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再讀讀 -> 詛咒之龍

章節目錄 第七百四十六章 作為一個T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鄭逸塵總覺得自己作為一個好人,對自己有利的布局也就算了,關鍵是那種算計人,讓人步入危險的行為就感覺好像是反派啥的,有點別扭,但是現在他發現自己好像又可以很輕易的融入這個角色里面,這讓鄭逸塵心里更多的就是一種糾結了,有沒有搞錯呢,自己還真的是有這方面的天賦嗎?

    “嗯嗯,問題不大,這把刀在成長,向更適合你的方向變化著,好好努力吧,只要你能活下去,我就能名垂青史了。”鄭逸塵拍了拍奧斯的肩膀,很認真的說道,然后看向了格林等人:“你們……找我做魔兵是沒問題,但是現在沒有這個時間,我可不想暴露了那個遺跡的事情,不然我就真的沒有消停的時間了。”

    “之后就可以啦。”格林相當干脆的說道,鄭逸塵現在的處境本身就不怎么好,縱然家底豐富,讓他能應對黑暗教會的追殺,不過做別的事情是別想了,而且一旦他掌握的那個遺跡暴露了,黑暗教會的追殺規格絕對會再一次的提高,說不定那個時候鄭逸塵就涼了呢!

    “還有,奧斯現在用的這種規格的魔兵我也做不出來。”

    格林微微的嘖了一聲,擺了擺手表示這個問題不大:“我沒沒有他那種條件,正常的魔兵就可以啦。”

    “那就好……恩,這件事就當做是委托好了,報酬就是之后給你們專門制作一把厲害的魔兵如何。”

    “沒問題!”

    “你們有什么近期目標沒有?”

    奧斯簡單的說了一下他們最初的目的,最初的目的就是找到鄭逸塵的,結果鄭逸塵自己先跳了出來,那么這個目的已經不存在了,剩下的事情就是鄭逸塵不久前說的委托了。

    “那就先找到她吧。”

    “對了,那位前輩的名字我們一直都不知道的。”格林問道。

    “哦,她叫伊西絲,總之趕緊做準備吧,我們之前商量著是在某個地方匯合的,時間馬上就要到了。”鄭逸塵手里有著琴即時分享的情報,所以對于黑暗教會的人手調動有著一個大體的把握,這個把握能讓他更好的配合一些有關于丹瑪麗娜的計劃,至于安妮的行動,那是另外的一個路線,切斷魔女到現在都沒有任何的蹤跡,已經處于失聯的狀態了。

    不過能確定切斷魔女目前還沒有出事,一個死的切斷魔女也不是黑暗教會想要的,之外若是切斷魔女真的死了,那么就意味大陸的某個地方要出現一個很大的災難,按照丹瑪麗娜的估計,切斷魔女若是死亡了,遺留的后果就是她死亡的地方會處于一個獨特的‘切斷’環境,那個地方被切斷的不僅僅是進入的人,還有靈魂,元素,命運力量等等實物以及非實物的存在。

    附近的更廣范的環境也會因此受到影響。

    所以她若是出事了,很容易就能確定出事的地方,現在卻沒有如此的地方,切斷魔女一定好好的,之所以沒有蹤跡,無非就是她可能意識到了不對勁,主動的切斷了近期的一些和自己有關的聯系,讓人無法有效的察覺到他的蹤跡。

    但是安妮依舊表示能找到她,估計黑暗教會算計安妮也是有這樣的一個原因,切斷魔女真想要隱藏是很難找到的,若是有著一個完好的路標,那么找到對方就很容易了,只是黑暗教會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次的行為竟然能夠牽扯到好幾名魔女。

