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待你心里不挪窝

章节目录 52、旧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对面轿车疾速冲来!

    丝毫没有减速, 油门一踩到底。

    苏岸他们车往哪边, 对面的?#24403;?#24448;哪边。

    车厢里两人都没说话, 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刺耳引擎声, 仿佛要将整个黑夜?#27627;選?br />
    副驾上易胭眉心紧皱, 主驾上的苏岸一如既往平静。

    也不过眨眼之间, 对面的?#24403;?#20914;到了易胭他们面前。

    躲避不开,就在苏岸方向盘快往右猛打瞬间,对面车出乎意料先一步躲开。

    车擦过他们车际, 堪?#23736;?#36807;, 扬长而去。

    苏岸忽然沉声一句:“坐好。”

    下一秒苏岸方向盘一转,车头立马调转。

    易胭很快便固定住自己,一阵天旋地转, 苏岸朝来车追去。

    可对方的车没一会儿便消失在?#21491;?#37324;, 周围再次陷入寂静。

    苏?#23545;?#26412;想再继续追, 但侧头发现易胭脸色有点不好, 况且即便想追也追不到, 车刹停在路边。

    苏岸?#27833;返轿?#37117;格外镇定, 心跳都不加快一分。而副驾上的易胭则是有些失神, 虽然没过分惊惧, 但整个人都愣在了副驾上。

    车刚在路边刹停,苏岸便迅速拿出?#21482;?#25320;电出去。

    ?#21482;?#25918;到耳边时,眼风扫了眼易胭, 确定她没事后才转回目光。

    通话那边很快接听,苏岸声音打破车厢静谧:“启中?#20223;?#27573;,一辆黑色路虎揽胜suv,无车牌,疑似早上运毒袭警罪犯,通知周围交警拦住。”

    苏岸声线平静冷淡,仿佛只是在阐述一件很平淡的事,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注意到对方车型与一些细节。

    然而旁边易胭听到这句话时,浑身发冷。

    方才那辆车是上次在路上意图撞自己的那辆,易胭绝不会认错。距离上次对方找上她已经过去许久,期间平静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易胭甚?#20004;?#24184;以为或许只是?#26082;唬?#23545;方并没有再找到她。

    可今天这辆一模一样的越野车再次出现了,打破了易胭所有侥幸。

    上次在公路上的冲撞不是?#26082;唬?#36825;次也不是。

    ?#21069;?#20154;,早就重新找到她了。

    甚至也盯上了苏岸。

    如若这辆车单纯只是冲自己而来,易胭不至于这般失措。

    可对面车里的人同时也是苏岸他们碰到的袭警贩毒那批人,易胭清楚?#21069;?#20154;在生意上一向是行事格外严谨的人,不会做这般鲁莽的事,这样做缘由也只有一个,他们在警告易胭。

    他们又再次盯上了易胭,不让她好过。

    每次对方凭空出现,从来都不是为了真正?#25749;?#22905;,而是警告,威胁她身边人安全。

    除了手术室里那个是意外,早上苏岸几乎是他们之间伤势最重的一个。

    仿佛一盆冷水兜头而下,易胭遍体发凉。

    她握着奶茶的五指骤然攥紧。奶茶杯被挤压,塑料声响有点?#22238;!?br />
    正打电话的苏岸瞥了易胭一眼。

    手里奶茶被易胭捏得变形,苏岸手臂一伸抽走她手上的奶茶。

    易胭这才回过神来。

    苏岸示意她手里奶茶:“不喝了。”

    易胭点头。

    苏岸已经挂?#35828;?#35805;,推门下车,奶茶扔路边垃圾桶里。

    回到车上时易胭已经?#25351;?#27491;常,不会像方才?#21069;?#22833;神。

    易胭没与苏岸多说什么,只问:“是早上袭警?#21069;?#20154;?”

    苏岸点头:“嗯,同一辆车,但早上调取各路段监控没找到去向,现在出现了。”

    易胭目光从窗外收回:“看见他们脸了吗?”

