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诅咒之龙

章节目录 第八百六十一章 一个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教会的人……看到了这个野花园里隐藏的墓碑时,丹玛丽娜就‘看’到了对方的身份,曾经属于教会的圣女之一,论起出名程度不算高,或者说是没有多少的相关记录,因为她是教会的‘背叛者’,当初?#21069;?#21161;过魔女的人。

    很难想象?#22253;?#26082;然是教会的圣女,那么意志肯定不会轻易动摇的,特别是对付魔女方面,而这就出了一个奇特的存在,奇特的都能算是奇葩了,当初丹玛丽娜就好好的了解过这个圣女,结果发现,对付一切行为并非是做作,而是真正诚心的!

    这么说吧,圣女在这个世界是职业,出了象征性的意义外就是能打的象征,不然还当不上呢,而这里埋葬的圣女……却是圣母,不是带表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圣母,这样的存在能够成为圣女简?#26412;?#26159;奇迹。

    那些认为圣女是善良化身的,估计要去好好的看看自己的脑袋了,圣女并非是良善的存在,主要是看归属于什么样的势力,就之前出现的圣女迪雅干掉的人就不少,虽然都是邪教徒,不过那个数量嘛~

    丹玛丽娜没有详细统计过,不过就她知道也有几个小村子了,数量会少吗

    埋葬在这里的圣女却是……妄?#20960;?#21270;魔女的人,也就是这种在和魔女对战后出现的理念,才逐渐的让她成为的教会的背叛者,当然,教会从未真正宣称过她是教会的背叛者,也没有记录过关于她的某些黑料,就是有关于她的记录?#23545;?#23569;于别的圣女,之外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在丹玛丽娜?#37027;?#30340;给郑逸尘介绍这名埋葬在这里的人时,琴已经坐到了那一块被野花包括起来的墓碑前面,一旁郑逸尘听得眉头直跳,这种故事怎么?#30340;兀?#23545;于一个来自于地球的人,还是经受过地球上的各种小说毒害的人来说,这故事也就这么一回事了吧

    虽说是如此,可对于土生土长的异界人而言,真要有着某种极为感人的经历,虽然会显得狗血,可对于当事人而言感触是别人完全想象不到的,郑逸尘在脑子里已经脑补出来一篇几十万字的故事了,只是脑补归脑补,说出来是不敢的,别人感触人心的故事,自己用玩笑的态度编故事,并且哔哔出来,那未免太不会做人了一点。

    “只是……这样的人真的能成为圣女吗”郑逸尘低声问道。

    ?#20843;?#20197;才是一个特例啦。”丹玛丽娜轻笑着说道:“那样的品质并非是坏事,前提是有着足够的实力,不然的?#20843;?#35859;的好心只会办坏事而已,可她是圣女哟,完全有实力去呈现出自己的良善。”

    “被欺骗教会也不是?#22253;?#39277;的。”一名圣?#20184;越?#20250;的影响只有好的没有坏的,至少她做的任?#38382;?#24773;都是以善为开端的,哪怕这种善对于很多存在而言并非是善的,但以人类的立场来说,她的这个善却是实打实的。

    这名圣女的善意包含了?#38405;?#22899;的善意,原因是魔女曾经也是人类,而且魔女的觉醒也并非是她们能够控制的,魔女也是很可怜的一类人,这话嘛,当初丹玛丽娜刚觉醒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很多魔女曾经都是正常人,甚?#37327;?#20197;称得上是‘好人’,但是这又如何呢觉醒了之后以前的生活就和她们没有关系了。

    哪怕她们从未带来过什么危害,但她们的存在就是一种危害!就像是那种有着中立性格,但是自身的能力却会对环境带来极大的危害,哪怕这样的存在不会主动的去伤害任何人,但不受控制的能力却会危害环?#25104;?#23475;到他人……。

    魔女是这样的,不过郑逸尘弄出来的虚幻世界里也有着一个类似的独特存在,只是那个存在不是魔女,而是一个紫皮怪物,浑身充斥着各种瘟疫的怪物,那种超强的瘟疫,甚至能够扭曲环?#22330;?br />
    这个怪物邪恶吗呃……从能力表现上面就是?#20302;?#20102;的那种,可丹玛丽娜了解过这个怪物的设定,这个怪物非但不邪恶,相反还有点好来着,就是能力的缘故,让它的存在就显得矛盾尴尬了。

