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再讀讀 -> 重生八零:媳婦有點田

章節目錄 第437章 嚇尿了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一聽回派出所,彭彩就慌了,她爬過來,想要抱住彭東的大腿,彭東退后數步,避開了她。

    她抱了個空,身子趴倒在地上,她抬頭,哭得眼淚鼻涕一起留:“堂哥,你救我啊,你要救救我,我真的沒有放火燒店!”

    竟然縱火燒店,是人都忍受不了這么惡毒的人。

    目前,國家在慢慢變強,經濟在慢慢提升。

    政府很重視做生意,拉動經濟的人。

    縣長聽說幸福餐飲失火,心口發疼啊。

    雖然不是損失他的錢——

    誰愿意看到這種事情發生

    要是這件事情,鬧到上級那里去,上級過來檢查,問題就大了。

    彭彩親口承認自己放火,他會放過她嗎

    他目光一冷,沖著彭彩喝道:“誰都救不了你!暗戀自己的兄長,嫉妒別的店鋪生意火旺,縱火燒店,導致無辜者受傷,得重判,抓回去!”

    看熱鬧的人聽縣長這一說,驚訝地瞪大眼睛。

    哎喲,竟然喜歡自己的兄長

    這是什么變`態的感情啊

    重判

    彭彩嚇尿了,真的嚇尿了。

    她坐的地上,一片癱濕,一股難聞的味道,充斥著每個人的鼻腔。

    彭東眼鏡下,那雙深邃的眸,更深,更厭惡。

    他雖然是醫生,對人體結構熟悉無比。

    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學生,但思想并沒開放到這個程度。

    知道彭彩喜歡他,他還喜歡彭彩。

    彭東早就發現彭彩的異樣,所以才不去她店里吃粥。

    彭東的早餐,一向都是清淡為主。

    一碗白粥,一份青菜,最適合他的。

    彭彩的粥店,可以滿足他。

    久而久之,他發現彭彩看他的眼神,說話的語氣,都變得像個小女生一樣,讓他很反感。

    所以,他盡量回避她,也不再去她粥店吃早餐,并不是她說的,他看上唐槐什么的,才跑去幸福餐飲店吃早餐。

    她竟然為了這份變態的情愫,縱火傷人,彭東不會原諒她,只會更加反感她。

    彭東心眼有點高,別說彭彩是他堂妹,就算不是,他也不會看得上她。

    縣長說要捉她回去,他眼里,一點同情都沒有,眼神冷得像一塊冰。

    回想昨晚,那個送到醫院,被無辜燒傷的少女,他就恨死了彭彩。

    身為醫生的他,知道那個少女的雙腳,會留下什么樣的傷疤。

    女孩子都喜歡美,那個女孩個子這么高,腿這么修長,穿裙子肯定好看。

    可是,從昨晚開始,自卑,應該跟隨著她。

    彭彩真惡毒!

    這是彭東對彭彩的看法!

    隨縣長來的出名警察,過來把彭彩架起來。

    彭彩這時才知道,自己完蛋了。

    “我沒有放火!”彭彩拼命掙扎,又哭又喊:“我只是把火水提到屋后,但我沒放火!”

    “誰相信你的鬼話你知道大丫燒傷了嗎你毀了大丫的雙腿,你這個歹毒的女人!你喜歡你堂哥就喜歡你堂哥,唐槐和大丫跟你有罪嗎自己熬的粥難吃得死,哪個客人會來你這里吃粥有那么多時間在臆想著自己的堂哥,為什么不花時間去提高熬粥的技術你坐牢事小,大丫兩條腿全都是傷疤,這是一輩子的事了!”谷佳佳恨啊,上前來,就是給彭彩腹部一拳。

    縣長和唐槐他們,也不阻止她。

    林偉群接到幸福餐飲店失火的消息,馬上趕了過來。

    今天周六,她的兒子鐘星不用去學校,也跟了過來。

    他們剛好進來,鐘星就見谷佳佳上前,很酷地給彭彩一拳。

    鐘星頓時覺得谷佳佳好帥,眼睛閃爍地看著谷佳佳。

    不知道是不是彭彩過于害怕,她不覺得谷佳佳這一拳打在她身上有多痛。

    她怕得渾身發抖,心口在發顫。

    尿了一次又一次,整個人的魂兒,都像被嚇飛了一下。

    唯一的意識,讓她看向了唐槐:“唐槐,我錯了!你救我,我錯了!”

    彭東看她的眼神,讓她再清楚不過,彭東是不會救她的。

    現在,她能求的,就是唐槐了。

    唐槐別過臉,看到了走進來的林偉群和鐘星。

    唐槐冷冷地道:“群姐是老板,她要是肯救你就救你,我沒那個權力。”

    林偉群走過來,冷著一張臉,上下打量彭彩,她把老板的身份,演得很到位:“一場火,讓我損失如此慘重,還讓無辜的客人受傷了,我的員工大丫也被燒傷了,你覺得,我會救你嗎我會告你,讓你判最高刑!”

    “不!”彭彩因為害怕,表情變得無比猙獰,她邊大哭邊大喊:“沒有!我沒有!我沒有放火!我只是把火水提到那里,最后我怕被抓到,我就不敢了。我本來想把火水提回來的,但我聽到身后竹林里那條小路傳來腳步聲,我趕緊逃了。幸福餐飲發生火災,我都很驚訝,我沒有放火,你們要相信我!”

    彭彩見大家都是一副不相信她的表情,又慌又怕,一股絕望涌上心頭,她轉向彭東,哭喊:“堂哥,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縱火傷人,我是有這樣的想法,但最后……最后我慫了……堂哥,你要相信我!”

    彭東神情冷淡,聲音也像夾著冰渣子:“我只相信證據,你自己也承認了,在所有證據面前,你這樣的說法,一點用都沒有。”

    “我沒有!我沒有……”彭彩撕心裂肺地哭喊著:“我沒有——”

    整棟樓房,因為她的哭喊聲,變得震動起來。

    所有人的耳膜都被震痛,唐槐緊蹙眉冰,淡淡地看著彭彩。

    彭彩心里有些變態,唐槐之所以知道她有空就在臆想彭東,是因為她在廚房后方,尋找蛛絲馬跡時,看到水溝里有好幾張沒被污水沾污的紙張。

    在現場尋找證據,當然是不怕臟,什么都要看。

    唐槐把紙張撿起來看,竟然是彭彩寫給彭東的“情書”。

    很肉麻的字眼。

    唐槐現在想起那些字,都覺得變態。

    哥,昨晚,我夢見你了。我夢見你一件一件,把我的衣服脫光。

    你把我壓在床上,啃咬我全身,你直夸我身體美。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福建36选7走势图1oo期 宝马休闲服装 玩时时彩被平台追杀 用微信斗牛,用什么平台 李逵劈鱼游戏下载 延边11选5开奖结果 20119168期排三开奖号码查询 闲来十三水官网 福建11选5走势图浙 江苏体彩e球彩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