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再读读 -> 自带锦鲤穿六零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一章 杀气腾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大热天在树荫下吃冰棍,简?#26412;?#26159;一大享受。

    左咬一口赤豆冰棍,右啃一下奶油冰棍,尽欢觉得身心舒畅。

    “重九哥,你的赤豆冰棍,颜色怎么比我这根颜色深啊?#20426;本?#27426;瞄了一眼贺重九手上红色冰棍。

    贺重九说道:“这根儿好像不是赤豆的,是山楂的!”

    尽欢看着贺重九手里的山楂冰棍,咽下嘴里那口奶油冰棍,默默吐槽自己一句,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贺重九看着尽欢滴溜溜的眼睛,在他手上的山楂冰棍打转的样子,就觉得有些忍俊不禁。

    “喏~我跟你换吧,山楂的?#19968;姑欢?#36807;!”贺重九把山楂冰棍往尽欢面前递。

    尽欢瞧了一眼完完整整的山楂冰棍,再看看自己手上啃得不成样子的赤豆冰棍和奶油冰棍。

    ?#20843;?#20102;,我这两根都已经咬过了!”

    贺重九没说话抽走了尽欢手上的奶油冰棍,然后把山楂冰棍塞到了尽欢手里。

    “山楂冰棍,本来就是给你买的。”贺重九勾着唇角说道。

    尽欢正想说话,贺重九就毫不犹豫地,在尽欢吃过的奶油冰棍上啃了一口。

    部队真是个纠偏整错的好地方,深入骨髓的洁癖也能治愈,简直?#21069;?#26834;哒,尽欢心里自顾自想着。

    吃完冰棍,贺重九和尽欢这才赶着车慢悠悠地回家。

    马车往前走了一段,尽欢就觉得有些?#27426;?#21170;。

    迎面走来的那个俊秀青年,短短时间内,已经是第三次跟他们的马车擦肩而过了。

    龙门山镇本来也不大,但接连走三条街?#21152;?#21040;同一个人,这着实有点太巧合了些。

    而且那个浓眉大眼的青年,?#30475;?#32463;过的时候,都要偷偷打量尽欢。

    以尽欢的姣好的容貌,吸引来人的注视的眼光,其实并不奇怪。

    但那个青年,巴巴儿地盯着尽欢的眼神,也有点太奇怪了

    “徐宝儿,你认识刚刚走过去那个人吗?#20426;?#36154;重九压低声音问。

    尽欢摇了摇头,小声说道:“重九哥你也觉得?#27426;?#21170;儿?那个人是个生面孔,我确定我不认识他,但我们这一小会儿,就碰到他三次了!”

    “可能是我们想多了!”贺重九嗓音低沉。

    他尽量让语气放松平缓,不想让尽欢看出端倪。

    尽欢发现的是刚刚那个少年的?#27426;?#21170;,贺重九觉得情况可能会严重地多。

    那个少年跟他们碰到的次数,不是三次而是五次。

    他们的马车还在县城到镇子的公路上时,一辆沪江牌汽车超过了他们的马车,?#36947;?#23601;坐着刚刚那个青年。

    刚进镇子的时候,贺重九就看到过那个青年,那会青年正跟几个虎背熊腰的大汉,站在车外说?#21834;?br />
    贺重九脑子里面那根弦儿,瞬间就?#20004;?#20102;。

    现在他判断不出对方,到底来意是好是坏。

    若是对方是冲着他来的,不管是善是恶,其实都没所谓。

    真的发生冲突,不管是赤手空拳,还是动用武器,他都是不担心的。

    他在部队大院长大,明白生死离别对于军人来说,就跟?#39029;?#20415;饭一样正常。

    他穿上军装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做好了,随时可能会牺牲的心理准备。

    可他现在身边带着尽欢,他做不到了无牵挂视死如归。

    保护好尽欢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如果说对方是冲着尽欢来的,好像也不怎么可能。

    尽欢只是个初中学生,生活圈子狭窄,应该不会招来深仇大恨,让人专门来对?#31471;?br />
    但那个青年,刚刚三番五次打量观察尽欢,又让他忧心忡忡。

    青年究竟是个什么来历?

    贺重九觉得青年,也不像是贼眉鼠眼的坏人。

    小汽车在现在是个稀罕物件,一般出身的人,是不可能坐着小汽车出行的。

    贺重九记得第一次在路上碰上青年的时候,青年坐在汽车的后座中间位置。

    青年当时表情冷漠淡然,姿?#24179;?#30684;倨傲,这是长期优越的生活条件,才能养出那样的姿态。

    一个长期过着优越生活的人,也许会闲得发慌没事找事,但碰触底线的事情轻易不会干。

    原因无他,犯罪?#26432;?#22826;高,为?#35828;?#21050;激,失去拥有的一切,实在太不划算。

    青年盯着尽欢的眼神有期待有好奇,没有猥琐也没有亵渎。

    眼神还是很能泄露一个人的心境的,最起码现在看来,青年对尽欢暂时没有恶意。

    贺重九赶着马车,很快绕出了煤矿厂的那条街。

    还没等出镇子上到回村的山路,贺重九就看见那辆沪江汽车,正停在路口上。

    贺重九不着痕迹地把尽欢护在身后,然后准备赶车?#24736;?#36710;旁边经过。

    几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很快拦下了他们的马车。

    贺重九按了按着别在腰上的老伙计,冷着一张脸道,“各位有何贵干?#20426;?br />
    “两位同志稍安勿躁,我家小少爷有事情想要请教!”戴着眼镜的男人言语恳切地说道。

