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再讀讀 -> 待你心里不挪窩

章節目錄 52、舊因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對面轎車疾速沖來!

    絲毫沒有減速, 油門一踩到底。

    蘇岸他們車往哪邊, 對面的車便往哪邊。

    車廂里兩人都沒說話, 什么聲音都沒有,只有刺耳引擎聲, 仿佛要將整個黑夜撕裂。

    副駕上易胭眉心緊皺, 主駕上的蘇岸一如既往平靜。

    也不過眨眼之間, 對面的車便沖到了易胭他們面前。

    躲避不開,就在蘇岸方向盤快往右猛打瞬間,對面車出乎意料先一步躲開。

    車擦過他們車際, 堪堪躲過, 揚長而去。

    蘇岸忽然沉聲一句:“坐好。”

    下一秒蘇岸方向盤一轉,車頭立馬調轉。

    易胭很快便固定住自己,一陣天旋地轉, 蘇岸朝來車追去。

    可對方的車沒一會兒便消失在視野里, 周圍再次陷入寂靜。

    蘇岸原本想再繼續追, 但側頭發現易胭臉色有點不好, 況且即便想追也追不到, 車剎停在路邊。

    蘇岸從頭到尾都格外鎮定, 心跳都不加快一分。而副駕上的易胭則是有些失神, 雖然沒過分驚懼, 但整個人都愣在了副駕上。

    車剛在路邊剎停,蘇岸便迅速拿出手機,撥電出去。

    手機放到耳邊時,眼風掃了眼易胭, 確定她沒事后才轉回目光。

    通話那邊很快接聽,蘇岸聲音打破車廂靜謐:“啟中路路段,一輛黑色路虎攬勝suv,無車牌,疑似早上運毒襲警罪犯,通知周圍交警攔住。”

    蘇岸聲線平靜冷淡,仿佛只是在闡述一件很平淡的事,在那種情況下還能注意到對方車型與一些細節。

    然而旁邊易胭聽到這句話時,渾身發冷。

    方才那輛車是上次在路上意圖撞自己的那輛,易胭絕不會認錯。距離上次對方找上她已經過去許久,期間平靜了一段時間,那段時間易胭甚至僥幸以為或許只是偶然,對方并沒有再找到她。

    可今天這輛一模一樣的越野車再次出現了,打破了易胭所有僥幸。

    上次在公路上的沖撞不是偶然,這次也不是。

    那幫人,早就重新找到她了。

    甚至也盯上了蘇岸。

    如若這輛車單純只是沖自己而來,易胭不至于這般失措。

    可對面車里的人同時也是蘇岸他們碰到的襲警販毒那批人,易胭清楚那幫人在生意上一向是行事格外嚴謹的人,不會做這般魯莽的事,這樣做緣由也只有一個,他們在警告易胭。

    他們又再次盯上了易胭,不讓她好過。

    每次對方憑空出現,從來都不是為了真正傷害她,而是警告,威脅她身邊人安全。

    除了手術室里那個是意外,早上蘇岸幾乎是他們之間傷勢最重的一個。

    仿佛一盆冷水兜頭而下,易胭遍體發涼。

    她握著奶茶的五指驟然攥緊。奶茶杯被擠壓,塑料聲響有點突兀。

    正打電話的蘇岸瞥了易胭一眼。

    手里奶茶被易胭捏得變形,蘇岸手臂一伸抽走她手上的奶茶。

    易胭這才回過神來。

    蘇岸示意她手里奶茶:“不喝了。”

    易胭點頭。

    蘇岸已經掛了電話,推門下車,奶茶扔路邊垃圾桶里。

    回到車上時易胭已經恢復正常,不會像方才那般失神。

    易胭沒與蘇岸多說什么,只問:“是早上襲警那幫人?”

    蘇岸點頭:“嗯,同一輛車,但早上調取各路段監控沒找到去向,現在出現了。”

    易胭目光從窗外收回:“看見他們臉了嗎?”

