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待你心里不挪窝

章节目录 7.讨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距离苏家几公里外的水湾小区。

    披萨盒没被打开,摊在地板上。

    如果不是这么多年后再见面,易胭还不清楚苏岸对她影响多大。

    以前总觉得年少轻狂,那时候的?#19981;?#31639;不上什么,或许日子一久就忘了。这些年易胭不是没想过苏岸,不想的话其实也就不会回来,但她以前没认为自己非他不可。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易胭没再?#19981;?#36807;任何人,真的非他不可吗?

    当年只是觉得就算在一起他也不?#19981;?#33258;己,走了便走了,他不会舍不得。

    没有任何人能阻止易胭?#19981;?#33487;岸,这世界上能让易胭退却的,从来都只有苏岸一个人。

    即使时隔多年,她的一点心绪还是会被他牵动,还是会受他影响。

    在外人看来多铜墙铁壁,要害也总能被他一针扎得精准无误。

    外卖送过来,易胭倒是没胃口了,披萨放久也凉了。

    仿佛刚才在楼下眼眶发红那一瞬只是假象,易胭坐在地板上,没吸烟,也没什么动静,眼眶已经不红,鼻头也不发酸,就那样坐着。

    半晌她才有了动作,起身拎起披萨盒扔到厨房垃圾桶里。

    在水龙头下反反复复洗了很多次手,洗得皮肤发红,易胭才关上水龙头离开。

    做完这些已经凌晨一点,易胭直接脱衣服躺进床里睡觉。

    ……

    那些年的阳光似乎总是很亮很热。

    树冠密郁,蝉鸣不息,值日的学生拿着扫把追赶。

    幼稚得可爱。

    那时候的苏岸易胭,相处也不是多年后那样。

    这天易胭照常翘课到一中找苏岸,她知道苏岸今天最后一节体育课。苏岸似乎不爱运动,体育课一般在教?#24050;?#20064;,从没见过他跟什么人打过篮球。

    那时候易胭以为苏岸是不?#19981;?#20063;不会打篮球,后来一次偶然撞见苏岸一个人打篮球,她才知道苏岸不是不?#19981;叮?#20063;不是不会,他似乎只是不喜与人交流。

    但即使不想跟人交流,别人来找他说话的时候,他还是会回话,而且不会让人感觉冷淡,与长大后相差很多。

    总之就是很不起眼,也很低调,平平无奇的性格。又像是?#23460;?#26174;得平凡,不愿意被人发现。

    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低调的人,被易胭瞧上了。可苏岸对待易胭的态度跟别人不同,冷漠寡淡,连话也不怎?#31383;?#22238;答。

    但那时的易胭却意外觉得这样的苏岸很真实。

    苏岸果然在教室里学习,易胭进去轻车熟路在他同桌位置坐下。

    苏岸似乎习以为常,笔尖不停,没转过头。

    他总是坐得很?#33487;?#22823;眼睛,唇红齿白,鼻梁高挺,鼻尖弧度好看。

    易胭看他这样子就心痒痒,盯着他长睫低敛,薄唇寡淡。

    苏岸来不及察觉,鼻尖已经被轻轻碰了下。

    他笔尖一?#20572;?#20294;也只是一瞬,便又继续动笔,全程没转头。

    易胭歪头,单手撑下巴看他:“苏岸~”

    苏岸不为所动。

    “你看我。”

    苏岸仿佛身边没人。

    易胭指尖轻敲脸颊,也不生气,笑着看他。

    “别人不都说你脾气好吗?你到底是脾气?#27809;?#26159;脾气不好啊,我看你是脾气不好,整天摆臭脸给我看,特别没礼貌。”

    苏岸:?#21834;?br />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易胭问。

    半晌,仍在垂睫写字的苏岸才挤出一句:“没?#23567;!?br />
    虽然声音不亲不温,但易胭也高兴了:“不讨厌我你就多跟我说话好不好?”

    一片安静。

    易胭:?#21834;?br />
    “怎么又不说话了?”