    鄭逸塵要做的就是幫安妮打理一些小蒼蠅一樣的麻煩就是了,同時奧斯的情況也讓鄭逸塵有點想要研究呢,他身體里多了一種類似于人造魔女的力量……哦,魔女為什么都是女的,呃,具體的原因不明確,但沒有男性是有著必然的原因的,這個原因丹瑪麗娜自己也在調查著,不過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出現過實際的例子,和任何有關的確切記錄,丹瑪麗娜也難以確定這究竟是什么原因,才導致出現覺醒的僅僅只是集中在女性身上,而沒有任何的男性。

    這件事以后再說,目前奧斯可能沒有意識到,但是鄭逸塵從他身上順走的血液中的確發現了輕微的人造魔女的力量,人造魔女,圣堂教會的圣女,這樣的存在都是有著和魔女同位階的力量,卻不具有魔女的核心能力,正說白了就是硬件配置齊全,但沒有超高配的獨顯這東西。

    也就是這個原因,奧斯的血液里蘊含著如此輕微的人造魔女力量,卻沒有給自己帶來傷害也是缺乏核心能力的原因,同時這種力量也是血液相關的,因此他才沒有感覺到有什么不對,甚至還會覺得自己的血氣更加的強悍了。

    所以說奧斯現在算是什么呀的存在?魔♂男嗎?

    咳咳,總之他的身體情況讓鄭逸塵挺好奇的,給別的存在嫁接魔女的力量呢,話說……這技術鄭逸塵挺想要的,如果不是為了有一個好的開端,鄭逸塵還真就想要留下那顆心臟來著,拿回去好好的研究研究,自己也折騰出來一個厲害的生物如何?

    血肉?講真的生物研究又不是必須要從活生生的存在身上獲取血肉素材的,就比如鄭逸塵自己,用生命領域的技術切自己一小塊肉都能培養出來一大塊可以用于研究的龍肉,而且還沒有任何的弊端?

    這種操作沒有靈魂?

    嘖!總比殺生取肉這樣犯規踩線的操作好吧,自己又不是搞什么邪惡研究的,要求血肉必須附帶死者的怨念啥的,那些都不需要,自己是正規的合法的研究!

    恩恩,總之看這個過程中有沒有機會得到如此的技術了,奧斯使用的緋紅女皇會有后續的變化,經過鄭逸塵的暗中研究也是和他血液里蘊含的著的輕微人造魔女的力量有關系,雖然沒有魔女的核心能力支持,但是魔女的力量也足夠大道對材料進行屬性影響的程度了,奧斯的這種力量太輕微了,因此奧斯的血脈魔兵變化并不大,但變化的的確確是在進行著的。

    長時間使用下去,這武器真的能看作是成長武器,鄭逸塵怪羨慕的……

    算了,就算那玩意是奧斯的一個金手指,別忘了那也是鄭逸塵制作出來的,和魔女散播出去的作品一個意思,在一般人的圈子里,魔女的作品就和外掛金手指一樣,在魔女的圈子,說不定過一段時間人家就忘掉了。

    奧斯手里的魔兵,鄭逸塵材料足夠能生產出來一大堆!而且威力更強的也不是做不出來,總之基本上就是這個意思了,層次越高越是能夠發現以前自認為很厲害的東西,放在當前這個層次真的不算是什么。

    當然現階段來說,奧斯手里的這把魔兵在他手里是真心牛叉,畢竟制作過程中這武器也有魔女的干涉的,成品中有鄭逸塵的功勞也有魔女的功勞。

    “在加強啊……”次日,奧斯解決掉了黑暗教會的追擊者后,鄭逸塵找他要了一些血液檢查后,嘀咕著,血液什么的,他開口就能索要,理由也很好說,就說是研究的,一點問題都沒,解決了一批新的敵人后,他發現了奧斯血液中安屬于人造魔女力量的強度稍稍的提升了一些,而且幅度還不小。

    “昨天的戰斗,很難吧?”鄭逸塵問道。

    “恩,很難,不過我還能應付的了。”奧斯揉了揉自己雙眼說道,不是沒睡過,是雙眼消耗的有點過度了,現在眼睛還有點干澀。

    “我的庫房里有不少好裝備的,你們怎么不選啊?”鄭逸塵掃了奧斯等人一眼,提醒道,他們愣了一下,隨后有點糾結,這事……忘了怎么說?

