓他們帶著宿慧去投胎。

    該來的一刻還是來了,楚風讓他們聚集在一起,共同守著黑色符紙!

    而這個時候,秦珞音也脫離楚風的石盒范圍,跟楚風的父母在一起。

    轟!

    石磨盤碾壓而過,秦珞音的魂光浮現出來,她與楚風相顧,有太多的話語,眼中含著魂淚。

    楚風聲音發抖,他覺得對不起秦珞音,沒有保護好她,讓她舍下孩子,這樣孤單的轉生而去,不知前路如何,心中凄涼。

    他以最簡潔的話語,告訴她一切,并承諾來世會去尋找她!

    秦珞音回首,有太多遺憾,她在看楚風,也像是最后看一眼陰間宇宙。

    轟!

    金光大作,粗糙的石磨盤碾壓而過,像是在對所有人進行所謂的“格式化”,要斬掉此世的一切。

    黑色的符紙發光,在眾人間沉浮。

    啵!

    所有人的魂光都在輕顫,各自有飄出一縷灰色物質,是從黃牛等人的魂光中逼出去的!

    楚風身體冰寒,他感覺到了一股冷意,這灰色物質太難纏了,果然跟魂光都糾纏在一起了。

    即便他有所預料,可能還有殘余,認為需要徹底輪回才行,但現在親眼目睹,還是一陣后怕。

    同時,他也想到了自身,體內與魂光中究竟有多少詭異物質

    最后,所有人都跌落出磨盤,踏上了輪回路,這時他們都暫時懵懂了,忘記了所有,哪怕有黑色符紙也不行。

    當初小道士就是到了輪回的盡頭,才覺醒過來,這些人也會如此。

    楚風親自護送,催動黑色符紙,帶上所有人極速趕路,確保他們不會出現意外。

    沿途,他再次看到了那些古老、血肉都近乎腐爛、干癟貼在身上的士兵,都背負制式輪回刀,刀鞘都爛掉了。

    這一次,他沒有停留,也不想再取這種刀。

    終于到了,一座巨大的黑淵橫亙在這里,截斷前路,無數的生靈向前撲去,如同下餃子般跌落黑暗中。

    任你生前如何強大,也無法飛天遁地,只能在這里如同野獸撲擊跳躍。

    “走!”

    楚風帶上所有人,利用黑色符紙,橫渡這片深淵,到了對面,這里有欄桿,有一口古洞,還有一個古老的泥胎靜靜盤坐,鎮守輪回路盡頭。

    到了這里,所有人都如大夢一場,漸漸復蘇過來,但是,他們依舊丟失了部分記憶,還好不算嚴重。

    楚風心頭一沉,他知道,這應該是符紙太少的原因,這么多人共享,肯定有所欠缺。

    最后的道別,楚風的父親都落下魂淚,他的母親就更不用說了,要跟自己的孩子就此生死別離,隔著一世,隔著輪回!

    “下輩子,你們還是我的父母!”楚風嘴唇哆嗦,心中大慟,無法忍受,但是,如今真的沒有任何辦法。

    楚致遠平靜下來,道:“不要為自己設下各種難題,我知道,你能把我們送到這里已經很艱難,這一世傷也好,困苦也罷,都只是一種經歷,一種體驗,該結束了,我們灑脫的離去,不帶走這一世的所有,輕裝上路。這一世你是我們的孩子,親情永恒,照耀滿此生,我們所經歷的很精彩,走完這一程,就將一切定格在這里。我們灑脫的上路,都不要傷感,這樣或許更好,我們去體驗新的精彩,無需不舍,不要痛苦。”

    他最后的豁達心態,讓楚風越發心酸。

    王靜帶著魂淚,在那里哭了,道:“孩子,只要你能夠活的很好,我們就能放下一切,這一生你是我們的兒子,我們很滿足了,你父親說的對,現在放下一切,我們該從容離去才對,體驗新的精彩,你不要背負任何沉重。”

    大黑牛、黃牛、歐陽風、老驢等人全都過來,依依不舍,帶著傷感。

    還有秦珞音看著楚風,魂光在顫,有淚在淌,最后告訴他,要照顧好小道士。

    “你們不要這樣,你們都會帶著宿慧,我一定會去陽間尋找你們!”楚風低沉地說道。

    然后,他讓眾人一齊點燃黑色符紙,讓他們一起祭拜泥胎。

    “我們所有人都會出現在陽間嗎”黃牛問道。

    “應該會。”楚風點頭。

    他曾跟小道士交流過,正常來說,小道士會出現在陽間,但是,他被楚風打了悶棍,搶走符紙,出現意外。

    持符紙者,來生會有很高的修煉起點!

    此時,楚風開始誦經文,都是最強大的呼吸法,有天神族的,有佛族的,有亞仙族的,也有盜引呼吸法,希望他們能夠保留下這份記憶,藉這些傳承,來生可以盡快沖起。

    這些法都只到映照級,但是,憑這些也足夠了。

    年少時足夠驚艷,伐毛洗髓,改變體質后,必然會有陽間古老而強大的道統愿意收他們為弟子。

    但是,楚風也知道,符紙只有一張,實在太少,無法全面庇護眾人。這些人走了這么一段路后就已經記憶有些殘缺,真正去輪回后,或許也要丟掉不少記憶。

    “希望你們能夠記住部分經文!”楚風也只能這樣希望了。

    這些人上路,進入那口古洞中,真正去往生!

    黑色符紙還有一小段沒有燃盡,楚風撿了起來,他還要藉此橫渡深淵,回到陰間。

    楚風取出金剛琢,當初他在此跟泥胎共享祭品,那些神秘往生者點燃符紙祭拜,出現發光的紋路,纏繞在他的金剛琢上!

    現在,他催動金剛琢,同時也在以魂火焚燒,嘗試點燃。

    果然,也有絲絲縷縷發光的符號冒出,他取走剩下的一小段黑色符紙,便想以此補償,進一步加強眾人的祭品份額,怕他們的不足。

    “再見!”楚風說道,望著輪回洞。

    “有來生,我們還做兄弟!”大黑牛、黃牛等人在洞中大吼。

    楚風輕語道:“我去為你們收些利息,怎能這樣憋屈的死去,我去獵神,有緣陽間還會重逢!”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9码滚雪球赚六十万图 双色球历史开奖1000期 四川时时vv平台下载 3d走势综合 微信棋牌小程序怎么做 pvc扑克牌 669互动娱乐平台 幸运分分彩查询 球探苹果版下载 欧洲秒速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