    易胭又陆续说几句,苏岸都没回答。

    “苏岸,”易胭似笑非笑,“不看我我要亲你了。”

    这话果然奏效,苏岸停笔,正想说些什么。

    下一瞬,耳垂却传来一阵柔软。

    易胭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耳垂。

    苏岸怔住。

    年少的易胭张扬又俏皮,总是忍不住逗苏岸,?#19981;?#20063;从来不掩饰。

    一旁的苏岸瞬间面色铁青,一声不吭离开了座位。

    易胭亲完人家一点也不害羞,趴在桌上笑个不停。

    ……

    走廊尽头男洗手间里,站在洗手台前洗手的苏岸面色依旧冷淡,耳朵却早已通红。

    可是这些,易胭都不会知道。

    /

    易胭醒来时晨光微熹。

    她关掉闹钟,坐起来晃了下脑袋,一夜做梦,脑袋生疼。

    但其实也不是梦,毕竟梦里都真实发生过。

    每一幕的苏岸,好像都不?#19981;?#22905;。即使后来在一起,也好像只是勉强。

    八年时间,能有谁不被打磨过。连带易胭,面对苏岸也不再俏皮。苏岸对她更是比以前冷淡。

    易胭不会在情绪里沉迷过久,下床洗漱,喝杯牛奶后便出门。

    除夕睡觉,正?#24405;?#32493;上班,像一台有条不紊工作的机器。

    一天工作无波无澜结束,下班易胭没有直接回家。

    黑色车子开往郊区,公路?#25945;?#23485;阔,一层薄雪上车痕寥寥。

    天空、枯树、落雪。整个世界仿佛灰黑白三种颜色组成。

    但仔细看,还是能看见民房门前贴的红对联。

    易胭的车最后停在一片居民区。

    居民区墙体灰败老朽,一巷叠一巷,拥挤却有序。

    每条巷子前?#26131;?#19968;个巷牌,生锈的蓝色铁片上写着巷子名。

    易胭朝竹德巷走去。

    竹德巷,其实没有竹,就一条再平常不过的巷子,盆栽被主人随意丢在外头,墙头老旧。

    易胭停在五门牌号房子前。

    这种老房子都带院子,大门是双?#20037;擰?br />
    易胭走上阶梯,敲了敲门。

    里头传来?#25386;?#22768;,过一会儿门后传来一道女生声音:?#20843;?#21834;?”

    “我。”

    里头的女生认出易胭声音,打开门栓。

    门后出现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女生:“易胭姐。”

    易胭把手里刚才路上买的一些吃的和补?#36820;?#32473;女生:“奶奶呢?”

    刚问完这句,屋里就有人问:“依依,是谁来啦?”

    老太太耳朵有点聋,崔依依回头高声道:“易胭姐。”

    这一家,是易胭刚回来时认识的人。

    易胭穿过院子走进屋里,进门就看见老太太拄着?#29031;?#36208;向门边。

    易胭走过去扶了一下:“用不着接。”

    老太太高兴,任易胭搀扶她去沙发坐下:“你好久没来了,来一次我高兴。”

    “最近忙。”

    老太太:?#30333;?#26202;怎么不过来吃饭,依依说给你打?#35828;?#35805;的。”

    崔依依正好关好门进里屋,听到这话:“奶奶,易胭姐不是说她忙了吗,你就别?#19990;病!?br />
    老太太:“唉,都嫌我啰嗦,好啦好啦,不?#19990;病!?br />
    易胭勾唇,在老太太身边坐下:“大年初一过来给你拜个年。”

    老太太看到崔依依手里提着东西,不满:“你又买东西过来,?#20960;?#20320;说不要跟奶奶家?#25512;?#20197;后你再买东西过来,就不让你来了。”

    易胭:“?#26657;?#37027;我就不来看你了。”

    老太太也知道她在开玩笑:“哎,你这孩子!”

    又陪老太太聊了几句,易胭拿过桌上一个苹果:“去洗个苹果,奶奶你要不要?”

    “?#39029;?#36807;一个了,这些昨天依依?#31456;?#30340;,可甜了。”

    易胭进厨房洗苹果,崔依依正在洗菜。

    厨房里只有一个水龙头,崔依依看易胭进来,想给她让位。

    易胭:“不用,你?#35748;礎!?br />
    崔依依便继续洗菜:“易胭姐,今晚在这里吃饭吧。”

    “?#23567;!?br />
    ?#21364;?#20381;依洗完菜,易胭把苹果放一边,打开水龙头洗手。

    厨房里视线昏暗,崔依依打开灯,看易胭又搓手搓了很久,知道她职业病又犯了。

    易胭洗完手,才拿过旁边的苹果冲洗。

    “易胭姐,你过年也要上班吗?”

    ?#29677;牛?#27809;休假。”

    说完这句,易胭忽然道:“下个月5?#36276;?#21040;了。”

    5号。

    崔依依正准备食材的手一顿,睫毛也颤了下,半晌她才道:“我知道。”

    易胭:“去看他吗?”

