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再讀讀 -> 風騷蕩婦的混亂私生活~高H

章節目錄 98章 把大雞巴吸得那么緊,還要放開嗎——H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花無心的分身埋在女人身體里,從身后抱著女人白皙滑嫩的身子,聞著她情緒后的濃郁香味兒,不知是不是肉欲得到了極致的滿足。此時,他的心也滿滿了,這真是種特別的體驗感覺。

    她黑亮的青絲縷縷汗濕后貼在那巴掌大的小臉上,那雙漆黑如墨的大眼睛此時霧氣蒙蒙的,又呆又萌,長長的睫毛像靜心刷出來的藝術品,還有那脆弱細長的白頸,都無端惹人憐愛。

    “嗯——”

    **后,渾身有些軟,她不舒服嗯哼出聲來,迷惘的看了看這格調簡單的房間。似有些不解自己為什么會在這兒。

    霍水腦袋清醒了些,回想起之前發生的事,死的心都有了。

    她竟然和一個陌生人上了床,還那么的——激蕩——

    她盈盈一握的腰肢被人圈住,那雙大手分外有力,似要把她融進他的身體里。

    她感覺到下體濕漉漉的,或許是被**得狠了,有些脹痛——

    形狀完美的**頂端,那嫩嫩的紅梅顫巍巍的,被捏的又紅又腫,白嫩圓潤的小翹臀上是鮮明的巴掌印子!

    最私密的花心處,埋著男人半軟下去的欲根……

    凌亂狼藉的大床……

    一切都一切,都顯示出剛才究竟經歷了一場怎么的歡愛。【隨機廣告5】

    更加糟糕的是——

    她感覺才熄滅下去的浴火又要上來了!

    她身體是個淫蕩無比的女人,這她承認。

    只要看得順眼的男人來一發也沒什么!

    可卻有點接受不了自己神智不清的情況下和陌生男人發生關系!

    這是個危險的事兒……

    之前的激情中,她能感覺到身后有結實胸膛八塊腹肌,劍眉星目卻帶著壞壞的男人的確不錯,也是她運氣好。

    若是——

    哪一天她這不知名的**上來,她無法控制,在公共場所發起浪來,被個啤酒肚丑不拉幾的男人干了,她哭都沒地方哭去。

    她怎么**會來的這么突然,哪兒出了問題。

    霍水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花無心看她一直走神,卻是不滿了,狠狠的把握住她腰肢的手爬上e罩杯的大**上,狠狠捏了捏,聲音帶著**后的性感沙啞:“小妖精,想什么呢?這么入神?莫不是哥哥剛才**得不夠狠,沒有滿足你這個到處發浪的小蕩婦?”說著他抱著女人**裸的身子,直接到了窗戶處,拉開大紅色印水星簾子,他的走動讓本來結合的性器官又發生摩擦,那根才射了大量子孫液體的男人,粗大無比的大**又快速的硬了起來。

    “你——放開我——”霍水感覺到他的變化,聞著他濃濃的男人味。**慢慢復蘇,她忍著在他懷里掙扎,拒絕!

    “放開?怎么放得開,你這蕩婦這么騷這么浪這么美味,**水多得快完全把我淹沒了,又嫩又緊那么饑渴的夾住我的大**,怎么都拔出不來似乎,明明是你這小浪蹄子不肯離開哥哥的大**,怎么反而要我放開呢,哼——不聽話我可是要懲罰哦,哥哥剛才還沒被喂飽呢——呃——就懲罰你對著玻璃窗岔開大腿,讓大家看看你這欠**的**,被我大**怎么干得**橫流的怎么樣?”他一邊說著,一邊真把女人用小兒把尿的姿勢,對著落地窗分開她的**,想那么繼續**下去。

    她的身子有些不穩,下意識抓住窗戶上的鐵欄桿。小嘴艷紅,朦朧霧氣的眼睛中有慢慢燃燒起來的**。還有憤怒。

    她扭恨恨的看著身后這長了一張花花公子臉的俊郎男人,有些咬牙切齒:“你——無恥——下流——混蛋——之前,之前那是意外!”

    “意外?”

    男人看著她那雙特別大特別迷人的眼睛,語氣中有些不滿:“意外進了我房間?意外脫了衣服上我的床?意外在我身下像母狗一樣求著要我的大**安慰你那饑渴的騷洞?意外的不斷喊著快點快點再深一點?呵——這——意外還真是多啊!是不是**你的男人太多了,現在還想念著他們的大**,才對我如此無情……哎……那哥哥可真是傷心死了……”

    他嘴上說著傷心,迷人的桃花眼卻滿滿都是調侃。還壞心的把那硬了的大**狠狠推送進那滿是精液和**的粉嫩小逼里。

    這么一個清純又火熱的絕頂尤物真是沒有男人能受得了。

    他想到拉開窗簾**這個女人,外面天還沒黑,對面對面的大廈是住了不少人。說不定他干這女人的時候就有人在偷偷看著呢,一想到那種情況。他就格外的興奮。

    身為花花公子的他有個特別的性癖好,就是喜歡在**女人時被圍觀,那樣會顯得自己特別英明神武,把身下的女人身子翻來覆去干的透底,他在身體上去征服那些淫蕩的女人。

    霍水雙腿大開,低頭就能看見那根火熱紅色青筋環繞的**在她嬌小濕滑的洞里進進出出,**說著兩人結合的地方不斷的流,滴答滴答的落在了地板上,她的花穴大大分開,對著玻璃窗,如果對面有人。肯定能清清楚楚看見她的花穴如何吃下大**的。

    “你——個混蛋,說了之前那是意外——”這樣的姿勢這樣像在光天化日下被**,終于讓一直好男人來之不禁的女人有了那么點羞恥感。“快放開我!”

    “呵呵——你下面的小嘴兒可不是這么說的——把我大**吸得那么緊,還要放開嗎?”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查19074期14场赛果 乐彩彩票破解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彩票 山西11选5走势图遗漏 重庆时时彩缩水安卓版 星星娱乐电玩城 江西时时现在还有吗 新时时彩分析软件 手机捕鱼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