    这问题可以说是问得丝毫没有意义,如果早就看见了的话便可以直?#27833;?#32521;了。

    但苏岸还是看她一下,回答:“没?#23567;!?br />
    易胭也没看苏岸,直视前方:“嗯。”

    苏岸没再在原地停留,调转车头离开。

    回到交通匆忙,鸣笛喧嚣的城区,易胭有些不真实?#23567;?br />
    她一直侧头目光落窗外,车到半路,她忽然说:“他们认识你。”

    苏岸嗯了声。

    “为什么?”

    车正停在一个红绿灯路口,苏岸侧眸看她:“不清楚。”

    易胭头转回来,看向苏岸:“他们袭警了。”

    苏岸:“嗯。”

    “还贩毒了,”易胭目光安静,安静到一种死寂,“或许还吸毒了。”

    苏岸也看着她眼睛。

    易胭说完轻声一句:“你们警察可以把他们抓到吗?可以把他们绳之以法吗?”

    她的询问很轻,像是一个小孩不切实际地向大人要天上?#20999;恰?br />
    绿灯亮,前方车流开始流动。

    易胭梦醒一般,收回视线,正想说没什么。

    身旁已经没再看她的苏岸却是一句:“可以。”

    易胭一怔。

    车往前走,苏岸道:“我没办法跟你保证一定,但至少会尽力。”

    易胭转头,几秒后很轻地笑了声:“你真好啊,苏警官。”

    第一次,易胭口中说出的苏警官不带任何调戏不正经意味。

    苏岸没理她,车驶过红绿灯路口。

    回?#39029;?#26202;饭后,苏岸照旧没在家里待着,易胭一人留在家。

    厨房收拾完毕后易胭到浴?#39029;?#20102;个澡。

    晚上睡前想起明天是5号,5号是戒毒所探视的日子。

    易胭上个月没去看易檬,上次她给她留下的钱足够她花上两个月。

    她没去看,易檬也没给她打电话,上次见面还是易胭陪崔依依去看崔?#26041;埽?#39034;便她也探视了易檬。

    卧室一片黑暗,易胭平躺在床上,视线无焦点。

    今晚的事打断了她这两年来的平静,一直以为总算是风平浪静了,才知道人一直在暗处盯着,时不时出来猎物。

    她们母女根本从没逃出过他们?#21491;啊?br />
    不知过多久,易胭闭上眼睛。

    某刻易胭眉心顿皱。

    为什么她注定出生便命运不公。

    睡前易胭眉心还是紧皱的,明天该去看易檬了。

    凌晨三点苏岸回到家。

    易胭傍晚回家时,说想让苏岸回来,他回来了。

    卧室一片漆黑,苏岸也没开灯,从浴?#39029;?#28577;后才上床。

    不过刚在旁边?#19978;攏?#36824;未来?#30473;?#27838;枕,身旁的易胭忽然?#26041;?#20182;怀里,紧紧抱着他腰腹。

    她在黑暗中出声:“回来了?”

    苏岸手穿过她脖下:“没睡?”

    易胭顺势枕上:“睡了,你吵醒我了。”

    易胭一向警惕性强,平时一人睡觉稍微有点动静她便警觉。不过这次不是因为苏岸吵醒她,而是她也根本没睡。

    苏岸清楚易胭没睡,但也不拆穿她:“嗯。”

    男人身上带着干净?#20320;?#28020;?#26029;悖?#21018;才被窝外进来,身上稍带一丝水润凉气。

    易胭却抱着他不撒手,苏岸?#36393;?#30001;她抱。

    易胭睡的?#24674;?#26377;点下,苏岸托住她?#23614;?#24448;上托了?#23567;?br />
    易胭微抬头,去亲苏岸下?#20572;骸?#33487;警官,为什么摸我?有损职业风范。”

    苏岸:?#21834;?br />
    黑暗中隐约能看出对方轮廓,他淡淡看了她眼。

    易胭不撩苏岸便心痒,总得说点什么,但或许今晚心情有些异样,她也没再继续下去。

    易胭躺在苏岸怀里,过会儿问苏岸:“我记得你以前是裸睡,现在怎么不了?”