    目前知道这个怪物的存在并不多,这个怪物有着危险不受控制的能力,但是它却不会主动的伤害活物,因就缩在一个极为偏僻的地方,显得与世无争,除了一些倒霉蛋不小心闯入到了它藏匿的地点之外,就没有谁知道它了。

    丹玛丽娜之所以知道这么一个像是狗狗一样的独特‘紫皮小可爱’,主要是郑逸尘将它的能力值设定的很高,像是那种经常刷存在感,死了之后没多久又冒出来新的魔王这样的存在,面对这么一个紫皮‘小怪物’,下场都是被它手撕的。

    郑逸尘既然在虚幻世界里创造出来了这么一个独特的怪物,那么肯定有着必然的理由,而这个理由是什么……恩~她没有深究,人生啊,总要给自己留点惊喜,什么事情都弄得明明白白的,对于坏事,将其弄得清清楚楚很理所当然,若是好事都给弄得太清楚了,就真的是失去人生乐趣了。

    “现在你知道了她的身份,是确定了什么”郑逸尘不认为丹玛丽娜会大老远来这里满足一个对她而言很不起眼的好奇心,要知道她当初可是在这件事上面没少和琴浪费口舌的,就这么结束了未免太不是她了。

    “当然是确定了我的推测依旧是那么?#26082;?#21862;。”丹玛丽娜笑着说道,郑逸尘翻了翻白眼,信你个鬼啊,就为了确认这个谁信啊。

    ?#20843;?#21543;,你还发现了什么,我也要听。”

    目睹着面前坟墓的琴头也不回的说道,丹玛丽娜和郑逸尘之间的对?#21543;?#38899;很小,她却听的清清楚楚的。

    “你可能会生气。”

    “?#20197;?#23601;被你气习惯了。”

    “这件事不一样呐。”

    “那我也要听。”琴的语气很坚定。

    丹玛丽娜微微的耸了耸肩:“好吧,那我就说一下一些我了解的事情吧,圣堂教会有一个很大的局,至于这个局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我也追溯不到根源了,反正从察觉到的时候,魔女联盟就已经彻底的崩了。”

    “只是联盟崩了,这个局依旧在发挥着作用……”

    ?#20843;?#20197;我的遭遇……也是一个局吗”琴的语气有些沉重的问道,丹玛丽娜这个开头直接就让她不怎么好的?#37027;?#21464;得更糟了,论起气人,还是丹玛丽娜更加擅长。

    “只是有可能啦。”丹玛丽娜轻轻的摆了摆?#37073;?#36824;没等琴得到安慰,她就把之后的?#20843;?#20102;出来:“只是知道了谁埋在这里之后,这个可能性就更高了。”

    ?#21834;?br />
    一旁的郑逸尘不由的搓了搓自己的下巴,怎么?#30340;兀?#20025;玛丽娜这话里的意?#36857;?#24863;觉有种要挖坟的意思啊

    “要继续听吗”

    “继续。”

    “你想要我继续,我也没有太多好继续的了,人都死了,线索自然没有了,时间太久?#35835;耍?#21363;便是也很难追溯到当年的具体痕迹,只能确定这是一个长远的,到现在都发挥着作用的局,不过到现在这个局基本上没有多少了。”

    “你确定”

    “不能,只是根据现有情况的确认,现在存活着的魔女又有多少是和别人有太多关系的”丹玛丽娜说道,她自己就不说了,在以前的时候从未有过真正的朋友,萝丽丝的话在当年因为能力的原因,几乎没有和别人有太多的接触,甚至没有太多的接触过魔女联盟,还有一些是已经死掉的了,包括不死魔女。

    因此现在剩下的那些魔女基本上都是‘洁身自好’的,就丹玛丽娜了解到的信息,教会的这个局主要是从人际关系上面为主题的,人际关系都没有了,这个局自然就难以完全维持下去了。

