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再讀讀 -> 聽說我要被穿了

章節目錄 19.聽說有妖怪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后來葉臨風還是要到了蘇頭牌的靈識印記,并給了他一大筆錢——用來買關于仙樂坊坊主妖面仙君的消息。

    主要還是在神書中翻了許久,沒找到這個妖面仙君的真實身份,只好用這種手段打聽打聽虛實。

    葉臨風離開仙樂坊時,乘的是自己在平樂山居住期間修好的劍,雖然不如劍宗修的專業,但也湊合能用,就是上面還留著一道裂痕,看著不太穩當。

    一路上風平浪靜,無論是離開樂坊時,還是御劍飛行時,都沒再看見仙君或是魔尊的身影,更不見之前負氣離開的岳主角。時機正好,葉臨風走著走著,中途繞了個路,先去了云依洞。

    云依洞是早在平樂山上就看中的一個地方,從神書里找到的,據說因為山洞開在幾乎直上直下的峭壁之上,是先人前輩所留,平時洞口隱匿在蓋頭般籠罩山頂的云霧之中,常人難以尋見,所以得名云依洞。

    按照神書中的說法,這個洞口現在還沒人發現,最早也要等到岳主角在五年后負傷時偶然找到入口。

    所以,將兩年后會用到的新肉身種在這里,慢慢培養,是最妥善不過的了,不會被發現不說,還是個靈氣充盈的好地方。

    依照著神書上的線索找到依云洞后,葉臨風就御劍飛了進去,還險些飛岔了撞在山壁上,手指掐訣燃起了一簇靈火,將洞內的情況照得一清二楚。

    山洞并不很深,除了一些干枯的樹枝外別無他物。深處藏著一個小小的天然水潭,比尋常富人家院子里的金魚池子還要小上一圈,里面的水卻很清澈,清清涼涼泛著點點星光,仔細一看,竟是些晶瑩剔透的礦石粉末懸浮池水之中。

    這依云洞里,最具靈氣的,就要屬這水潭了。

    葉臨風從乾坤袋里拿出自己已經初具人形的‘替身’,依照著炎崆尊者的傳授,在潭水四周布下一道凝聚天地生氣的陣法,疊加第二道凝聚靈氣、陽氣的陣法,最后于布滿自帶靈氣的礦石穹頂之上布下第三道‘替身’陣法。

    以防萬一,洞口還留下了一道幻境外加一道結界,別說是外人,就算是途經此地的鳥兒都別想進來。

    除了兩株靈植外,還有充作毛發、面部、五官、等等不同身體部位的其它寶物植物,都是從炎崆那里買來的。

    如今乍一看,倒還不像什么替身,倒像是個尋常孩子無聊時隨便捏出的人偶,又小又破,還丑得很。

    最后一步,便是在陣眼之中投入自己的心頭血一滴、毛發一縷、為替身定下的嶄新生辰八字,以及記載著葉臨風心中所求的新容貌的神思一縷。

    等一切都做完時,已經臨近黃昏,葉臨風也耗費了許多精力靈氣,渾身困頓了。

    按照炎崆的那一套術法,這個替身的外形相貌,是不能靠施術者自己捏出,而是要讓種下的肉身自行長出,這樣才最自然,也最好。

    這個時辰,岳沉潭約莫是已經到達鹿城了吧。

    正想到此,葉臨風就忽然收到了一條千里傳音。

    岳沉潭:“你什么時候到?”

    這家伙,莫不是會讀心術。

    葉臨風直接離開了依云洞,御劍朝著鹿城趕過去,一邊估算著還有一兩個時辰的路程,一邊敷衍地回了句,“快了快了。”

    這個‘快了’說得就很有深意了,一般來說,真正很快就會到的人,離得遠些會說‘已經能瞧見那邊的山了’,離得近些會說‘還有一炷香就到’或者‘一盞茶的功夫’,已經到了的則會開個玩笑,直接說‘你抬頭就能瞧見我了’。

    唯獨這句‘快了’,才是真正的快不了,委婉地表示‘別等了’。

    葉臨風笑了笑,一邊給自己加了個擋風的罩子,一邊在高空拿出神書翻看起來,想再認真地找找那妖面仙君的消息。

    帶著目的翻看,不比平時的閱讀,只需一目十行,專門找‘妖面仙君’或是‘無相’這幾個字,找到了匆匆瞥一眼有沒有寫到真實身份,沒有就略過。結果眼看著快要翻到底了,仍是沒有尋見,反而叫葉臨風發現了另一個秘密——

    這本神書!居然!沒有!結局!

    眼看著就要到妖面仙君的身份揭秘了,怎么就沒了呢???

    最后一行居然還是什么‘妖面仙君緩緩摘下了臉上的面具,展露出從不示人的真容……’??!!

    等一下,好像不是沒了。

    想了許久翻回神書的第一頁,只寫了書的標題、作者的第一頁,然后終于在一處地方找到了兩個小字:上卷。

    葉臨風:……

    他是不是可以合理地猜測一下,神書還有下卷,而且下卷仍然在那個什么魔君的手里?畢竟這個上卷就是魔君留下的……

    不過,就算只有上卷,也記錄了足夠多的事情,至少五十年內的大事小事都在里面了,也算夠用。

    比如這個鹿城的事,就將全部原委都寫得清清楚楚。

    一開始,只是有幾個鹿城的百姓說城里鬧了妖邪之事,請仙門人士幫忙驅邪。

    第一個接下這份求助的,就是岳沉潭所在的出云門,聽了那凡人的描述,估算了一下是個小妖鬧事,便只派了門中一兩個輩分較高的內門弟子,帶著幾個正好需要歷練學習的師弟師妹們去了,想著順便鍛煉一下年輕人。

    結果是全敗而歸,一無所獲。

    剛巧出云門的各長老都還其它要事,不是不在就是閉關,便推給了關系較好的另一個門派,玄光門。

    玄光門爽快地答應了,立即就派出了門內最能打的幾位長老前去,結果呢?