    這問題可以說是問得絲毫沒有意義,如果早就看見了的話便可以直接通緝了。

    但蘇岸還是看她一下,回答:“沒有。”

    易胭也沒看蘇岸,直視前方:“嗯。”

    蘇岸沒再在原地停留,調轉車頭離開。

    回到交通匆忙,鳴笛喧囂的城區,易胭有些不真實感。

    她一直側頭目光落窗外,車到半路,她忽然說:“他們認識你。”

    蘇岸嗯了聲。

    “為什么?”

    車正停在一個紅綠燈路口,蘇岸側眸看她:“不清楚。”

    易胭頭轉回來,看向蘇岸:“他們襲警了。”

    蘇岸:“嗯。”

    “還販毒了,”易胭目光安靜,安靜到一種死寂,“或許還吸毒了。”

    蘇岸也看著她眼睛。

    易胭說完輕聲一句:“你們警察可以把他們抓到嗎?可以把他們繩之以法嗎?”

    她的詢問很輕,像是一個小孩不切實際地向大人要天上星星。

    綠燈亮,前方車流開始流動。

    易胭夢醒一般,收回視線,正想說沒什么。

    身旁已經沒再看她的蘇岸卻是一句:“可以。”

    易胭一怔。

    車往前走,蘇岸道:“我沒辦法跟你保證一定,但至少會盡力。”

    易胭轉頭,幾秒后很輕地笑了聲:“你真好啊,蘇警官。”

    第一次,易胭口中說出的蘇警官不帶任何調戲不正經意味。

    蘇岸沒理她,車駛過紅綠燈路口。

    回家吃晚飯后,蘇岸照舊沒在家里待著,易胭一人留在家。

    廚房收拾完畢后易胭到浴室沖了個澡。

    晚上睡前想起明天是5號,5號是戒毒所探視的日子。

    易胭上個月沒去看易檬,上次她給她留下的錢足夠她花上兩個月。

    她沒去看,易檬也沒給她打電話,上次見面還是易胭陪崔依依去看崔環杰,順便她也探視了易檬。

    臥室一片黑暗,易胭平躺在床上,視線無焦點。

    今晚的事打斷了她這兩年來的平靜,一直以為總算是風平浪靜了,才知道人一直在暗處盯著,時不時出來獵物。

    她們母女根本從沒逃出過他們視野。

    不知過多久,易胭閉上眼睛。

    某刻易胭眉心頓皺。

    為什么她注定出生便命運不公。

    睡前易胭眉心還是緊皺的,明天該去看易檬了。

    凌晨三點蘇岸回到家。

    易胭傍晚回家時,說想讓蘇岸回來,他回來了。

    臥室一片漆黑,蘇岸也沒開燈,從浴室沖澡后才上床。

    不過剛在旁邊躺下,還未來得及沾枕,身旁的易胭忽然擠進他懷里,緊緊抱著他腰腹。

    她在黑暗中出聲:“回來了?”

    蘇岸手穿過她脖下:“沒睡?”

    易胭順勢枕上:“睡了,你吵醒我了。”

    易胭一向警惕性強,平時一人睡覺稍微有點動靜她便警覺。不過這次不是因為蘇岸吵醒她,而是她也根本沒睡。

    蘇岸清楚易胭沒睡,但也不拆穿她:“嗯。”

    男人身上帶著干凈的沐浴露香,剛才被窩外進來,身上稍帶一絲水潤涼氣。

    易胭卻抱著他不撒手,蘇岸也任由她抱。

    易胭睡的位置有點下,蘇岸托住她臀部往上托了托。

    易胭微抬頭,去親蘇岸下巴:“蘇警官,為什么摸我?有損職業風范。”

    蘇岸:“……”

    黑暗中隱約能看出對方輪廓,他淡淡看了她眼。

    易胭不撩蘇岸便心癢,總得說點什么,但或許今晚心情有些異樣,她也沒再繼續下去。

    易胭躺在蘇岸懷里,過會兒問蘇岸:“我記得你以前是裸睡,現在怎么不了?”

