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待你心里不挪窝

章节目录 8.玩玩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那你要怎?#31383;。俊?#32426;糖问。

    纪糖不会安慰人,说话直接,半天挤出这句?#21834;?br />
    “能怎?#31383;歟俊?#26131;胭懒散笑了声,“就这样吧。”

    纪糖沉默几秒,道:“你变了。”

    以前的易胭自信,张扬,想要什么就要什么。

    易胭不以为意:“哪有人不变?”

    冬天夜晚外边人迹稀少,仿若空城,人们都醉死在这座城市里,无声无息。

    巷口?#36820;?#30333;光落寞,易胭微眯眼,?#36820;?#20809;圈忽大忽小。

    “况且……”她不知是在跟纪糖说,还是跟自己说。

    “或许我没?#24515;?#20040;?#19981;?#20182;呢。”

    纪糖提醒她:“当年是你,跟他分的手。”

    当年易胭一走了之,有很长时间没跟纪糖联系,后来联系纪糖也早把这事忘了,他一开始甚至都不知道是易胭先分的手。

    易胭恍惚了一瞬,时间太长,以致于那些事都开始模糊。

    可易胭最后也没继续分手这话题,而是问:“你还记得以前学校的人都怎么说吗?”

    “什么?说什么?”纪糖一头雾水。

    “她们都说苏岸不?#19981;?#25105;啊,苏岸只是被我缠怕了。”

    纪糖不认同:“当年他还是?#19981;?#20320;的,要不然他也不会——”

    话没说完,被易胭那边的声音打?#31232;?br />
    有人喊了一声易胭姐。

    易胭回头,是崔依依追出来了,脚上还穿着室内鞋。

    崔依依跑到易胭身边,递给她钱包:“你钱包忘拿了。”

    易胭接了过来:“?#24653;唬?#36827;去吧。”

    崔依依转身,朝易胭挥手:“路上小心。”

    易胭朝她笑,嗯了声。

    “你在外面啊。”通话还?#36824;?#26029;,纪糖在那边问。

    “?#21069; !?br />
    纪糖:“你他妈小心点,过年外面很乱,你还一女生。”

    说完反应过来这句话根本就是放屁,易胭在外面根本不会不安全,跟她打架的人才是不安全。

    不过他还是道:“哎你还是快点回家吧,外面冷?#25042;恕!?br />
    两人互怼了几句,才挂?#31995;緇啊?br />
    /

    年初警察也没歇着。

    接到报警电话,迅速?#31995;?#22812;店,最后在一包厢里抓到几个毒贩。

    踹门进去的时候,有的注射器还扎在?#30452;?#19978;,满屋子颓废荒唐。而贩毒的,早跑没影了。

    苏岸从包厢出来穿过走廊去洗手间,半路迎面两个女生凑在一起说?#21834;?br />
    他没注意,洗手后正好遇见要去楼梯间抽烟的陈宙。

    陈宙烟盒递向苏岸:?#23736;?#38271;,抽么?”

    苏岸垂眼,目光落在烟盒上,不知思索什么。

    陈宙:“上次在医院看你手里吸了半截的烟,还以为你也抽这牌子。本来一直以为你不抽烟的。”

    医院,烟,那女人吸烟的样子。

    苏岸唇齿间又泛起那截烟独特的烟草味,还有被女人微微含湿的烟嘴。

    他尝过。

    陈宙撞见他抽烟就是那次,那截烟,不是他的。

    苏岸伸手抽了一根出来。

    两人正要推开楼梯门,陈宙骂道:“这帮兔崽子,卖了白.粉溜得倒快,下次——”

    话没说完,楼梯间有人说?#21834;?br />
    旁边苏岸没有说?#21834;?#38472;宙下意识闭嘴,门也忘了推。

    因为他们都听到苏岸的名字。

    楼梯间里两个女生背对他们坐在楼梯上,一人声音传来。

    “刚走廊看见那人是苏岸,没错吧。”

    “肯定是,他还帅得挺有特色的。”

    也许是气质原因,苏岸五官会给人一种冷漠厌世之?#26657;?#30473;眼仿佛藏着暮山雾霭,让人靠不近摸不透。

    “高中易胭追他那会儿我就发觉到他五官帅了,没想到现在更帅了,说好的男神到这个年纪都会发福变油腻?#24515;亍!?br />
    另一人接道:“你说易胭会不会后悔。她当年可真狠啊,把人?#36820;?#25163;没几天就把人给踹了。”

    女生?#19981;?#20843;卦,说起来没完没了:?#30333;?#21487;怜就是苏?#35835;耍?#26681;本没想到易胭对他就是玩玩而已吧。她那种小太妹的话怎么可以当真呢,追苏岸追那么久还不?#19988;?#20026;一开始苏岸老是不答应她,都说得不到的是最好的,追不到她就一直追,后来?#36820;?#20102;果真没几天就分手了。”

    “你别说,我……高?#24515;?#20250;儿还撞见苏岸把易胭压在墙上强吻,易胭还哭了。”

    “卧槽?!你还偷窥过啊。”

    “什么叫偷窥啊,谁让他们在楼梯间接吻……”