    每个月五?#29275;?#26159;戒毒所?#37066;?#30340;日子,这一天家人可以去探望监.禁的吸毒者。

    而崔依依的父亲,便是瘾君子。

    崔依依点头。

    易胭没发表意见,只道:“我后天送你过去。”

    厨房安静了几秒后,崔依依说:“他往家里打了好多电话,说再不拿钱给他,他出来不放过我。”

    崔依依父亲吸毒,家产早已败光,母?#30528;?#20102;不知道改嫁到哪里,只剩奶奶相依为命。

    “他还说要多加点钱,说多交钱里头三餐会给他加肉,”崔依依头快埋到胸前去了,“他知道我和奶奶没钱的啊。”

    崔依依很羞愧,自从父亲关进去,每个月的钱都是易胭给的。

    易胭知道她想什么,咬了口苹果:“你还在上高中,好好上课。”没钱正常。

    厨房里沉默。

    以前崔依依去打过工,被奶奶发现,老太太难受了很长时间,易胭也不支持她打工,后来就没去打工了。

    “易胭姐,”崔依?#31726;?#28982;道,“你说,我们该怎?#31383;?#21834;?”

    崔依依语气渐渐有点哽?#21097;骸?#23601;算每个月给钱,他出来还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他一直记着我签强戒同意书的事,出来我和奶奶不会好过的。”

    崔依依父亲是首次被关进戒毒所,首次戒毒?#36824;?#21322;个月,但如果家属签了强戒同意书,吸毒者则需要关两年。

    而崔依依的父亲,已经快要出来了,这个月中,两年就结束了。

    “我们要怎?#31383;歟俊?br />
    易胭:“走,走得?#23545;?#30340;。”

    崔依依眼泪瞬间盈眶,她知道的,她和奶奶都走不了的。奶奶年纪大了,而她还在上高中,走了户口都是问题。

    易胭自然也清楚,她懂这个家庭的无力。

    易胭第一次遇见崔依依是在医院,那时候崔依依父亲还没进戒毒所,崔依依陪奶奶去医院看病,崔父?#36820;?#21307;院要钱。那时候易胭刚回这城?#26657;?#20102;解崔依依一家的事后也没多想直接打电话把崔父给举报了,举报吸?#23613;?#37027;会儿的崔依?#31726;?#32769;太太,甚至都不知道怎么举报一个吸毒的人。

    “易胭姐,对不起,”崔依依也在这种家庭中深感疲惫,“如果不是为了帮我?#29301;?#20320;现在也不会摊上麻烦。”

    是易胭举报的崔父,崔父出来会不会报复,她们都不清楚。

    崔依依知道易胭不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只是当时恰好帮助了她?#29301;?#20063;仅仅那一次帮助病人。

    易胭没怎么放心上:“没事。”说着离开厨房。

    在崔?#39029;?#23436;晚饭天色已晚,易胭没有久留。

    走出竹德巷兜里?#21482;?#38663;动,易胭拿出?#21482;?#26159;纪糖打过来的电话。

    易胭接通电话,纪糖的声音炸过来:“怎么回事呢你,今天一整天不接电话。”

    “工作没空接。”

    “你放屁,平时你也忙,怎么没见你一天不接电话啊。”

    易胭不跟他?#35835;耍?#38382;:“有事?”

    “?#19968;?#27809;问你有没有事,你怎么问起我来了。”

    两人沉默。

    过几秒纪糖才犹犹豫豫问,声音也没那么急躁了:“你昨晚怎么回事啊,是不是……”哭了。

    后面这话纪糖没问出来,他没见过易胭哭,也不确定昨晚她是不是哭了。

    昨晚纪糖被大人撵去带一众亲戚小孩放烟花,注意他?#21069;?#20840;,小屁孩们得高兴,纪糖无聊就在旁边给易胭打电话。

    而那时易胭又正好心神不宁,不小心接通电话,声音立马被纪?#32728;?#20986;端倪。好在电梯里信号不好,通话中断。

    易胭倒是不在乎:?#29677;?#21834;。”

    她这么坦荡,纪糖反倒一时不知怎么开口,绞尽脑汁想如何?#26102;?#36739;委婉一点。

    易胭不用想都知道纪糖在想什么,直接说:“就是被人讨厌了呗。”

    纪糖沉默,易胭一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以前高中讨厌她的人数不胜数,易胭才不在乎这些。能让她这么说的,也只有一个人了。

    他安静后问:“苏岸吗。”

    易胭语气慵懒:“?#21069;。?#38500;了他还有谁。”

    冷空气钻进鼻头,易胭说:“其实他也没什么错。”

    他深吸一口气,忽然笑了。话听起来却有点心酸。

    “只是不?#19981;?#25105;而已。”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赫塔菲为什么叫小皇马 德鲁伊丛林巨兽 北京赛车app软件 使命召唤ol审判 好多糖果电子游戏 qq飞车手游服务器查询 nba奇才vs 不朽情缘官方网站 多特蒙德城市地图 招财鞭炮游戏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