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再讀讀 -> 風騷蕩婦的混亂私生活~高H

章節目錄 51章 狗的主人,霽月的畫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黑衣人的事對霍水并沒什么影響,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第二天下午,霍爸爸終是回來了。

    他一進大廳,就看見霍水抱著一本書蹲沙發上看,整個人笑的咯咯咯的,開心極了。

    今天的霍水穿了一身大紅長裙,這是媽媽以前最喜歡的款式,只是穿在霍水身上。

    這大紅色斜肩裙香肩半露,裙擺很長,腰收的很小,胸位留的比較低,穿在身上能顯示女人完美凹凸的身材,適合身材豐滿腰肢纖細的成熟少婦。當初霍水媽媽買這裙子時,還打算月子后穿給霍澤看看,打算驚艷他一把的,沒想到男人一個月后回來,帶來個女仆,從此以讓她安心養月子為理由,不進她房間,幾天后,就看到那女仆騎在男人身上,**晃動的被插的**直叫,而那根操過她的棍子,兇狠的捅別的女人那騷逼。霍水媽媽心病就此落下。

    今天霍水恍然發現這條裙子,鬼死神差的就拿出來穿上。

    霍水這段時間長高了不少,已經有一米六八了,大紅裙子穿她身上,加上七公分的高跟鞋,長短正合適,她腰肢顯瘦,緊收腰的大紅裙一點不露小肚肉,反而因為腰收的好,那胸部高高托起,更顯豐滿誘人,雪白的**因為太過豐滿,露出深深的溝壑,很是誘惑人。大紅的顏色沒有讓她的清麗變味兒,反而因為穿的成熟,那純色的眉宇更多一股風情嫵媚。加上她的傾城一笑,著實魅惑了兩個男人。

    霍澤看自己的好友黎浩一直盯著  女兒瞧,心中微微不悅,又怕黎浩這清風朗月的盛世之顏把女兒吸引,下意識擋在他的前面,問道:“寶貝,看什么笑的這么開心?”

    霍水抬起頭來,笑容加大了幾分,眼睛都瞇了起來,像個彎彎的月亮,聽到爸爸的問話,她腦子一轉道:“確實看了個笑話,感覺有趣!”

    “哦?”霍澤走了過來,在她身邊坐下,伸手就要去扯她手里的書本,好奇是什么內容讓她如此開始,哪想霍水手一揚,書從霍澤伸過來的手邊流走,霍水抿嘴道:“爸爸真想知道?”

    “當然。”霍澤回的肯定,她的一切他都想知道。

    霍水圓潤的粉唇一勾,大眼睛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竟然三十好幾了,還是那么英俊不凡,有種成功男人獨有的魅力。

    她看看看著,忍不住輕輕道:“上面寫著,水兒要是某一天突然死了,爸爸會很開心的再找后媽吧?”

    霍澤一聽這話,臉瞬間就黑了,他猛的拉住那瑩白如玉的手腕,把女兒扯入懷里,聲音有些抖:“胡話,爸爸比你老,我死了你也不會...&mp;quo;最后那個‘死’字他硬是說不出口,就怕說出來就成真了,沒人知道他聽到她的話后,心里那種恐慌。【隨機廣告5】

    霍水看男人這么緊張自己,心里復雜,雖然沒有擺脫和這男人的肉欲關系,也想通了一些事,可有時候理智是理智,知道自己不該糾結過往,可情感卻控制不住,特別是今天穿著媽媽的紅裙子,她就忍不住想刺激他,看他害怕難過,聰明的她,隱約覺得爸爸對她的在乎  ,很不一般,她不能做什么,只有用這種卑鄙的語言報復。

    何況,她說的也不是假話,自從知道謫仙惡魔男想因為什么鬼龍少要殺她后,她就有準備隨時丟了這條命,此時這樣說出來,并不是沒有目的的,不怕一萬就怕萬一,霍水從男人懷里掙脫出來,看著爸爸,很認真道:“爸爸,答應我一件事。”

    霍澤被女兒眼神蠱惑,不自覺的點了頭。

    “要是哪一天我真的....你不要找后媽好不好,她們會傷害弟弟。”這才是霍水的目的。

    霍澤聽她如此說,對他唯一的交代竟然是因為那小子,心里很是吃味,他不知道,失去這個女人,這個女兒,他會做出什么事來,他搖頭恨聲道:“你要好好的,如果你真出了事,我就殺了霍俊然后自殺,黃泉路上太孤單,爸爸和弟弟陪你。”

    他這話一出,霍水只覺得這個男人真是瘋了。也因為這句話,霍水每次想放棄生命的時候,都熬了下來,不過  ,這是后話。

    黎浩被冷落在一旁,最初看到霍水的驚艷,在知道她是自己朋友女兒的時候,什么感覺也沒有了。

    他本就是一個清風霽月之人,活了三十歲,平生的愛好只是畫畫。不過,因為他霽月一般的容易,一出門總是惹的很多大姑娘小媳婦的愛慕,她們常常在他家門下堵著,讓他更不喜歡出門了。

    這次,因為一個愛慕他十年的女孩,得不到他的回應,直接從三十樓跳下來,粉身碎骨。

    女孩的父母家人身份都不簡單,他們一口咬定是他害死了她。把他以謀殺罪告到了法庭,要不是霍澤的幫忙,他恐怕真要蹲大牢了。

    這斷時間官司打下來,女孩父母要求他賠償所有財產,為了不再被打擾糾纏,他把畢生繪畫得來的幾個億送了出去,加上別墅房子。

    如今,他除了寄養在霍澤家里的一條藏獒,真的是一窮二白了,才來霍家暫住,沒想到看到了這樣一幕。

    霍澤竟然喜歡他的女兒。黎浩很是吃驚。

    他知道好友和女兒親近,沒有回避他,就是不打算隱瞞他了,他也不是個多嘴的,自然不會出去說,何況,兩人的關系很鐵。

    從五年前兩人因為一張畫的買賣結緣后,黎浩雖然平時有點兩耳不聞窗外事,可對好友的性子還是了解的,只是沒想到,商場上那么多人想抓他的把柄,他最大的把柄和軟肋竟是自己的女兒。

    那個女孩兒,一身紅裙,按人體比列學來看,的確完美的不可挑剔。

    只是她有什么魔力,讓一個萬花叢中過的男人,愿意停留呢。

    黎浩第一次對除了畫的東西,有了些許好奇。

    霍水也收了情緒,感覺到頭頂的視線,揚起脖子,一個風光霽月般的男子就入眼簾,他梳著很雙利的頭發,饅頭黑絲根根發亮,簡單的紫色毛衣加黑色運動褲,一雙老實拖鞋,穿著土得不能再土,可一看他臉,那些土掉渣的打扮竟又別樣的浪漫家味道。

    這,就是爸爸經常提的愛畫的黎浩?那只狗的主人。

    只是這么一個霽月男子,怎么養成那么一條猥瑣的狗來。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体彩体彩6十1最新开奖结果 广东爱彩乐彩票网 山东十一运夺金app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请下载香港赛马会软件 体彩数据表 安徽快三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新时时技巧视频教程 一分赛车开奖网 北京快乐8和北京28是同时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