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再讀讀 -> 玄天戰尊

235.第二百三十五章夜幕殺人時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第1章  第一卷]

    第235節  第二百三十五章夜幕殺人時

    隨著花船上的人流涌出,拴住花船的纖繩赫然被解開,巨船緩緩向著河面行駛而去,悠揚悅耳的旋律自船中蕩漾而出!

    韓宇瞅了一眼湖中的花船,身形宛若鬼魅般奔掠而去,手掌一拂,水榭中的幾塊巨木咔嚓一聲,被其抓入手中,元氣涌動,一股巧勁,便是將巨木拋入河面。

    巨木落于河面,在云霧中蕩起一重重漣漪,韓宇腳掌一躍而下,輕點巨木,接連幾個兔起鶻落,便是越入了花船的甲板上。

    尚且未等,幾名掌舵人反應過來,韓宇身影一動,一掌便是將其劈暈了過去。

    嘴角帶著狡黠的笑容,韓宇徑直步入船內,悠揚悅耳的曲聲,飄然入耳,隱隱還有著一些嬉笑打鬧的嬌嗔聲。

    “你是怎么上來的!”在韓宇進入船內,便是有著一名中年男子,前來質問。

    “我是丁公子的朋友,特來此相聚!”韓宇淡淡的笑道。

    “丁公子的朋友?”中年人向著韓宇打量而去。

    韓宇身形晃動便沒有理會此人,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后,便是順著樓梯向著二樓上去。

    “好詭異的步法!”中年男子滿臉驚詫,適才他只是一愣,這青年便從眼前消散了,可見其修為何其高。

    “你是誰,難道不知道沒有我家公子的吩咐不得,妄自入內嗎?”丁家一位隨行的先天修者守候在樓梯口,望著那道驀然出現的人影,喝道,“待會定然,叫你家船主責罰你。”

    “責罰我?呵呵,恐怕你是見不到了!”韓宇詭笑一聲,一掌劈出,那名修者便是癱軟于地。

    淡淡的瞥了一眼,這名修者,隨后韓宇邁動著悠閑的步伐,向著船倉寬闊的二樓緩緩行去。

    二樓中,一間寬敞的雅間內,幾名錦衣男子慵懶的坐在,一張精致的臥榻上,懷中皆是摟著一名美艷不可方物的嬌人。

    在雅間中中央,一名絕世佳人,頭帶著輕紗撫琴而彈,如玉般晶瑩剔透的手指,撥弄琴弦,悠揚悅耳的旋律,宛若仙樂般繚繞于耳,久久不絕!

    隨著琴聲響起,旁邊幾位穿著暴露的艷麗女子僅披著一陣輕紗,赤果著玉足翩翩起舞!

    輕紗隨著舞姿拂動,那曼妙的嬌軀時隱時現,端的是誘人無比,優雅的舞姿美妙的琴音讓人神迷心醉,導致韓宇步入了其中,眾人都沒有絲毫發覺。

    丁世真懷中摟著一名嬌美的女子,手掌在那嬌軀移動時,眼眸卻緊緊的盯著那名帶著面紗撫琴而奏的女子,似乎恨不得將其面紗撕扯下,而后將其壓在身下狠狠蹂躪一番,在這般灼熱的眸光下,其那手掌游動時,不由狠狠一捏,讓得懷中的美人發出一聲,詭異的嬌嗔聲。

    “丁公子過得這神仙般的生活,真是讓在下羨煞不已啊!”

    一道略帶戲謔的聲音,不合時宜的在屋子中響起,讓得幾位正陶醉于美色中的錦衣男子面色驟然一沉。

    “是你!”丁世真等人眸光一轉,當瞧得那道熟悉的身影后,滿臉驚詫。

    “你來此作什么?”略微驚詫后,丁世真松開了懷中的美人,警惕的說道。

    “呵呵,我來此何事,你何須明知故問。”韓宇笑道。

    丁程兩家的修者豁然起身,一股強悍的氣勢迸發而出,籠罩四周,令人窒息的氣息讓得雅間中幾位美人身形不由瑟瑟發抖!

