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再讀讀 -> 玄天戰尊

第2261章 喪心病狂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對!一定是這樣的。怎么可能隨便跳出來一個人便是兇手?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那么多能夠隨意殺死上千個人的人?沒有人會這么狠心的!”

    “血菩薩你不要在這里妖言惑眾。或許就像是剛剛那個店小二說的那般,這兩個人正是你的姘頭,你來這里就是為了救他們兩個!”

    “你一個女人之家不在家里養孩子侍奉老公,跑來這里干什么!”

    這些人說話越來越難聽,甚至都已經有人直接罵起血菩薩不要臉了。

    “哼!就算你們說對了,他們兩個是我的姘頭,但是!但是這個店小二又是怎么一回事?是個人都應該看出來了,這個店小二的不平常。這么不平常的事情發生了,難道你們都沒有一點疑惑?難道你們還能夠堅定你們心中所想?”

    血菩薩很憤怒,但是她卻知道此時自己的憤怒根本一點力量都沒有。所以她要去說服眾人。

    眾人不由又沉默了下來,但是很快就有人說出了一番很有道理的話來。

    “這個店小二是什么人有什么重要的?殺死這個少年,;立即就能夠名揚整個江湖,就能夠得到江湖最大一份的獎賞。是個人都會動心的。我們雖然是為了伸張正義而來,但是如果可以得到那些財富,又有誰能夠拒絕?

    更何況那個店小二還這么年輕,那樣的誘惑他怎么能夠抵抗?他肯定只是想要殺死那個兇手而已!”

    “對!就是這樣。這個店小二只是因為迷了心竅,剛剛才會動手的。不信你可以問問這個店小二。”

    店小二已經死掉了,所以血菩薩根本就不能問店小二了,所以血菩薩只能看向剛剛出劍的那個人,喝問道:“你是不是這個兇手的幫兇,否則你怎么會殺了他!你一定是這個兇手的幫兇,害怕兇手供你出來!”

    “說!你到底為什么要殺死這個兇手!”

    大叫著,血菩薩已經向前掠去,已經一手抓住了這個人的脖子。血菩薩有這樣一個外號,自然不是因為她心腸很好。她抓著這個人的手很用力,幾乎都要將這個人的脖子給捏碎了。

    這個人的臉色瞬間通紅,這個人的表情瞬間變得極其難看,這個人難受得都要死掉了。然后……然后血菩薩松開了這個人的脖子,喝道:“說出真相,否額我會讓你知道有一百種方法能夠讓人覺得生不如死的!”

    “我……我說……我說。如果……如果這個少年不是兇手,而這個店小二才是兇手,那么……那么我們不是全部人都弄錯了。我們整個江湖怎么可能弄錯?弄錯了這件事情的我們的門派,以后還怎么能夠在江湖上立足……我是害怕……所以,所以我才說謊,這個店小二就是……”

    “一派胡言!”突然一聲爆喝聲響起,然后有劍向前而來。血菩薩想要阻攔,卻已經來不及,因為出劍的竟然就是這個人的師父啊!

    血菩薩根本就沒有想到這一點啊!

    “真是一個該死的家伙,我是瞎了眼才會將你這樣的人收為徒弟,我們整個門派的臉面都給這個家伙丟盡了。竟然因為貪生怕死而胡言亂語!”

    死去的那個人的師傅,痛心疾首地叫喊了起來。

    “節哀,誰也不能保證自己收的徒弟是好人。畢竟人心隔肚皮啊。你不用太過于傷心的。清理門戶已經做了,那么以后也就不會有問題了。”

    眾人一陣沉默之后,有人勸慰起這個人的師傅。然后便是更多人的勸慰。仿佛這個人的師父的遭遇很值得同情一般。

    看著眼前一幕,韓宇不由有點目瞪口呆了起來。這是怎么一回事啊?這些人怎么能夠這樣?這些人還有沒有一點人性?他們的良心難道都給狗吃掉了?要知道剛剛事實已經明確無誤地出現在了他們面前了啊!、

    此時他們竟然還能夠否認?此時他們竟然還可以辯解?此時他們竟然還能夠將黑的說成白的?他們……他們究竟還是不是人!

    血菩薩實在氣到要怒發沖冠了,但是她還能夠保持理智,知道如果此時自己動手,那么自己便會被這些已經喪心病狂的人給一哄而上殺死的!

    “哈哈……真是好笑,太好笑,在座的各位在江湖上想來都是有頭有臉的人,隨便扔一個出去,大概也是能夠讓江湖震一震的。但是!但是這樣的你們,竟然還能夠說出這樣無恥的話,做出這樣無恥的事,當真是讓小女子汗顏啊。”

    血菩薩說著話,眼睛就像是刀子一般開始掃視起在場的眾人。被血菩薩的眼睛掃到的人都不由將頭垂了下去。

    “你們口口聲聲說什么仁義道德,你們口口聲聲說楊善除惡。但是……但是看看你們現在都在做著一些什么!

    你們做錯了事情,你們認錯了人,認個錯,就那么困難?這難道還會被殺死一個人,殺死一個被冤枉的人,更加讓你們難做?你們到底還是不是人!”