    好在有鄭逸塵的體型,他們立即回過神來,鄭逸塵的庫房有兩次的選擇機會,圣堂教會那邊也有,這個時候不是節省的時間了,他們身上的裝備很快就更新了一邊,格林新換了一聲皮甲和一雙鞋子,這都是魔法道具。

    弗雷德多了一身鎧甲,不過獸皮依舊搭在上面,看的出來他很喜歡獸皮風格……加西亞的裝備則是布甲,不是法袍而是布料為主的魔法裝備,沒人規定法師必須要穿法師袍,穿著類似于正常衣服的施法者不在少數。

    甚至在外活動的時候穿法袍并非是只有好處的,相反一身精練的衣服在野外活動時穿著效果更好,去深山老林那種地方穿法袍……怕不是要被同行的人罵傻叉,就算是施法者,能隨便開盾,卻也不是那么浪的啊,法袍什么的,一般都是在某些正式的場合才會穿的,那個時候穿這種衣服起的就是一個身份的證明了。

    別的地方,穿那一身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是施法者,往死里提防呢,當然這種也要看看情況的,具體的來說,現在施法者們別看有著一身袍子,實際上人家袍子下面還能隱藏著額外的一身精練的衣服呢,法師袍什么的,如果在野外穿著,要么是沒常識的,要么就是那根本就是一件款式為法師袍的。

    戰斗的時候能夠隨時的脫下來丟掉,不影響活動的戰斗。

    加西亞選擇的就是那種衣服,他是戰士,不過碧藍怒火這樣的武器使用起來更像是魔劍士一樣,防御什么的,依靠霜凍就可以了,穿著別的衣服反倒是會影響自己的靈活程度,不如弄一身能夠加強霜凍力量的裝備,加強一方面,防御和進攻能力都能得到提升。

    奧斯沒有多考慮,他沒有選擇防御力更高的重甲,也沒有選擇格林一樣的皮甲,而是幾件魔法飾品,他就沒有選擇裝備!他本是就是以高閃避高輸出為主的戰斗方式,防具什么的有沒有一個意思,還不如攜帶一些魔法飾品呢。

    這些飾品用游戲里的屬性來說就是加火強的,看來奧斯對自己的力量了解程度也是可以的嘛,總之裝備更新后,明顯看到這些人的輕松了很多,畢竟有了好裝備,對于實力的提升是顯而易見的,沒看到奧斯因為多了一把刀,而讓自己的實力提升了一大截嗎?

    直接一刀秒了暗隱,這種戰績若是能公開的話,奧斯現在已經出大名了,可惜涉及到了黑暗教會的一件大事,這件事目前還不能公開,太危險了……

    “明天就能到地方了,總之今天大家好好休息一下吧,看能不能在說好的地方找到她。”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啊,路克他最近的騷話說的少了。”鄭逸塵回去了,格林等人還閑著呢,閑著自然就是沒事找點話說。

    “這很正常。”奧斯搖了搖頭,不打算在這件事上說的太多,當初他性格也沒有這么穩的,自從自己妹妹遭遇過了不幸后,他的性格馬上就成熟了很多,曾經的鄭逸塵騷話那么多,多半是沒有經歷過什么挫折導致的吧,摸了摸自己背著的魔兵,這么想似乎也沒有偏差,他能做出來如此厲害的武器,已經完全表明出來了對方就是一個真正的天才。

    既然是天才,做很多事情理所當然的一帆風順,挫折很少找到天才的,鄭逸塵現在的心態還算是好了吧?可能是沒有遇到自己領域上面的挫折,而是別的方面的。

    “嘿,隊長你也是過來人啊……既然是這樣,那大家都好好休息吧,今晚老規矩,我守夜。”格林笑了一聲說道,晚上他的視力是所有人里面最好的,守夜的事情非他莫屬,現在黑暗教會的人時不時的來一兩波,實力方面也不是逐漸增強的,而是強度高的很!