    可看看现在魔女的数量,难以维持下去也无所谓啦,魔女的时代已经是过去式的了。

    ?#20843;?#20197;对于有着额外人际关系的魔女也要多关注了”琴沉默了一会之后说道,丹玛丽娜没有详细的解说这个局,但她也能去分析,这样的一个保留到了现在的局……可能早就没有太大的作用了,但残留依旧存在的,她,多半急速这个残留的局中人,虽然她没有像是别的魔女那样死亡。

    可是行?#36335;?#26684;的改变,也意味着曾经的那个她变向的‘死亡’了,虽然这种改变是建立在一名她真正认可的好友的牺牲之内的。

    “即便是一个局,她也是对?#26131;?#22909;的人。”琴的?#31181;?#36731;轻的从身边的墓碑上面划过,即使是一个局又如何,在对待她这一方面,埋葬在这里的人可是真心为她付出了生命,真心地证明就是她活到了现在!

    “这没错啦,有很多事情若都是消灭为主的话,不可能?#26410;?#37117;成功,相对的若是以别的标准进行的话,那么可能性就能保证了。”丹玛丽娜说道,以前的琴做事的时候可是一死一大片的,从未有过什么?#24605;桑?#32780;现在她就这样了,这种改变能说是坏的吗

    不仅仅不坏,看看琴现在做的事情吧,商会虽然可能是她兴趣使然,毕竟经营一个商会需要的时间很长,而且需要费脑子,做这件事的时候就不会觉得无聊了,同时?#19979;?#21830;会影响的孤儿院数量也不少。

    这一方面,基本上就是琴受到这名圣女的影响了,让一名性格并不好的魔女变得柔?#25512;?#26469;,甚至会做一些随手就能够做到的‘好事’,从某种程度上这已经是所谓的‘度化’了,她还是她,却不再是曾经的她了。

    “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种子,也能够在重要的时候发挥出来足够的作用,所以这方面的事情多注意点吧。”

    一旁的郑逸尘?#25104;?#26377;些复杂,总觉得丹玛丽娜这话好像就是专门对自己说的一样,郑逸尘是知道一名和萝丽丝有关系的教会成员的,在封锁圈的时候就和对方有着接触了,现在没有额外的大事,对方被调到了什么地方郑逸尘不知道,不过那个存在郑逸尘倒是记得很清楚,毕竟是和萝丽丝有关的。

    所以现在丹玛丽娜额外的强调这件事的时候,他就不免的想到了对方,关于对方,自己没事的时候也该多留意一下了吧

    “除了这件事之外,还有别的事情有那就一起说。”琴收回了自己放在墓碑上面的那只?#37073;?#22238;头看向?#35828;?#29595;丽娜。

    “没有了,来到这里我就追溯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了,所?#38405;?#20063;别太担心啦,之后我对这个地方没有多大兴趣啦。”丹玛丽娜轻轻的摆了摆?#37073;骸?#20316;为回报,这个地方还会得到额外的掩护哦。”

    “那就可以了。”琴微微的点?#35828;?#22836;,这个地方虽然是个野花园,却不是谁都能够找到这里的,能够找到这里的人未必能够活下来,这个野花园看着很漂亮,而这里面充斥着的危机,少了她这个带路的人,那就是九死一生,这个地方是真正让她的心灵变得柔软的回忆之地,任何敢打这里注意的人,那都要做好她最为残酷报复的准备!

    当然她没有丹玛丽娜的力量,即便是最大限度的隐藏了,依旧有暴露的可能,而丹玛丽娜额外的掩护,那么就能从命运的层次上面干扰到打这里注意的人,比如说正常的寻找,若是快要寻找到这里的时候,总会遇到一系列的意外,这些意外会让那些人显得很是巧合的绕过这个地方。

    “你有什么发现”注意到郑逸尘盯着那个墓碑有些发愣,琴开口问道。

    “呃……?#20843;担?#19981;介绍一下她的名字吗”郑逸尘说道,她是从丹玛丽娜这里了解到了一些故事,可是这故事里面并没有这名圣女的名?#37073;?#22238;头自己查资料都查不到相关的吧……

    ?#20843;?#22612;茜,无姓。”琴平静的说道,郑逸尘不由的揉了揉自己的头,讲真的,查资料翻历史的时候最怕的就是这种无形之人了,偏偏这个世界里的无姓之人数量还特别的多,哪怕是一些出名的强者也有很多是无姓的,人家之后出名了也没有打算去登记或者是自主的给自?#22909;?#26126;一个具有传?#34892;?#30340;姓氏。

    对于这样的人,还有一个最好的记录方式就,根据对方的特点添加称呼,比如说‘破魔剑’‘狂法师’之类根据个人特点的称号,而这个……丹玛丽娜说的很明白了,关于她的记录很少,外加无姓这个弊端,郑逸尘对于相关的资料查询就不抱太大的希望了,讲道理嘛!

