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再讀讀 -> 詛咒之龍

第二百四十一章 過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用神圣型的魔兵為基礎,通過邪神儀式創造邪神,看起來有些異想天開,可有著魔劍教團的打底,的確是能夠行得通,至于不選擇那種光系力量的魔兵,只因為光系的力量和神圣系的不同,即使兩者看起來極為的接近,光系力量克制著暗系,神圣系的力量同樣也能克制暗系,并且克制一切邪惡類型的力量!

    而暗系只是一個力量的種類體系,就像是白天和黑夜一樣,并不能說是邪惡力量,但邪惡力量卻是能夠從暗系中衍生出來的,就像是許多死靈生物在黑夜的時候喜歡huo dong,還能夠得到額外的加成。

    神圣系的力量嚴格的說起來也是屬于光系力量的一種衍生,只不過是將克制邪惡的特點極端化了,圣堂教會的記錄中,就有能夠使用光系的光元素力量的邪神,但它去也不能使用衍生出來的神圣系力量,要知道神圣系是可以包括光系體系內的。

    也就是基于這一點,他們才選擇神圣系的魔兵進行‘造神’,圣堂教會里有著許多神圣型的魔兵,為了進行這個實驗,拿來用的魔兵最低品質都是高級的魔兵,超出高級品質的頂級魔兵都有著好幾把。

    然而用這些魔兵作為基礎的制作邪神儀式全都失敗告終,施法者推測這可能是力量體系的排斥導致的,當然,單單用神圣型的魔兵嘗試不能給這個推測下定論,于是圣堂教會在實驗中調來了一些其他體系的魔兵,其中有著不少邪惡類型的……這些魔兵的來源?

    圣堂教會不僅僅找魔女的麻煩,可是魔女這樣的存在最近(一百多年)是越來越難找了,所以在找魔女麻煩的同時,他們更多的是在清理那些春風吹又生的邪教啊,對付邪教后收繳來的邪惡魔兵自然不是事。

    可惜用神圣型之外的魔兵進行邪神儀式依舊以失敗告終,甚至連一絲產生邪神意志的痕跡都沒有出現過,這意味著什么?無法用魔兵作為基礎制作邪神!能的話,即使是失敗了,也能通過布置的大量探測魔法搜尋到一絲一毫屬于邪神的意志痕跡。

    沒有這樣的痕跡,表明這條路行不通。

    這很異常,圣堂教會龐大的情報網,讓他們得到的屬于魔教教團的情報幾乎全都是對的,對方的邪神的確是基于一把魔兵產生的,可是他們用了大量的魔兵作為基礎,甚至邪神儀式用的祭品都是優秀的……沒道理不會產生邪神意志。

    至于祭品?那些多數都是必死的死囚或者說是被凈化掉邪神痕跡的邪教徒,凈化邪教徒邪神力量痕跡很麻煩,要在必須的條件下才能進行,要不然這么做只會讓這個邪教徒的一切都被邪神掠奪走,差不多就是……把污水凈化成凈水的過程吧。

    當然成本雖然高,圣堂教會表示自己財大氣粗不在意,總不能讓他們去抓一些無辜的人來進行這些實驗吧?反正那些邪教徒都該死,死前廢物利用一下也算是為他們的所作所為付出該有的代價了。

    大量的實驗失敗,于是就有人分析,這個可能是魔兵的問題,他們用的魔兵和魔兵召喚書里的魔兵是有差距的,魔兵召喚書里的魔兵雖然是投影,質量卻要遠超同級的魔兵,并且具有正常魔兵所不具備的超強成長里,興許就是這些特點,讓魔兵召喚書里的魔兵才有可能制作出來邪神,畢竟魔劍教團的魔兵也是通過阿波菲斯這把魔兵產生的。

    分析到問題可能是出現在這里的,他們當即就對這方面開始了新的實驗,至于之前為什么沒有這么想,有著上百把各種類型的魔兵進行實驗,誰沒事了還要用魔兵召喚書里的那種明顯是屬于別人的魔兵啊?而且投影啥的怎么看都沒有實體在手的魔兵靠譜才對。

    現在能用的方式都嘗試過了,他們也只能嘗試一下這個了,試了還有機會,不試?那么造神計劃基本上可以宣布暫時封存了,至少在完全剿滅魔劍教團之前,是無法正常的啟動,之后呢?找到使用魔劍教團中邪神儀式制作邪神的人,了解到更多的情報后才能開始新一輪的實驗。

    首次選擇使用的是做足了準備之下的阿波菲斯……畢竟這把魔兵之前就成功的通過邪神儀式產生了邪神,所以再次使用產生新邪神的機會還是很大的,而且魔劍教徒用的那種血氣力量……除去引發血氣力量的邪神力量外,屬于血氣力量的部分沒有任何邪惡的氣息,那是完全基于自身,以自身血液為動力燃料產生的力量,類似于戰氣卻和戰氣完全不同!

