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再讀讀 -> 待你心里不挪窩

章節目錄 8.玩玩而已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那你要怎么啊?”紀糖問。

    紀糖不會安慰人,說話直接,半天擠出這句話。

    “能怎么辦?”易胭懶散笑了聲,“就這樣吧。”

    紀糖沉默幾秒,道:“你變了。”

    以前的易胭自信,張揚,想要什么就要什么。

    易胭不以為意:“哪有人不變?”

    冬天夜晚外邊人跡稀少,仿若空城,人們都醉死在這座城市里,無聲無息。

    巷口路燈白光落寞,易胭微瞇眼,路燈光圈忽大忽小。

    “況且……”她不知是在跟紀糖說,還是跟自己說。

    “或許我沒有那么喜歡他呢。”

    紀糖提醒她:“當年是你,跟他分的手。”

    當年易胭一走了之,有很長時間沒跟紀糖聯系,后來聯系紀糖也早把這事忘了,他一開始甚至都不知道是易胭先分的手。

    易胭恍惚了一瞬,時間太長,以致于那些事都開始模糊。

    可易胭最后也沒繼續分手這話題,而是問:“你還記得以前學校的人都怎么說嗎?”

    “什么?說什么?”紀糖一頭霧水。

    “她們都說蘇岸不喜歡我啊,蘇岸只是被我纏怕了。”

    紀糖不認同:“當年他還是喜歡你的,要不然他也不會——”

    話沒說完,被易胭那邊的聲音打斷。

    有人喊了一聲易胭姐。

    易胭回頭,是崔依依追出來了,腳上還穿著室內鞋。

    崔依依跑到易胭身邊,遞給她錢包:“你錢包忘拿了。”

    易胭接了過來:“謝謝,進去吧。”

    崔依依轉身,朝易胭揮手:“路上小心。”

    易胭朝她笑,嗯了聲。

    “你在外面啊。”通話還沒掛斷,紀糖在那邊問。

    “是啊。”

    紀糖:“你他媽小心點,過年外面很亂,你還一女生。”

    說完反應過來這句話根本就是放屁,易胭在外面根本不會不安全,跟她打架的人才是不安全。

    不過他還是道:“哎你還是快點回家吧,外面冷死了。”

    兩人互懟了幾句,才掛斷電話。

    /

    年初警察也沒歇著。

    接到報警電話,迅速趕到夜店,最后在一包廂里抓到幾個毒販。

    踹門進去的時候,有的注射器還扎在手臂上,滿屋子頹廢荒唐。而販毒的,早跑沒影了。

    蘇岸從包廂出來穿過走廊去洗手間,半路迎面兩個女生湊在一起說話。

    他沒注意,洗手后正好遇見要去樓梯間抽煙的陳宙。

    陳宙煙盒遞向蘇岸:“隊長,抽么?”

    蘇岸垂眼,目光落在煙盒上,不知思索什么。

    陳宙:“上次在醫院看你手里吸了半截的煙,還以為你也抽這牌子。本來一直以為你不抽煙的。”

    醫院,煙,那女人吸煙的樣子。

    蘇岸唇齒間又泛起那截煙獨特的煙草味,還有被女人微微含濕的煙嘴。

    他嘗過。

    陳宙撞見他抽煙就是那次,那截煙,不是他的。

    蘇岸伸手抽了一根出來。

    兩人正要推開樓梯門,陳宙罵道:“這幫兔崽子,賣了白.粉溜得倒快,下次——”

    話沒說完,樓梯間有人說話。

    旁邊蘇岸沒有說話。陳宙下意識閉嘴,門也忘了推。

    因為他們都聽到蘇岸的名字。

    樓梯間里兩個女生背對他們坐在樓梯上,一人聲音傳來。

    “剛走廊看見那人是蘇岸,沒錯吧。”

    “肯定是,他還帥得挺有特色的。”

    也許是氣質原因,蘇岸五官會給人一種冷漠厭世之感,眉眼仿佛藏著暮山霧靄,讓人靠不近摸不透。

    “高中易胭追他那會兒我就發覺到他五官帥了,沒想到現在更帥了,說好的男神到這個年紀都會發福變油膩男呢。”

    另一人接道:“你說易胭會不會后悔。她當年可真狠啊,把人追到手沒幾天就把人給踹了。”

    女生喜歡八卦,說起來沒完沒了:“最可憐就是蘇岸了,根本沒想到易胭對他就是玩玩而已吧。她那種小太妹的話怎么可以當真呢,追蘇岸追那么久還不是因為一開始蘇岸老是不答應她,都說得不到的是最好的,追不到她就一直追,后來追到了果真沒幾天就分手了。”

    “你別說,我……高中那會兒還撞見蘇岸把易胭壓在墻上強吻,易胭還哭了。”

    “臥槽?!你還偷窺過啊。”

    “什么叫偷窺啊,誰讓他們在樓梯間接吻……”