    血菩薩的聲音猛然加大。

    所有人的腦袋都不由垂得更低了,更沒有一個人敢于看向血菩薩。

    “哼!你這個臭女人在耍什么威風!別以為人家給你起了一個外號,你就能夠在這里胡亂說話了。你只不過是一個女人,這個江湖沒有你任何的事情,你現在立即就滾,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有人突然大聲叫喊了起來。然后所有人的頭都抬了起來,他們看了一眼血菩薩,然后又將自己的視線轉移開去,然后又再次看向血菩薩。

    “對!這位兄弟說得太對了。我們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是對是錯,難道還需要一個娘們在這里說三道四?真是可笑!你這個死娘們現在立即就滾,否則不要怪我們不客氣了。能夠容忍你到現在,我們都已經算是寬容大量了!”

    又有人大聲叫喊了起來。然后便是更多人的叫喊。這些人越叫便越是兇猛,簡直都有點群情激動的感覺了。但是奇怪的又是,這些人卻并沒有直接對血菩薩出手。

    “要我滾?你們有這樣的資格嗎?你們有這樣的本事嗎?來啊,如果想要我滾,你們就動手啊!你們現在就動手啊!”血菩薩將自己的胸膛挺了起來,將自己的頭昂了起來,此時的她就像是一個驕傲的公雞一般。

    然后血菩薩向前走了起來,向著眾人走了起來。血菩薩每向前一步,眾人便退后一步。這些人都是江湖上響當當的人物,這些人都是有著不錯的實力的高手,他們如果想,輕易將血菩薩給干掉實在不是一件難事。

    但是!但是他們就是不動手,就是因為血菩薩在向前而退后。一個人的力量一個人的修為或許并不用太強大,但她卻又可以讓所有人懼怕,讓所有人后退,因為她代表了正義,因為她代表了道德,因為她心中有正氣,因為她能夠敢去做天下人都不敢去做的事情!

    “施主,這里確實是是非之地。是非總會纏人。總會讓你不舒服。對和錯,誰又能夠說清楚。現在貧僧懇請施主暫時離開這里。將這兩個人交給貧僧,貧僧以性命保證,這兩個人一定會安然無恙的。”

    卻在這時,消瘦和尚開口說話了。

    韓宇不由愣在了原地。他雖然不知道消瘦和尚是誰,但是通過剛剛的戰斗,韓宇卻不能看出這個和尚是一個好人,是一個慈悲之心滿懷的好人。而這個和尚……這個和尚此時竟然說出這樣的話?

    消瘦和尚此時說出的話,像是很仁慈,像是給足了血菩薩面子,像是對誰都沒有壞處。但是!但是他這樣說話,難道不是掩蓋了真相?他沒有說少年不是兇手,沒有說店小二是兇手,沒有說所有人都錯了,難道不是變相在說,少年是兇手,店小二不是兇手,血菩薩錯了?

    這……

    韓宇已經無言以對了。這個究竟是怎樣一個世界?這究竟是怎樣一個江湖?

    “哼!老和尚,我一直以為你還算是一個好人,想不到你竟然也是這樣的混蛋!”血菩薩破口大罵道。

    “善哉善哉。”消瘦和尚沒有反駁血菩薩,只是雙手合十,念了聲佛號。

    “臭婆娘!消瘦大師不和你一般見識,你就可以胡來了?你再不滾,就不要怪我等動手了。雖然殺你這樣一個弱女子不是我輩所為。但是必要的時候,我們也是可以殺死你的!竟然敢這樣呵斥我們的消瘦大師,你真是不知死活!”

    有人大叫了起來,然后便是更多的人大叫聲。所有人都又激動了起來,所有人看向血菩薩的眼神都充滿了敵意和殺意,仿佛血菩薩就是一個喪盡天良的人。

    看到這里,韓宇不由苦笑了一下。他實在沒有想到人心竟然扭曲到這樣的程度。

    這些人原來就根本不想要承認自己錯了,雖然他們心中已經知道自己錯了。而因為有人帶頭說話了,然后所有人便以為自己找到了一個理由,所有人便都以為自己的事情都是對的了。不是嗎?

    既然其它的人都這樣做都這樣說了,那么他們不就是對的了?對和錯不是相對的?如果全世界都說太陽是從西邊升起的,那么太陽不就是從西邊升起的了?

    所以他們開始理所當然,他們開始覺得自己并沒有錯,他們開始覺得錯的只是血菩薩。

    他們的心里已經完全扭曲了!

    韓宇只覺得十分的壓抑,韓宇只覺得自己的胸口很悶,韓宇只覺得這個世界仿佛已經不是他熟悉的世界了。韓宇想要逃走,韓宇一刻也不想要待在這里,待在這里一刻,便會讓他窒息,便會讓他想要死去。

    而也在這時,韓宇不知道的是,他的身體正在發生著一些變化,一些很是嚴重的變化。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重庆时时个位走势图 成都沐足论坛蒲友 清纯美女被挠脚心惩罚 魔鬼身材的韩国美女 北京pk10手机免费计划 三公怎么玩法介绍 球探体育足球比分直播 非凡炸金花真人提现版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直播 靠谱的棋牌赢钱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