    蘇岸聲音從她頭頂傳來,話出口也不是十分正經:“你不也是。”

    深夜給男人低沉嗓音染上濃重倦色,帶著點平時沒有的慵懶。

    易胭:“……”

    她再次抬頭,聲音佯裝不滿:“你這懟人毛病跟誰學的。”

    蘇岸很鎮靜一個字:“你。”

    易胭:“……”

    以前高中易胭可不少懟蘇岸,蘇岸不喜說話,而她對他又停不住口,這種差距經常會使易胭感覺被冷落,每當這時候她都會懟蘇岸。

    反正埋怨了他也不會回嘴,任她罵。

    “行吧,”易胭又往蘇岸懷里縮了一分,“的確是我。”

    蘇岸自律性高,從來不受旁人言語行為影響,更不會有被人教壞一說。

    從來只有他自己自愿學壞。而他也只讓易胭教壞他。

    蘇岸沒說什么,只是將易胭又往懷里攬緊一分,嗓音有些熬夜沙啞:“睡了。”

    蘇岸睡眠一向不足,易胭也不吵他:“嗯,睡覺。”

    被窩里很快暖和起來,蘇岸體溫比她熱些許。

    原本易胭根本睡不著,此刻待在蘇岸懷里開始漸漸發困。

    兩人呼吸交纏。

    過不久易胭也睡了過去。

    隔天早上易胭原本需要上班,但因為要去戒毒所探視,易胭與一位同事調班,換成夜班。

    早上醒時身側已經沒人,蘇岸走了。這樣也好,便不用告訴蘇岸她去做什么。

    不用上班易胭在床上多躺了兩個小時。

    十點才到戒毒所,戒毒所有看人的規定時間,易胭照例登記交錢后到隔壁等易檬出來。

    易胭來看她易檬明顯很高興,不停跟易胭說話。

    隔著玻璃,易胭發現易檬要比上次見到的瘦了不少,原本下巴就尖,現在顯得越發尖了。

    易胭問:“錢不夠?”

    易檬對著電話講:“怎么問這個?夠呢。”

    易胭:“瘦了。”

    易檬安靜一瞬后才道:“我好著呢,應該是最近熱脹冷縮了,最近降溫了。”

    易胭看著她沒說話。

    她一沒說話易胭便心慌,話出口有幾分小心翼翼:“這是戒毒所,沒辦法吸毒的,你別懷疑媽媽。”

    “我沒懷疑你。”易胭說。

    易檬笑:“沒懷疑我就好。”

    易檬是長得很漂亮的,易胭長得便像她。但母女性格截然不同,易檬反倒比易胭這個女兒還要小女孩,性格也比較天真。

    她忽然問易胭:“他們沒再找過來了吧?”那幫毒販。

    易胭正琢磨遇到的事要不要告訴易檬,易檬突然這么問,易胭看向她。

    易檬看易胭這眼神,唇角的笑慢慢消失:“他們、他們找來了?”

    易檬會吸毒也是受這幫人迫害,那雙總帶幾分天真的眼睛里現在滿是恐懼。

    易胭看著她眼睛,話到嘴邊改口:“沒有。”

    易胭說什么易檬便信什么,她驟松一口氣,微拍胸脯:“沒有就好。以為我們躲了這么多年,他們又找來了,果然最危險的地方是最安全的。”

    易胭心緒忽然悲哀起來。

    他們的安全地早就不安全了,她的身邊人也陷入危險。

    作者有話要說:

    感恩支持正版,感謝地雷。

    手榴彈:

    30252492

    地雷:

    宸宸(5)

    掰掰手指頭(3)

    爐子醬(2)

    joanne暖暖

    咔吱咔吱脆

    熱愛出版書的大王

    驕陽似我

    我執

    ackeedn

    溫書安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 赠彩金的app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 老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欢乐炸金花老版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 彩票22开奖查询结果 1668开奖现场开奖结果资料 竞彩专家 时时挂机不死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