    眼?#30340;?#35828;话谨小慎微的态度,贺重九觉得倒不是有恶意的样子。

    至于这个眼?#30340;?#21475;里的“小少爷?#20445;?#20272;计就是刚刚在镇上,几次盯着尽欢看的那位青年了。

    尽欢看这群人的车横在路口上,就已经觉得很不爽了。

    这个眼?#30340;?#36824;冠冕?#27809;?#35828;着请教问题,尽欢心里的火,轰一下就燃得老高。

    把车蛮横停在路口上,本就是一件很没有公德心的事情,还想装知书达理,真是有毛病!

    这个年代还?#39029;?#21628;?#21543;?#29239;”“小姐”的人,还真的?#27426;啵?#36825;些人是在炫耀优越感吗?

    尽欢蹙着秀眉板着笑?#24120;?#35831;教问题?你们不如说直接在这里竖个牌子得了!”

    “竖个牌子,什么牌子?#20426;?#30524;?#30340;?#36523;边的大汉问道。

    尽欢嗤笑道:“牌子上就写‘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若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贺重九?#20184;?#24464;宝儿这张嘴,奚落起人来,不带一个脏字,就能把人噎死。

    “小?#23601;罰?#20320;居然敢骂我们是拦?#26041;?#36130;的土匪强盗!”大汉声量瞬间拔高。

    尽欢哼了一声,“不是土匪强盗,你们?#36947;?#30528;路干啥??#28909;?#24178;着没有公德心的事情,还装什么斯文人?#20426;?br />
    “你——”大汉被尽欢怼得说不出话来,伸出蒲扇大的手掌作威胁状。

    贺重九迅速挡在尽欢的面前,伸出两根手指,在大汉的手腕处一弹。

    大汉“嗷——”一声惨叫,让对方几个人脸色骤变。

    ?#20843;?#19981;怕被废了爪子,就再?#39029;?#22905;伸手试试!”贺重九脸色杀气腾腾。

    贺重九转身仔细查看了一下尽欢的脸色,“徐宝儿不怕啊,有我在呢!”

    尽欢额头上恨不得画出三排粗线,贺面瘫这是在开玩笑吗?

    就她这个不嫌事大、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脸上哪有一丝惊恐害怕的表情?

    不过尽欢还是很配合地摇了摇头,“重九哥,没事!我不害怕的!”

    “把路?#27599; ?#36154;重九这才转身冷着脸说道。

    这时对面的几个人,看贺重九的眼神完全变了。

    阿强练过硬气功,抗击打能力不弱,结果被眼前这个人手指轻轻一弹,整条?#30452;?#37117;动不了了。

    “同志,是我们的人冒犯了,对不住,我替他给你赔礼!”眼?#30340;?#24367;腰致歉。

    贺重九冷哼道:“赔礼就不必了,请你们现在立刻马上,把路让出来!”

    “同志,我们并不是有意拦路,也没有恶意,只是我们小少爷想见你们一面,还望两位同志你海涵!”眼?#30340;?#21448;鞠了一躬。

    贺重九挤出几个字,“如果我们不想见呢!”

    “以同志的身手,我们几个想拦也是拦不住的!”眼?#30340;?#35821;气很平静,“不过你要实在是想走,也得等我们横在地上不能动弹的时候才行!”

    眼?#30340;?#35270;死如归的态度,让尽欢有些惊诧。

    如果说这些人都是警卫军人,说这话尽欢还能够理解。

    可听着他们的称呼,这几个人好像是司机和保镖,这么视死真的好吗?

    破四旧都破了好几年了,这些人和他们口中的少爷,难道就没有受到冲击吗?

    贺重九正想着要不要动手的时候,有个青年跨着大步,跑着就过来了。

    面前这伙人纷纷弯腰颔首,?#21543;?#29239;!”

    “你们没打起?#31383;桑俊?#38738;年狐疑地问道:“都是自己人啊,千万别动手啊!”

    ?#20843;?#36319;你们是自己人啊?我们认识吗?就自己人!?#26412;?#27426;撇了撇嘴说道。

    青年盯着尽欢眼神灼灼,语气透着遗憾,“看来你把我忘了,真的不认识我了!”

    尽欢觉得这青年,可能是认错人了。

    她记性挺好,也没有脸盲的毛病,见过的人是不会轻易忘记的。

    “你认错人了吧?我都没见过你,又怎么会认识?#20426;?/dd>
我是会?#20445;?#23558;本书放入书架章节错误举报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好彩36开奖结果今 黑龙江省p62奖号走势 江西时时开奖视频网统计报表 3分赛 湖南辛运赛车开奖结果 四川时时玩法介绍 上海时时走势 澳洲幸运5官方开奖直播 江苏时时网 北京时时规律破解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