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再讀讀 -> 圣墟

第1263章 曹龘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戰場外一片死寂,各族進化者頭皮發麻,那可是一位有根腳的大圣,就這么被曹德干掉!

    早先想要干預戰斗、救下厲沉天一命的高層,面皮抽搐,變故太突然,他們看到武瘋子的模糊身影浮現,以為可保厲沉天。

    誰能料到,少年武瘋子冷漠無情,根本就沒有搭理,只是罵他廢物,讓他接著去戰斗,眼睜睜地看著他被曹德打爆,屠掉七大圣!

    不僅如此,他們看到了什么?曹德眼神如同赤紅色的閃電般,披頭散發,殺氣滔天,也要去殺武瘋子?

    這讓人瞠目結舌,難以置信!

    楚風殺到狂性大發,身體綻放無量光,舉手投足間都有風雷聲,有粗大的閃電飛舞,他像是一位魔主,可怕無邊。

    他真的沖著武瘋子而去,亂發飛舞,雙手劃動間,兩個磨盤隱約間可見,仿佛可以磨滅世間一切生靈。

    “武瘋子,吃俺老曹一拳!”楚風喝道。

    其實,楚風正在暗中準備輪回土與筷子長的黑色小木矛,隨時會祭出去。

    特么的,瘋了!這是所有人的念頭,他還真敢向武瘋子下手,要朝他揮動拳頭。

    到底誰是瘋子,怎么對調過來也無妨?這是……曹瘋子!

    這一刻,所有人都風中凌亂。

    因為,真正的武瘋子還沒有發怒呢,還沒有動手呢,結果曹德卻先發瘋了,他在主動進攻。

    這簡直讓人看直了眼睛,同時感覺到陣陣驚悚,這若是激怒了武瘋子,會發生什么可怕的事件?

    他該不會血洗整片戰場吧?!

    此時,連一些高層都感覺后背發寒,認為曹德徹底瘋了,居然這么的膽大包天。

    那道模糊的身影立身在黑暗中,吞噬一切光線,宛若黑洞,像是世間最恐怖的生物在此駐足。

    楚風在臨近,雙手相合在一起,猶若可怕的灰色磨盤在轟鳴,浮現許多秩序神鏈,景象懾人。

    許多人都露出異色,這……像極磨盤拳!

    人們越發有一種錯覺,到底誰是武瘋子?

    “磨盤拳?”果然,那模糊的身影開口,露出些許異色。

    “錯,這是磨世拳!”

    楚風糾正,捏拳印,爆發刺目的光芒,向前進攻。

    同時他的輪回土與小木矛也都準備好了,就要祭出。

    然而,那道黑影從原地消失,出現在大地另一邊,依舊黑的瘆人,吞噬光明,他在觀察楚風。

    尤其是他在盯著楚風的雙手,第一次露出異樣之色,那雙黑幽幽雙目中露出神芒,宛若閃電照亮整片戰場。

    楚風心頭凜然,他剛才都要祭出木矛了,想當眾干掉武瘋子,結果黑影瞬移,站在另一個方向的更遠之地。

    他注意到了少年武瘋子的眼神,很懾人,神色有些復雜,有吃驚,也有懷疑。

    楚風心頭一沉,瞬間,他想到了很多,難道武瘋子是一個比想象還要大有來歷的恐怖生物?

    難道武瘋子也曾經走過那條輪回路,而且記住了光明死城中的石磨盤上的部分符號,故此開創了磨盤拳?

    這就有些恐怖了,即便帶著符紙,安全渡過輪回,保住記憶,也不可能在那光明死城中的粗糙石磨盤中參悟才對!

    因為,在那條路上,即便掌握有符紙,也是蒙昧的,也是渾噩的,不能保持清醒。

    唯有被符紙帶著,飛躍過那道深淵,到了輪回路盡頭的石胎前,那時才會恢復過來。

    也就是說,除了楚風有石罐,可肉身橫渡,在光明死城中的巨大粗糙石磨盤中也能清醒,可以參悟外,理論上來說其他人不可見,不可悟才是。

    然而,這武瘋子眼神如此詭異,似乎他也走過那條路,洞徹過什么?!

    這自然可怖,讓人驚悚!

    原本在史前,他就是無敵的生物,現在看有可能還有前世,更為久遠,難怪他會強橫霸道的令人發指。

    “通名報姓。”黑暗中的身影冷冷地開口,帶著一種超然,還有一種平靜下的霸道。

    “想知道我是誰,告訴你也無妨!”楚風開口。

    他昂首挺胸,的確十分英武,也很霸道,尤其是身上沾染著大圣血,剛剛屠了七大圣,讓他有一種魔性氣質,英姿懾人,他大聲喝道:“吾名曹龘,曹三龍!”

    戰場上一片寂靜,許多人石化,跟活見鬼一般,他說自己叫什么?曹龘,這跟史前黎龘什么關系?故意說的吧!

    當然,也有人心中惴惴,直打鼓,看他的眼神有些變了。

    “武瘋子,你現在是少年狀態嗎?來,跟我曹龘生死一戰,看一看誰能活著離開!”

    楚風叫陣,再次向前逼去。

    事到臨頭,退縮也沒用,他是徹底放飛了自我。

    武瘋子目光幽幽,沒有說話,依舊盯著他的雙手,盯著那宛若灰色磨盤的雙拳。

    “呔,武瘋子,吃俺曹一拳!”