    如果不是奧斯的實力這段時間變強的很快,外加和隊友的配合都可以,他們不見得能夠輕易的堅持下來,同時趕路也回避掉了不少的麻煩,要不然他們早就疲憊不堪的被干掉了,完全可以說能夠追上來的全都是狠角色!

    至于碾壓的存在,這個嘛,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過呢,但愿也不會出現,格林揉了揉眼睛,提了提神,突兀的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后,立即舉起了弓箭對著察覺到不對的地方來了一箭,箭矢射在飛行的過程中就變成了灰燼,他的瞳孔驟然的一縮,毫不猶豫的拉響了警報,這個警報也是在鄭逸塵的網店里買的。

    使用的時候動靜不大,卻能讓攜帶著相同物品的人感受到極大的震動,讓他們從睡眠狀態中驚醒過來,格林拉響了警報的瞬間,奧斯等人就有了反應,奧斯首先跑了出來,輕哼了一聲,催發了血氣的他感知到了附近多了一大片的血氣波動,來的人不少!

    “這些人真是一群牛皮糖啊,這樣都能找到我們!”

    格林嘖了一聲說道,黑暗中傳來了一聲冷冽的聲音:“得罪了黑暗教會的人沒有好下場!”

    “啊~哈~”打著哈欠走出來的鄭逸塵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這話說的就像是三流反派才會說的話一樣,黑暗教會的人有這么低格的嗎?”

    他的話音剛落,似乎刺激到了暗中說話的人,一道黑刺對著鄭逸塵射了過來,鄭逸塵微微的側了側頭,撇了撇嘴:“我雖然是打鐵的,但好歹是高階啊,真以為這東西就能傷到我……啊!”

    話沒說完,他慘叫了一聲,伸手拔出來了背后的一個正在消散的黑刺,格林等人滿頭大汗,這的確是慘叫,但更像是配合敵人而發出來的,頗有一種敷衍的感覺,就像是……既然你打中了我,我雖然不疼但還是為了配合,象征性的叫一聲好了。

    基本上就是這個意思了,敷衍的不能在敷衍了,看鄭逸塵手里捏著的黑刺就能看出來,那東西是暗元素凝成的,普通人這么抓一下手都沒了,更別說捏著了。

    “來啊!我還有四層魔法防具呢,你們今天能打死我,我就跟你們走!一群渣渣!”

    “我覺得以后有戰斗的話,讓這家伙先出面挑釁一下最好了。”格林低聲對身邊的加西亞說道,之前鄭逸塵就說自己花大價錢買來的防具毀了,結果現在有嗶嗶自己身上還有四件,他到底準備了多少肉裝……不對,是這個人究竟多么怕死?

    外加嘴上這些話,嘲諷程度滿滿的,這個可是一個t的標配啊!

    “干掉他,人死了也沒關系,只要捕捉到他的靈魂就可以了。”在奧斯的和黑暗教會接觸后,黑暗教會就調查清楚了他最近的一些事情,比如說他突然很牛叉的原因啦,帶來這個原因的人啦等等,一些細致的信息沒有調查出來,那些信息目前沒有調查的線索,但是奧斯手里的這把魔兵的來源卻被調查了清楚。

    通過黑暗教會的那些幸存的人提供的信息,奧斯這把魔兵很奇怪,能夠傳遞血氣不說,而且和正常的魔兵完全的不同,或者說在性能上面,同規格的魔兵和這把完全不能比,就算是規格更好的,他手里的魔兵卻有著一種獨特的爆發力,能夠輕易的拉平雙方的差距。

    更重要的是這把魔兵并非是由魔力驅動的!!還有就是黑暗教會從奧斯手里的那把魔兵上面捕捉到了一些特別的痕跡,和人造魔女計劃有關系的痕跡,那把魔兵中似乎添加了人造魔女計劃中的某一部分的‘因素’,他個人身上也展現出來了一些和人造魔女計劃有關聯的因素。