    殺傷力方面很強不說,可控性也要比戰氣強大,不過那種力量完全和元素力量沒有任何的關聯……比起戰氣還要極端!

    至少圣堂教會內就記錄了不少有關于戰氣使用的特別技法,這種技法的是可以蠻橫的席卷外界的元素力量,將其用戰氣包裹起來壓縮后轟出去,這類型的戰氣技法必須要在戰氣戰士的水平達到足夠的高度,對戰氣這種力量有足夠細膩的控制后才可以用出,條件不足的人這么用,不是發大招,而是自爆。

    總之血氣這種力量沒有邪惡的特點,有機會,圣堂教會不介意引進這樣的力量,在足夠充分的準備下,他們當然首選阿波菲斯,成功制作出來了邪神,在這些準備下,那個邪神的下場也只是被乖乖的鎮壓,沒有任何的逃脫的機會,被完全控制住的邪神,能做的只有老老實實的ti gong自己的力量了……。

    只是以阿波菲斯為基礎的邪神儀式同樣失敗了,讓實驗參與者精神一震的是這次的失敗不是曾經那種毫無波瀾的失敗,失敗了沒錯,可是通過探測魔法清晰的捕捉到到了邪神的氣息波動,至于應該是先出現的邪神意志卻沒有產生倒是有些奇怪,多次嘗試了幾次后,結果都是這樣。

    大概是阿波菲斯已經拿去做過了一次邪神儀式了,這把魔兵已經和那個邪神產生了某種聯系,這種聯系讓拿著阿波菲斯進行邪神儀式的時候,只是引發了那個邪神的氣息,而沒有產生新的邪神意志,哪個邪神都不會閑著沒事看著一個有著和自己一模一樣特點的邪神出現,那種存在只會不斷的分割應該屬于他們自身的力量獲得。

    既然阿波菲斯這把魔兵行不通了,那就用另別的魔兵進行了,反正已經確定了魔兵召喚書里的魔兵是能夠產生邪神的,這讓之前因為實驗陷入了瓶頸的實驗參與者們精神一震,以全新的精神面貌進行新的實驗,有人提出先用中級魔兵嘗試一下,中級魔兵里的碧藍怒火就是屬于一把神圣型的wu qi,拿來做事樣剛剛合適。

    有人對其表示反對,碧藍怒火雖然好,但他終究是魔兵召喚書里的中級魔兵,即使真正的效果已經不比那些正常的實體高級魔兵差了,可是在魔兵召喚書里的分級卻是這樣的,它和魔兵召喚書里的高級魔兵差距依舊很大,要用,就用魔兵召喚書里最新出現的那把神圣型的高級魔兵,圣靈之槌。

    你們選擇那把碧藍怒火肯定是顏值黨的!不就是因為那把魔兵要比錘子好看嘛!

    兩方都有足夠理由下,自然就是一番激烈的撕逼,最終的決定結果就是用高級魔兵……原因?原因很簡單,無論是用高級魔兵還是中級魔兵,都不會影響儀式的資源消耗,既然如此那何不選擇更高級的魔兵呢?高級的魔兵成功了,產生的‘邪神’肯定要更強一些,即使不是力量上的,也會在能力上產生優劣的差距。

    找到了正確的道路,僅僅只是數次的嘗試后,一個屬于邪神里的特別異類產生了……一個屬性為神圣系的邪神,這種事情說出去了,只要是了解邪神的存在,肯定沒有誰會相信,可那個時候就在許多圣堂教會參與實驗的秘密成員注視下出現了。

    之后有關于所有實驗的信息資料全部被圣堂教會列入了絕密的檔案,甚至絕大部分的實驗參與者都被下達了嚴格的禁口令,這個禁口令不是一份類似于合約的東西,而是屬于魔法之下的禁口令,一旦想要將其泄露出去,禁口令就會即時產生效果,不會給泄露者任何泄密的機會,會將有關于整個實驗過程的所有信息全部從他們的記憶力抹除掉!