    楼梯间外,陈宙已经震惊到目瞪口呆。不过只言片语,他已拼凑出故事。

    队长被一个追他的女生给踹了,还强吻过人家。

    旁边的苏岸却仍是无波无澜,脸色平静,不怕别人听见自己的事,又仿佛她们在说的那个人不是他。

    反倒是旁观者陈宙尴尬起来。

    听后来谈话,那两个女生似乎是聚会出来透气,遇见苏?#35835;?#36215;了八卦。

    “后来她走了,他还天天来二中找她,怎么可能找得到。易胭对他就是玩玩而已,他倒鬼迷心窍了。”

    陈宙张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35835;?#30520;,看不清眼底神色。

    里面还在说话,苏岸似乎已经不感兴趣,转身离开。

    仿佛这一切?#21152;?#20182;无关,无悲无喜。

    陈宙悻悻将烟揣回兜里,看着队长背影,始终不敢相信她们口中说的就是队长,队长平时跟个性冷淡似的,怎么可能谈恋爱。

    /

    这天下班易胭约了纪糖喝酒。

    a市有条酒吧街,夜店成群,清吧两三。

    是个狂欢或者落魄的好地方,也是喝酒好去处。

    纪糖晚易胭一步到清吧,到的时候易胭已经坐卡座里喝酒了。

    清吧安静,抱着吉他哼唱的歌手声音沙哑,仿佛卡着时光的磨砂纸。

    高中易胭很?#19981;?#28151;夜店,基本上没有安分待着的夜晚。纪糖看?#24597;?#24736;悠喝酒的易胭,恍惚看到多年前张扬又自信的易胭。

    纪糖坐下来:“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本来还以为你回来后?#20960;?#25481;混夜店的习惯了,之前约都约不出来。怎么今晚约?#39029;?#26469;了?”

    易胭身上披着件小外套,外套松松散散搭在上头,笼着整个人。

    她抬眼看向纪糖:“心情好,请客。”

    “得了吧,”纪糖?#24736;?#25735;嘴,“你心情好不好都会请客,找的什么破理由。”

    “纪糖我是不是一天不揍你你飘了。”

    纪糖委屈:“我他妈!我们关系这么好,你怎么还想揍我啊!”

    易胭被他逗笑,懒懒哼笑一声,手腕抬高,酒水入唇。

    光线昏暗颓离,不小心跌足易胭的眼睛里,眉?#24050;?#23614;沾了酒气,夜里一只美艳又颓废的?#24636;?br />
    纪糖看着易胭的脸忽然想,人跟人之间的差别,总是那么大。喝酒一事,气质各不相同。

    而易胭,天生就是一个长相高人一等,气质也与众不同的一个人。

    纪糖道:“你这人,其实真的不适合喝酒。”

    易胭眼风扫向纪糖,还没开口,旁边传来一道男声:“我倒觉得,她这人最适合喝酒了。”

    闻声易胭和纪糖都转眸看过去。

    男人一身夹克,懒散痞坏,在易胭一旁落座。

    他朝易胭笑,易胭也淡淡回笑。

    男人酒杯轻碰易胭的:“没人?#20154;?#26356;适合喝酒了。”

    纪糖一脸莫名奇妙,问易胭:“你认识?”

    易胭笑:“这不就认?#35835;?#21527;。”

    男人靠在座位里,笑:“同类。”

    说着男人忽然朝易胭歪去,擒住她的下巴,看她的眼睛。

    易胭眼睛长得很漂亮,左眼下有一颗小泪痣。

    “喝了酒你就是?#24636;!?br />
    一只能让人极性而死的?#24636;?br />
    易胭只笑,慢悠悠道:“?#21069; !?br />
    纪糖听他们的话听得毛骨悚然,目光不经意一瞥旁边,忽然怔住。

    下一秒他动作先于意识,伸手拍掉了对面男人抓住易胭下巴的手。

    男人皱?#36857;?#26131;胭则看向纪糖,这一看,也看到不远处楼梯口的人?#21834;?br />
    那人倚在墙壁阴影里,脸色看不清。

    但易胭一眼就认出来了。

    是苏岸。

    纪糖则心有余悸,刚才一滑而过的光线,他分明看到苏岸神色了,沉默又阴郁。

    不知是不是错觉。

    易胭眼尾眉梢酒气氤氲,一片旖旎春色。她直?#22402;?#30475;着苏岸。

    苏岸目光很淡,没什么情绪,很平静。

    易胭?#30475;慰?#35265;他这种眼神,总会占下风,她斗不过他的。

    身?#38405;?#20154;问她:“今晚有空?”

    神绪被扯回,易胭看向身?#38405;?#20154;,酒杯碰了下男人的酒杯,笑:“有啊。”

    也许是酒意上头,此刻易胭胆子大了,不再像前?#38382;?#38388;一遇见苏岸便束手束脚。

    “可是——”

    易胭重新看向苏岸,义无反顾,破釜沉舟般。

    她下巴朝他那边一抬:“我要跟他走。”

    这一生,只甘愿做他的座下?#24636;?br />
    说完这句,易胭不示弱地看向苏岸。
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新时时彩停售 北京赛车和值怎么算 那不勒斯四部曲人物表 火箭vs勇士2018决赛 体彩22选5基本走势图 高达尼姆合金 冰河世界第20天困难攻略 我的世界我的梦 阿森纳vs富勒姆下载 北京pk10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