    苏岸声音从她头顶传来,话出口也不是十分正经:“你不也是。”

    深夜给男?#35828;?#27785;嗓音?#26087;?#27987;重倦色,带着点平时没有?#20320;?#25042;。

    易胭:?#21834;?br />
    她再次抬头,声音佯装不满:“你这怼人毛病跟谁学的。”

    苏岸很镇静一个字:“你。”

    易胭:?#21834;?br />
    以前高中易胭可不少怼苏岸,苏岸不喜说话,而她对他又停不住口,这种差距经常会使易胭感觉被冷落,每当这时候她都会怼苏岸。

    反正埋怨了他也不会回嘴,任她骂。

    “行吧,”易胭又往苏岸怀里缩了一分,“的确是我。”

    苏岸自律性高,从来不受旁人言语行为影响,更不会有被人教坏一说。

    从来只有他自己自愿学坏。而他也只让易胭教坏他。

    苏岸没说什么,只是将易胭又往怀里揽紧一分,嗓音有些熬夜沙哑:“睡了。”

    苏岸睡眠一向不足,易胭也不吵他:“嗯,睡觉。”

    被窝里很快暖?#25512;?#26469;,苏岸体温?#20154;?#28909;些许。

    原本易胭根本睡不着,?#19997;?#24453;在苏岸怀里开始渐渐发困。

    两人呼吸交缠。

    过不久易胭也睡了过去。

    隔天早上易胭原本需要上班,但因为要去戒毒所探视,易胭与一位同事调班,?#24576;?#22812;班。

    早上醒时身侧已经没人,苏岸走了。这样也好,便不用告诉苏岸她去做什么。

    不用上班易胭在床上多躺了两个小时。

    十点才到戒毒所,戒毒所有看人的规定时间,易胭照例登记交钱后到隔壁等易檬出来。

    易胭来看她易檬明显很高兴,不停跟易胭说话。

    隔?#25386;?#29827;,易胭发现易檬要比上次见到的瘦了不少,原本下巴就尖,现在?#32536;?#36234;发尖了。

    易胭问:“钱不够?”

    易檬对着电话?#29627;骸?#24590;么问这个?够呢。”

    易胭:“瘦了。”

    易檬安静一瞬后才道:“我好着?#20800;?#24212;该是最近?#26085;?#20919;缩了,最近降温了。”

    易胭看着她没说话。

    她一没说话易胭便心慌,话出口有几分小心翼翼:“这是戒毒所,没办法吸毒的,你别怀疑妈妈。”

    “我没怀疑你。”易胭说。

    易檬笑:“没怀疑我就好。”

    易檬是长得很漂亮的,易胭长得便像她。但母女性格截然不同,易檬反倒比易胭这个女儿还要小女孩,性格也比较天真。

    她忽然问易胭:“他们没再?#22812;?#26469;了吧?”?#21069;?#27602;贩。

    易胭正琢磨遇到的事要不要告诉易檬,易檬突然这么问,易胭看向她。

    易檬看易胭这眼神,唇角的笑慢慢消失:“他们、他们找来了?”

    易檬会吸毒也是受这帮人迫害,那双总带几分天真的眼睛里现在满是恐惧。

    易胭看着她眼睛,话到嘴边?#30446;冢骸?#27809;?#23567;!?br />
    易胭说什么易檬便信什么,她骤松一口气,微?#30007;?#33071;:“没有就好。以为我们躲?#33487;?#20040;多年,他们又找来了,果然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

    易胭心绪忽然悲哀起来。

    他们的安全地早就不安全了,她的身边人也陷入危险。

    作者有话要说:

    感恩支持正版,?#34892;?#22320;?#20303;?br />
    手榴弹:

    30252492

    地雷:

    宸宸(5)

    掰掰手指头(3)

    炉子酱(2)

    joanne暖暖

    咔吱咔吱脆

    热爱出版书的大王

    骄阳似我

    我执

    ackeedn

    温书安
我是会?#20445;?#23558;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排列三 nba公牛vs76人 暴雪嘉年华炉石传说 失落的国度在线客服 欢乐球吃球停止运营 电竞比分网z 天龙八部手游武当平民可以玩不 切沃对国米 篮网队赛程 酷犬酒店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