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圣墟

第一千零九章 磨灭新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黑暗无边,唯有一簇光在大地尽头模糊地闪烁,略显朦胧。

    这是炼狱,楚风又回到这里,眺望光明天边的死城,他轻叹了一口气,思来想去,他终究是踏上这条路。

    为?#28865;?#24378;,为?#28865;?#20167;,他只能选择离开,从此进入阳间!

    残破宇宙那条连着阳间的道路早已关闭,他没有办法偷渡过去。

    眼下也只剩下这条路了,虽然他心中抵触,并不愿意从这里往生,不想舍弃这一世界的肉胎,可是有什?#31383;?#27861;呢

    眼下也只有这一条路可以去阳间了,舍此之外,并无出路,就连石狐都没有任何头绪,毫无办法。

    或许,放下心中的执念,这也是一次极佳的选择,楚风目前所走的道路有瑕疵,非常不完善,藉此正好可以修正,踏上最强者之路。

    “终究是不甘啊。”楚风叹气,若有选择,谁会愿意结束这一世的生命,在陌生的世界重头开始。

    以他的现在的身手来说,一步迈开就到了光明死城前,轻而易举,眨眼及至,嗖的跃到城墙上。

    满城都是死尸,有的看起来为皇族公主,有的透发着至强者风采,有的为一教之主……都很强,不?#19979;?#20837;那占据整座城池三分之一的巨大而粗糙的石磨盘间,被碾磨,化成血泥。

    “或许大渊那里也是一条路。”楚风思忖,他有点怀疑,那里有古怪,有可能连着所谓的大阴间。

    ?#19978;В?#20182;不能去冒?#30504;?#37027;是一条不确定的路,最为重要的是他的仇人在阳间,他所在意的人也都往生于阳间。

    嗖!

    一闪身,他来到粗糙的石磨盘前,看到各种尸体,甚至有鲲在被磨碎,有不死鸟化成血雾,黯然去转世,他阵阵心悸。

    来往于轮回之地的生物,真的太强了,有些种族都是神话中的神话!

    楚风皱眉,未来的舞台会很大,或许那是诸天之中?#27169;?#38754;对的艰难困苦很多,需要激烈竞逐。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想过去,阳间争霸,他要鞭策自己崛起,在面对无数天纵奇才的洪荒大地上挣脱而上。

    这一次,他踏足石磨盘时非常冒?#30504;?#22240;为不?#32999;?#25252;肉身无恙,而是要碾磨自己一番。

    他身上有诡异,有?#21482;?#26681;源,有危险物?#21097;?#37027;灰雾在他体内积淀太多了,需要藉次之地斩尽才好。

    为了试探,他谨慎而行,不断尝试与校正很长时间才寻找到一个平衡点,?#32999;?#30418;隔着一段距离。

    一声闷哼,楚风的肉身瓦解,霎时间,鬼哭神嚎,在他体内冲起大片的灰雾,化成各种生物,凄厉大?#26657;?#29424;狞无比。

    灰雾浓郁,宛若滚滚?#20197;疲?#22312;那当中有六翼天龙哀嚎并双目滴血,有一族祖先级进化者瑟瑟发抖,哭嚎不止。

    哧!

    楚风的血肉蠕蠕而动,冲向近在咫尺的石?#26657;?#20197;它抵挡轮回之力,抗衡磨盘,迅速重组起来。

    他不想真个毁掉自身,只是想磨灭掉体内的隐患,看着不远处灰雾激荡,真是让人阵阵心惊肉跳。

    他的体内居然有这么多的?#30097;?#29289;?#26102;?#20043;当初送别大黑牛、黄牛、东?#34987;?#31561;人时,看到的要浓郁的太多了。

    石磨盘发光,有金色符号闪耀,激射过来,镇压?#30097;?#29289;质。

    凄厉而吓人的惨叫声惊天动地,那灰雾沸腾,当众显化的各种生物虚影更多了。

    宛若有帝临尘,盘坐那里,接受众生膜拜,接受世间众强者叩首,但那人双目滴血,面部表情诡异。

    楚风冷冷地看着,手持石?#26657;?#30447;着这一幕,上一次就看到过,现在他虽然心悸,但也不至于过于震撼。

    当所有灰雾被震散,被磨灭,被金色符号碾压干?#30343;保?#26970;风再次将石盒松手,又一次“自?#23567;保?#25509;受“净化”。

    一声痛苦的闷哼,他被粗糙的磨盘压成肉泥,连魂光都四分五裂,在世间,这算是极致酷刑了。

    便是楚风贵为上神王,也痛苦不堪,感觉难以忍受,可是他却主动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清除隐患。

    “吼……”

    大面积的灰雾浮现,兽吼声此起彼伏,这一次他看到?#28865;?#31181;能量怪物,啃咬一个双目流血的“楚风”,那灰雾中心的身影变了,不是如帝临尘,像是他自己被困,在被撕咬。

    他一阵怀疑,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异象

    磨盘发光,激射金色秩序符文。

    当这一次诡异物质被抹除干净后,一点柔和的光没入他重组的身体中,让他觉得心中轻灵很多,如同破除一层涂抹在身上的泥浆。

    “有古怪!”

    当楚风开始第三次调整,又一次粉碎自身后,血泥中依?#21892;?#28014;起不少灰雾,这一次他看到一个牢笼,自身被困在当中,浑身是血,带着枷锁,像是被拷问。

    这是什么情况

    轰!