    去是去了,卻還是毫無收獲地回來了,說是那妖邪不知是何身份,竟然非常善于隱藏,幾個長老聯手將靈識覆蓋全城,也沒能揪出那妖邪的真身。

    出云門,算是歷史最悠久,最有威望的名門正派,玄光門,算是武力值最為全滅,不管何種武器、戰斗方式都能勝任,這兩大門派在鹿城栽了跟頭,便謙虛地說那鹿城的事很是棘手,他們解決不了了,交給其它門派吧。

    后來又有些想借此出人頭地的散修也去了,帶回的消息卻各異,有的說鹿城民不聊生,怨氣沖天,有的說鹿城已經不是凡人的城鎮了,成了一座妖邪之城只能進不能出,到處都是口吐人言卻不通人理的妖修,到處殘垣斷壁。

    一傳十十傳百,就將鹿城之禍傳得神乎其神,不知怎的,就變成了如今這誰也不敢插手管的大難題。鹿城的百姓,也走得走,逃得逃,只剩下無法搬遷的老幼婦孺,勉強度日。

    按照神書里的劇情,岳沉潭就是先以一人之力解決了途丘鎮的九尺蛇妖,后又單槍匹馬趕去鹿城,于短短三日之內查清鹿城禍患的真相,還百姓一份安寧,活捉了罪魁禍首后交與妖面仙君,一時名聲大噪。

    葉臨風笑了一聲,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鹿城上空,心想著真是造化弄人。

    對岳大主角來說還真是虛名又虛名,這鹿城的事,分明和途丘鎮一樣,都是胡亂傳出的烏龍事件,真相遠遠沒有傳聞那般兇險可怕,可偏偏都叫岳沉潭碰上了。

    到后面,岳大主角也是被自己過高的名望壓得喘不過氣來,逼不得已下了狠心修煉,倒真得了些機緣,叫他的實力突飛猛進,成了當得起這名望的仙修。

    正尋著落腳點呢,葉臨風忽然聽到了一個嘶啞難聽的聲音在旁邊亂叫。

    “喂!喂喂!叫你呢!小不點,喂!”

    轉頭一看,開口說話的,竟是一只大白鵝。

    葉臨風:……雖然有心理準備了但還是太難適應了。

    “你怎么這么沒禮貌,叫一聲‘公子’會被紅燒嗎?”

    “你才被紅燒呢,老娘是得道的妖修,憑什么尊稱你為‘公子’?喂,你是個什么人,來鹿城干嘛的?”

    葉臨風不理它,直接御劍向下飛去,打算直接落在鹿城最高的建筑——飛鹿酒樓的看臺上面。

    那大白鵝也絲毫不怕生,肥肥短短的翅膀子一收攏,也跟著他俯沖下去。

    看來是真的不怕被酒樓廚子抓去燉了。

    應該讓蘇雪也過來,嘗嘗這些會說話的雞鴨魚肉是個什么滋味。

    雙腳重新落地,葉臨風才切身而真實地感受到了神書中提到的一切:牲畜家禽全都成了半吊子的精怪,不肯為人所養,百姓沒了肉食、奶類、蛋類可吃,全城皆是雞飛狗跳、精怪橫行,那些莊稼田地也被毀得七零八落,無人種植。

    天上飛的不是麻雀,是一個比一個話嘮的雞鴨鵝,地上跑的不是馬匹,是一頭頭肥碩而趾高氣揚的豬牛羊驢,狗子都上了房,瓦片亂飛,就連老鼠都一個個比貓大,霸占了酒樓里的餐桌。

    再看這些胡鬧的精怪,不是能口吐人言,就是力氣奇大,可以輕易撞破一面墻,要么就是一刻不停地在發瘋、嚎叫,毫無神智地到處破壞,鼻涕眼淚口水到處流。

    大白天的,倒是看不見幾個凡人居民。

    剛才搭訕的大白鵝落在了欄桿上,搖搖晃晃地站穩,還在嘮叨個沒完,“你是誰呀,誰呀,誰呀,來鹿城要交過路費的,過路費知道嗎,就是來這里就要給錢,不是錢,是吃的……”

    葉臨風被嘮叨得沒耐心了,一巴掌把大白鵝拍暈摔下樓去,小拇指掏掏耳朵,“煩。”

    “葉公子!”一道呼聲傳來,是岳沉潭的聲音,“你終于來了。”

    眨眼間的功夫,那聲音就從天邊的遠處到了耳邊,人影也停留在葉臨風面前,滿面擔憂。

    葉臨風知道他會找到自己,卻沒想到跟著岳沉潭一起找到自己的,還會有那么一大群小動物。

    一個對視間,一只松鼠,一只狐貍,一只小熊貓,一只大肥貓……忽悠一下擠滿了酒樓上的整個看臺,圍在了葉臨風旁邊,嘰嘰喳喳吵個不停。

    葉臨風神情恍惚地看了它們一眼,微笑著打招呼,茫然道,“岳公子,半天沒見……轉行了?”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韩国kospi 浙江61体彩走势图 广东时时出奖信息 大乐透模拟选号器在线 为什么冰球 突破一直输 赛车计划app 极速时时固定技巧 中国云南11选5走势图 立即开奖的极速快三 11选5走势图安徽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