    樓梯間外,陳宙已經震驚到目瞪口呆。不過只言片語,他已拼湊出故事。

    隊長被一個追他的女生給踹了,還強吻過人家。

    旁邊的蘇岸卻仍是無波無瀾,臉色平靜,不怕別人聽見自己的事,又仿佛她們在說的那個人不是他。

    反倒是旁觀者陳宙尷尬起來。

    聽后來談話,那兩個女生似乎是聚會出來透氣,遇見蘇岸聊起了八卦。

    “后來她走了,他還天天來二中找她,怎么可能找得到。易胭對他就是玩玩而已,他倒鬼迷心竅了。”

    陳宙張張嘴,不知道該說什么。

    蘇岸斂眸,看不清眼底神色。

    里面還在說話,蘇岸似乎已經不感興趣,轉身離開。

    仿佛這一切都與他無關,無悲無喜。

    陳宙悻悻將煙揣回兜里,看著隊長背影,始終不敢相信她們口中說的就是隊長,隊長平時跟個性冷淡似的,怎么可能談戀愛。

    /

    這天下班易胭約了紀糖喝酒。

    a市有條酒吧街,夜店成群,清吧兩三。

    是個狂歡或者落魄的好地方,也是喝酒好去處。

    紀糖晚易胭一步到清吧,到的時候易胭已經坐卡座里喝酒了。

    清吧安靜,抱著吉他哼唱的歌手聲音沙啞,仿佛卡著時光的磨砂紙。

    高中易胭很喜歡混夜店,基本上沒有安分待著的夜晚。紀糖看著慢悠悠喝酒的易胭,恍惚看到多年前張揚又自信的易胭。

    紀糖坐下來:“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本來還以為你回來后都改掉混夜店的習慣了,之前約都約不出來。怎么今晚約我出來了?”

    易胭身上披著件小外套,外套松松散散搭在上頭,籠著整個人。

    她抬眼看向紀糖:“心情好,請客。”

    “得了吧,”紀糖嫌棄撇嘴,“你心情好不好都會請客,找的什么破理由。”

    “紀糖我是不是一天不揍你你飄了。”

    紀糖委屈:“我他媽!我們關系這么好,你怎么還想揍我啊!”

    易胭被他逗笑,懶懶哼笑一聲,手腕抬高,酒水入唇。

    光線昏暗頹離,不小心跌足易胭的眼睛里,眉梢眼尾沾了酒氣,夜里一只美艷又頹廢的鬼。

    紀糖看著易胭的臉忽然想,人跟人之間的差別,總是那么大。喝酒一事,氣質各不相同。

    而易胭,天生就是一個長相高人一等,氣質也與眾不同的一個人。

    紀糖道:“你這人,其實真的不適合喝酒。”

    易胭眼風掃向紀糖,還沒開口,旁邊傳來一道男聲:“我倒覺得,她這人最適合喝酒了。”

    聞聲易胭和紀糖都轉眸看過去。

    男人一身夾克,懶散痞壞,在易胭一旁落座。

    他朝易胭笑,易胭也淡淡回笑。

    男人酒杯輕碰易胭的:“沒人比她更適合喝酒了。”

    紀糖一臉莫名奇妙,問易胭:“你認識?”

    易胭笑:“這不就認識了嗎。”

    男人靠在座位里,笑:“同類。”

    說著男人忽然朝易胭歪去,擒住她的下巴,看她的眼睛。

    易胭眼睛長得很漂亮,左眼下有一顆小淚痣。

    “喝了酒你就是鬼。”

    一只能讓人極性而死的鬼。

    易胭只笑,慢悠悠道:“是啊。”

    紀糖聽他們的話聽得毛骨悚然,目光不經意一瞥旁邊,忽然怔住。

    下一秒他動作先于意識,伸手拍掉了對面男人抓住易胭下巴的手。

    男人皺眉,易胭則看向紀糖,這一看,也看到不遠處樓梯口的人影。

    那人倚在墻壁陰影里,臉色看不清。

    但易胭一眼就認出來了。

    是蘇岸。

    紀糖則心有余悸,剛才一滑而過的光線,他分明看到蘇岸神色了,沉默又陰郁。

    不知是不是錯覺。

    易胭眼尾眉梢酒氣氤氳,一片旖旎春色。她直勾勾看著蘇岸。

    蘇岸目光很淡,沒什么情緒,很平靜。

    易胭每次看見他這種眼神,總會占下風,她斗不過他的。

    身旁男人問她:“今晚有空?”

    神緒被扯回,易胭看向身旁男人,酒杯碰了下男人的酒杯,笑:“有啊。”

    也許是酒意上頭,此刻易胭膽子大了,不再像前段時間一遇見蘇岸便束手束腳。

    “可是——”

    易胭重新看向蘇岸,義無反顧,破釜沉舟般。

    她下巴朝他那邊一抬:“我要跟他走。”

    這一生,只甘愿做他的座下鬼。

    說完這句,易胭不示弱地看向蘇岸。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3分赛车走势图怎么看 重庆时时彩宝典app下载 下载皇家世彩81988 贵州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安徽快3最近500期 北京快乐8360开奖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 和巴西队队服一样的俱乐部 bbin电子试玩网站 vr赛是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