    楚風大喝,再次撲殺,勇猛無匹,金光滾滾,能量浩蕩,像是一道黃金閃電,快到極致。

    這種稱呼讓人有點風中凌亂,你才多大,也好意思自稱老曹,真當自己是黎龘了?

    遠處,六耳獼猴在抓耳撓腮。

    當然,最為讓人震撼的是,曹德并非虛張聲勢,他真的沖過去了,又一次要去干掉武瘋子。

    所有人都一致認為,他也是個瘋子,什么曹龘,叫曹瘋子也不過分。

    讓人意外的是,那道模糊的身影沒入虛空中,而后出現在大地盡頭,并未同楚風決戰,居然避開了。

    “武瘋子,哪里逃,曹龘在此,你納命來!”楚風喝道,邁開一雙大長腿,就這么嗖嗖地追了下去。

    這很讓人意外,武瘋子居然未戰,這是為何?根本不符合他的性情。

    他從少年開始就一路血戰,橫推對手,在他歸隱前夕還在屠門滅教,血洗天下呢,現在好脾氣了?這不現實。

    “殘甲成塵,魔性不存,再見!”

    這是武瘋子的話,黑暗身影四分五裂,最后他的眸子深深看了一眼楚風,一道精光飛出,直接向著天邊沒去。

    觀戰的進化者沒有人敢追,包括天尊都如此,都很老實與本分,畏懼武瘋子。

    楚風聽聞頓時了然,這意味著剛才的黑影不過是擺設,沒什么戰斗力?或者將殘存的幾許能量灌注給厲沉天了?

    不然即便是少年武瘋子,也早已霸道的動手了!

    “武瘋子哪里逃,你給我留下,曹龘在此,今天要干掉你!”

    楚風邁開雙腿,一路狂奔,就這么追了下去,他確實想干掉那縷精光。

    他認為,從魔性中遁走的一縷光,會帶走此地的信息,去通風報信。

    他總覺得,武瘋子對他的磨世拳很感興趣,對他有著異樣的態度,即便那是少年武瘋子,遠非巔峰,似乎也知道很多事!

    所以,他一路大追殺!

    戰場上人們石化,這曹德……真逆天了,不說其他戰績,單就是今天他這種行為便會引發巨大轟動。

    千百萬年來,無盡歲月,多少天驕與人杰輩出,也有驚艷古今之輩,想要去挑戰武瘋子,想要去滅那黑暗源頭,結果去找他的閉關地,去找他可能隱居的一些厄土,結果都有去無回,連朵浪花都沒泛起。

    自那之后,再也無人敢冒犯他。

    自史前最后幾位絕代天驕消失后,就無人去尋覓,去送死了。

    而現在曹德他敢這么大吼,更敢大步流星的追殺武瘋子,這簡直是神話中的神話,跟天方夜譚似的。

    “不許逃,什么武瘋子,什么不敗的神話,今天我要將你打個頭破血流,再干掉你!”

    楚風大喝,展開神足通后,他的腳心發光,每一次蹬在地上,都會讓大地裂開,而他會躍出去很長一段距離。

    他的速度很快,音爆聲震耳欲聾。

    可惜,這是陽間,強如大圣也不能飛行。

    后方,人們震撼,要殺武瘋子,還要先打個頭皮血流,怎么似曾聽說?

    很快,他們想到了一則秘聞,當初史前的黎龘黎三龍曾經去找過武瘋子下黑手,將他打了個頭破血流。

    史前那個年代,武瘋子唯一的敗績就是遇上了大黑手黎龘,痛定思痛后,他專心研究,想要破解其妙術。

    這導致他后來屠族滅教,九死一生進名山大川,出入荒澤大野中,尋找陽間最強的幾種無敵妙術。

    “真是曹瘋子,說要打個頭破血流,這是故意的吧,揭短當年舊事?”人們懷疑。

    “還叫什么曹瘋子,他自稱曹三龍!”有人糾正。

    那縷精光太快了,幾個閃滅,就要脫離浩瀚無垠的戰場了。

    “武瘋子,你給我站住,有種留下,我曹龘曹三龍單手打爆你!”楚風在后面大吼,震動戰場。

    人們都石化!

    不管怎樣說,今日曹德之名都要傳遍各族,別管他有沒有屠少年武瘋子的實力,就沖他這些言行都要引爆輿論。

    “從此以后該不會真要叫他曹龘吧?”有人嘆道。

    “臭不要臉的,你不會是想借機跟著遁走吧?我還沒跟你算舊賬呢!”遠方,龍大宇看的咬牙切齒,一臉鄙夷之色。

    另一邊,周族那里,周曦也在開口,讓身邊的老仆人幫忙安排,她要和曹德見上一面,聊一聊。

    “小姐,那是個大魔頭,很危險,不宜接近!”一位老者提醒。

    少女曦揚起瑩白的下巴,道:“不是大魔頭我還看不上,不和他聊呢,唯有大魔頭才有資格!”

    幾位老人頓時臉色漆黑。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骰宝是什么 赛车pk10直播视频直播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直播 做梦梦见和尚 最新黑龙江时时 时时彩app苹果版 网上牛牛赢钱秘诀 买11选5的技巧 老时时360遗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