    当石磨盘上的金光震碎这部分诡异物?#21097;?#30952;灭干净后,他看到牢笼中的自身化成一点光,回归重组的真身。

    这一次,他觉得自身内心越发的空灵,尝试琢磨一些妙术时都快了不少。

    楚风震惊,这?#30097;?#29289;质纠缠他太久,蒙蔽了他的心灵不?#19978;?#22312;真的有必要彻底铲除干净,对一个人的影响太大了!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他经受着世间最可怕的痛苦。

    他曾一度觉得,干脆抛下石?#26657;?#24443;底碾碎自己,丢弃肉身算了,跟其他轮回者一样,只带上符纸去往生。

    这样磨碎自身,一次又一次太恐怖了,也过于残忍,真的难以忍受。

    但是,楚风坚持下来了,接连十?#22797;危?#20182;的肉身与魂光都成化成碎片,他在石盒畔重组,灰雾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不出现。

    楚风一点也不敢大意,又尝试了?#22797;巍?br />
    直到又一次,一道模糊的灰雾身影浮现,对着他冷笑,露出让人觉得发瘆的笑,这次磨灭后才彻底安宁。

    楚风在此之后,尝试很多次,肉身与魂光碎了又重组,都没有再出现问题,他这才长出一口气。

    于此之?#21097;?#20182;有种一种体会,自身轻灵很多,内?#30446;?#26126;,参悟各种经文秘法时速度快了一大截!

    这像是一次新生,磨灭隐?#24049;螅?#33258;身蜕变了,真?#19968;?#24402;!

    毫无疑?#21097;?#36825;影响深远,真要去阳间争霸,他的崛起之路已经扫平一大障碍!

    “这东西真难缠!”

    楚风心有余悸,为了报仇,彻底豁出去,在异域百年中不断吸收神性粒子,动用小六道时光术,导致自身融入大量的诡异物?#21097;?#26524;然出了大问题。

    如果不是在这里借助石磨盘解决后患,未来会出大事,他活不了几百年,就会早衰,从而惨死。

    “?#20063;?#26159;灵魂去转世,我的肉身也过来了,怎么投胎”楚风自语,决定走一步算一步,到这条路的尽头去看一看。

    实在不行的话,他也只能将肉身舍弃在轮回?#31895;小?br />
    此外,还有石?#26657;?#24102;着它转世投胎?#24378;?#23450;要出大事。

    他有点头大,可是他真不想舍弃石盒与三颗种子,隐约间觉得,这东西关乎甚大,不能轻言放弃,这比他只身赶到阳间还重要。

    阳间究竟怎样他很期待!

    楚风从粗糙的石磨盘那里出来,正式踏上轮回路,若是没有意外,他不准备回头了。

    这条路,他不是第一次踏足,但今天感受不同,此次是他自己要去转世,就此上路。

    路上,有太多的魂光,都是转世者,楚风凝视他们,如果这条路不是天地自然生成,而是人为开辟,那么能够走到这里的生物魂光都不简单。

    所以,在路上他果断刻字,在一些人身上留下灵魂?#38590;裕?br />
    比如,他在一些人的灵魂上写下一段经?#27169;?#22312;一些人的身上撰写一篇秘术……

    他需要一些帮手,到了阳间后,面对的敌人太强大,道统弟子无尽,现在这么做只为结下一段善缘,也是为了方便以后忽悠。

    当然,他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再刻楚风的话会出大事。

    不知道当初留下刻字的那群人怎样了,料想那个时间段不会出问题,将来去了阳间,可能会暗中认出一大?#36873;?#20146;戚”啊。

    楚风所选择的都是魂光特别强大的生灵,种族惊世,有些在神话中都只是传说。

    他一路刻字,最后到了路的尽头,他手持符纸,越过黑色的深渊,到了对岸,手扶石栏杆,看着岩壁上盘坐的的泥胎!

    噗!

    到了这里后,还没有等楚风动手点燃身上的符纸,它已经自燃,化成一炷香,在此发光,不断焚烧。

    他来了不止一次,曾亲眼目睹过程,此时心头还是一跳,怎么会自燃

    楚风没有如同其他人那么跪下去,而是看着泥胎,他始终有些怀疑,这位还有感知吗或许真的只是塑像。

    亿载岁月都不动,寂?#37096;?#22352;,便是当初为活人,现在也该死掉了。

    当符纸焚快烧到尽头时,楚风毅然转身,他向着轮回洞中走去,即将要开启崭新的人生。

    突然,他觉得发毛,很不?#36291;?#20799;,蓦地回头,什么情况……泥胎动了!

    楚风怎会不惊,这绝对是大?#24405;?#38663;古烁今,到底是什么触发了它

    尘埃激荡,簌簌坠落,沉寂亿载以上岁月的泥胎,不知道究竟有什么来历,不知道是否属于这部进化史,任时光流转,岁月长河逝去,它都无声,默默坐在这里,像是在俯视着万古苍生。

    可是现在,它竟然有了动静!

    ←

    <!--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剑网3指尖江湖激活码领取领取 德图卢兹 北京賽车开奖历史结果 意大利热那亚 柏林赫塔里斯本 皇家贝蒂斯主客场球衣 电竞比分网直播 动物狂欢节儿歌视频 西班牙人皇家社会直播 守财奴最后反而最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