    總之這種發現奧斯成為了黑暗教會必須抓捕或者是消滅的名單,而那名叫做‘路克’的鍛造師,他既然能夠做出來這樣特別的魔兵,同樣上了黑暗教會的名單,人才誰不想要?就算是不配合的人才,黑暗教會也有的是辦法讓對方好好的配合,所以奧斯死了的話尸體也要帶回去,而鄭逸塵死了的話身體沒有了沒關系啊。

    只要靈魂帶回去了就行了,反正只要他這個人的痕跡存在就行,黑暗教會有很多秘法能夠讓這鄭逸塵成為黑暗教會的一個萬年打工仔。

    “你們上,后排交給我了!”鄭逸塵干脆的說道,儼然是泉水指揮官開了公共頻道在群聊的嘴臉,被隊友噴了還嗶嗶反駁著勞資這是在語言上干擾對方的行動,誤導敵人降低他們的戰斗力,都已經發揮了這么大的作用了,你們四個人還不能讓所有給包圍起來干掉嗎?

    恩……對方四十個人!

    沖過來的時候,地面突然彈射起來了大片密密麻麻的鋼針,這些鋼針在飛行種都產生了變形,猝不及防的黑暗教會的成員能直接被密密麻麻嗎的攻擊擊退,倒在地上抽搐了一下沒有了動靜。

    “白癡!有他在還敢無腦去沖!”看著被陷阱干掉了的三個黑暗教會成員,之前說話的人陰冷的數道,他們嘗試過數次圍捕鄭逸塵,然而這家伙狡猾的很,活動的很多地方都設置了各種陷阱,其中這種尖刺陷阱是最多的,外加那些尖刺的尖端都融入了少許的破魔金屬,外加發射的威力很大,作為陷阱突襲的時候很難防御的到,加上力道十足數量多,正面吃到了基本上就是穩死的。

    外加……那些鋼針多半有毒!

    之外他們還吃過別的陷阱……那些都是煉金炸彈之類的東西,這讓他對那條龍不由的有點恨得牙癢癢,那條龍折騰出來過不少特別的煉金道具,一種手雷的特產就是,目前就流通出來了一些,而那些東西作為鄭逸塵的私產品,多半都是只能通過傭兵任務獲得庫房挑選權限后才能得到的。

    流通的數量不算多,但是了解到的人卻不少,畢竟那種東西的威力杠杠的,現在這里他們就吃了不少這玩意的虧,那種手雷爆炸后不僅僅只有火焰的,冰凍控場的不在少數……而現在他們僅僅只是吃了第一波的陷阱,以之前和鄭逸塵相處的風格了解。

    這家伙絕對不會僅僅只準備一波陷阱,要不然他們早就仗著人多勢眾,躺平了鄭逸塵的陷阱,活捉到這個嗶嗶著自己有著高階力量的鍛造師了,高階力量的鍛造師……也就是在鍛造中能夠有著更多的持久力,讓這種存在戰斗還真就不夠看了。

    十個左右的‘中階’就能將他吃的死死的,奈何現在這家伙多了幾個保鏢,事情就沒有那么輕松了,總之先魔法洗地吧……一輪轟炸后,地面已經被翻了一遍了,什么都沒有,這讓他的臉色有點發黑,鄭逸塵那讓他聽起來很不適的嘲諷聲再次的傳來。

    “哈哈哈哈哈~你們以為我會布置很多陷阱讓你們拆嗎?太天真了,我是那種會浪費錢的人嗎!?”

    當然會啦!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网络婚恋被骗的女人们 北京赛pk10查询 快速赛车开奖规律 手机什么软件能买足彩 河北时时走势图 四川时时连线走势图 排列5复式投注表 重庆时时走势软件 切西瓜手机游戏下载 天天捕鱼赢话费破解版无限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