    就算是魔兵召唤书里面塞进去了大量的资料,郑逸尘也能通过魔兵召唤书去搜索,问题是这种搜索注定不会太过精?#36857;?#37073;逸尘一个‘丝塔茜’的名字搜索下去,刷出来的内容估计能让他发愁死。

    好在对方也有特别的地方,那就圣女这个身份……

    “嘿,别想着补课啦,?#26131;?#24049;都没办法查?#25945;?#22810;的记录,你能查到多少”丹玛丽娜弯下腰捏了捏郑逸尘的?#24120;骸?#25945;会想要消除一个人的历史太容易了。”

    “消除的这么彻底,只要少许的正常记录,通过这条途径追溯一些根源问题都没办法,有机会的话我挺想要见识一下当初设下这个局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丹玛丽娜说道。

    “相比起见识,我更希望这个人已经死了。”琴面无表情的说道,被算计这种事她并不?#19981;?#30340;,而且现在知道了一些事情的内幕后,她心里就不可避免的有些躁动,她很看重自己和丝塔茜之间的关系,甚至因为她做出的改变,琴在这一刻之前都没有任何感觉不妥的地方!

    ?#19978;?#22312;,她真心觉得自己若是不知道这件事多好,不知道了,那么想法就不会改变,知道了,这一份纯净就不可避免的染上了一层灰色,即使是双方都可能不自知,但这毕竟是一个布局的结果,不复原有的纯净了。

    她能舒服吗

    可以的话……直接弄死那个布局的人,只要对方还活着的话!

    “能把对方?#39029;?#26469;吗”

    “恩~我尽力啦,这个局太久了,说不准真的像是你说的那样,对方已经死了哦。”丹玛丽娜微微的扬了扬嘴角:“再好的布局,只要被人知道了,那意义就不大啦,我不会让潜在的威胁爆发啦。”

    丹玛丽娜的话让琴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坟墓,这个地方是她内心的一块柔软又禁止别人碰触的地方,如果哪一天这里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她一定会因此而冲动,那个时候如果是这个局的后续呢

    这几乎就是明示的话让琴的?#37027;?#26356;加的沉重了,自己最为看重的事物,在别人的眼里只是一枚独特的棋子生气吗当然!可让她更难受的是这气还没有地方去宣泄,找圣堂教会的麻烦

    丹玛丽娜都已经把?#20843;?#30340;那么明白了,那么做才是真的蠢,生气之余,因为丹玛丽娜之前的话带来的心理准备,她还不至被怒火冲昏头脑,不过之后有一段时间,她要好好的调整一下自己的日常状态了。

    “嘿,好好的想一想嘛,以前不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因为某些意外发生了,那个时候生气是必然的,现在知道了这件事,干嘛要生气呢,你现在也是跳出棋盘的人了啊。”

    ?#21834;?#20063;对!”琴点?#35828;?#22836;,丹玛丽娜这?#20843;?#30340;倒是没错,不知道这是一个局的时候的确容易出事,现在知道了,自然就能做出来不少准备,甚至去反制布局者:“你是很久以前就发现这件事了吧为什么那个时候不说”

    “为什么那个时候我我在教会呢,怎么?#30340;亍?#20025;玛丽娜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那个时候她也是局中人吧……
我是会?#20445;?#23558;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22选5走势图cp 幸运双星单机游戏 阿尔希拉尔vs西悉尼流浪者 瓦伦西亚outlet 埃弗顿2017赛季阵容 开心农场之农场小镇 北京pk10投注网 cf手游哨位炮研发卡怎么获得 红黑梅方游戏压三怎么选能赢 帕尔马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