    這個抹除是直接作用于靈魂的,哪怕是被人用別的魔法還原記憶都無法還原出來,當然因為如此徹底的清洗,會導致當事人的靈魂出現殘缺……不過不直接要命就已經是圣堂教會的‘寬松’了,靈魂出現殘缺也好過直接死掉的好!

    而且參與整個實驗的人大部分都是真正的研究者,他們這次的經歷獲得了這一生都可能無法遇到第二次的難得珍貴經驗,讓他們遺忘掉這些?不如要他們的命!為了讓自己保持這種經驗,這些人估計被人拿刀架在脖子上都不會透露出來相關的情報。

    作為這場實驗的主事人,阿奇爾知道的內幕更多,甚至產生的那個‘邪神’他都親身面對過,一種很怪異的感覺先不說,對于那個邪神的印象,對方完全沒有屬于邪神的混亂無序特點,頗為對得起它自身擁有的屬性,給人的印象十分的圣潔,可阿奇爾并沒有被初步的印象影響到。

    不管怎么說那都是基于邪神儀式產生的‘邪神’,給人圣潔的感覺說不定就是wěi zhuāng呢!許多邪神都有著讓人感覺人畜無害,使人親近的迷惑特點,要不然怎么能輕易的給那些意志不堅定的人進行洗腦,讓其變成狂熱的邪教徒呢?

    這個邪神出現的第一時間就被圣堂教會控制住了,當然考慮到對方的特性以及非同尋常特點,控制的方式不是干脆暴力的,當然不暴力,但是嚴密程度依舊是最高的,對方沒有任何脫離的機會,算是優待吧。

    現在那個邪神就被安置在一處圣堂教會專門打造的‘殿堂’內,準備尋找一批合適的支援者,接受它的力量賦予,這些支援者全都會被圣堂教會高度關注著,防止任何有關于這個邪神的情報泄露出去,避免不知情的人不知不覺的和這個邪神產生某種‘信徒’聯系。

    從衣服里拿出來了一枚有著兩片圣潔羽翼的掛飾,阿奇爾盯著這枚掛飾看了好一會,作為直面那個邪神的存在,新生的‘邪神’給他了一份‘饋贈’,這個掛飾能夠發揮出來那個‘邪神’的一些力量,比如對某個目標進行祝福,祝福不是影響他們今后的生活,而是強化他們的戰斗力,更難得的是,這個提升的效果是根據使用者有關的,它的主要作用是引導著使用者的力量釋放出這個祝福,力量什么的主要的還是由使用者ti gong。

    這枚掛飾被圣堂教會拿去檢查了許久,就是在前一天才重新的回歸到了阿奇爾的手里,接近一星期的嚴密檢查,這東西顯然是確定沒有任何的隱患后,才會歸還,要是有問題,肯定會被封禁起來,即使是這樣,重新拿到了掛飾的阿奇爾也被額外的交代了,使用這個掛飾的時候,必須認真的觀察一切細節。

    從做著的石頭上站了起來,阿奇爾的視線轉到了別的方向,幾道身影正在向峽谷這邊前進著,雖然峽谷那里的痕跡已經被圣堂教會來來回回的清理了好幾遍,不會留下什么,可是人總有疏忽的地方,萬一有點問題也是麻煩,更何況,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阿奇爾發現奧斯人品方面不說了很好,如果不是已經成了魔劍教徒,無法回頭,他不介意將其引薦到圣堂教會內,對其進行額外的培養。

    除了人品方面外,還有一點很特別,他的運氣特別好,這段時間里奧斯就得到了不少別人可能數年甚至十多年都不會遇到的奇遇,因此知道了他近期的目標是這個造神計劃的實驗地點,阿奇爾覺得有必要親自來這里等待著他的到來,額外的觀察一下,萬一他再次發揮出來了自己的好運氣,他也能及時的出現,將那些會帶來麻煩的小痕跡給全面的消除掉。

    “這個地方看起來也沒有什么啊?”奧斯的一名伙伴有些疑惑的觀察了一下四周的痕跡,一切都顯得極為正常。

    “既然雇主讓我們來這里調查了,還是仔細的調查一下吧。”奧斯說道,說起來他能搶到這個難度低報酬高的任務,也是有很大運氣的成分……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如何打好麻将牌 浙江体彩20选5开奖结果 辽宁35选七的走势图 四川时时合法吗 天宇一句顶3码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南粤36选7好彩3开奖结果 7码滚雪球套路 买江西时时 山西11选5开奖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