    便是那位撫琴而奏的女子玉手驟然停止,睫毛掀起,明亮的眸子,瞥向這劍拔弩張的幾位真武修者,卻是有著一絲期許閃爍而出。

    瞧得韓宇那戲謔的神色,丁世真豁然起身滿臉陰沉的,說道:“你是為了那玉牌?”

    “不錯,此物我勢在必得!”韓宇眸光橫掃,瞥向旁邊四位真武后期的高手時沒有絲毫忌憚的意思。

    丁世真眼角跳動,滿臉陰沉的說道,“憑你,恐怕還沒有這能耐。”

    二十余年來他還是第一被人這般,肆無忌憚的挑釁。

    隨著一股強悍的氣勢迸發而出,丁世真向著幾位真武修者揮手示意,旋即手掌一番,一把尺許長的短刃憑空出現在手上。

    幾位美人見得眾人劍拔弩張的模樣,頓時驚駭的花容失色,身形顫顫巍巍的向著雅間外面挪動而去。

    對于這些女子韓宇到沒有什么偏見,出來賣的不管怎么樣都是他人的生活方式,所以便沒有急著出手。

    在幾位女子慌張離開后,丁世真眉頭一揚,嘴角掀起一絲殘忍的笑容,陰冷的說道:“上次,讓你安然離去,這次定將讓你飲恨于此,好叫你知道我丁世真可不是好惹的!”

    丁程兩家共有著六名修者,皆在真武境,狂猛的元氣波動擴散開來,頓時將雅間四周的隔板屏風震潰,咔嘣咔嘣的聲音不絕于耳!

    “是誰,在此鬧事!”

    就在此時,一道渾厚的聲音,驟然傳來,一名眸光陰沉,氣息悠長的中年男子,攜帶著三名男子快步而來。

    這三人所迸發而出的氣勢,竟然皆是真武境。

    “呵呵,袁船主,此人,來此鬧事,想必你不會坐視不理吧!”丁世真嘴角掀起一絲詭笑,若是在加上這三名真武修者,任憑這韓宇有著何通天本領亦難逃一死!

    “閣下,若是就此離去,此事袁某可既往不咎,不然…!”領頭的袁姓男子瞥了一眼韓宇,略帶威脅的喝道,身上一股強悍的氣勢完全迸發而出!

    “真武后期大成!”韓宇淡淡的瞥了一眼袁姓男子,旋即冷笑道,“既然,你欲前來送死,我便成全你們。”

    話語尚且沒有落下,腰間的儲物袋光芒一閃,劍矛妖蛛和妖獅發出兩道暴戾的嘶吼,攜帶著一股兇悍的氣息,赫然出現在韓宇身前。

    “咔嘣!”

    劍矛妖蛛利矛杵在地面,頓時留下幾道深深的孔洞,一股絲毫不弱于袁姓男子的氣勢迸發而出。

    “真武后期大成的妖獸!”見得這劍矛妖蛛袁姓男子,陰冷而道,“若是憑此,恐怕你是無法活著回到岸上了!”

    袁姓男子手掌一翻,一柄氣勢迫人的長劍,憑此出現在手掌中,一瞧便便知曉這定是件,威力不弱的靈寶。

    “靈寶么…!”韓宇冷冷一笑,眸光徒然一凝,一股磅礴的精神力壓迫便是向著幾名真武修者侵襲而下!

    “不好,快穩住心神!”丁世真大喝一聲,識海中一股強悍的精神力噴涌而出,企圖以此抵消韓宇所釋放的精神力壓迫。

    “嗡!”

    幾位真武修者還未來得及凝神靜氣穩住靈臺,精神力壓迫傾刻侵入心神,一股來自靈魂的顫栗,痛徹心扉!

    呼!

    韓宇手掌一伸,一道青光徒然自,掌中吞吐而出,撕裂空氣,向著前面的那位袁姓修者慣透而去!

    咔嚓!

    隨著骨骼碎裂,劇烈的疼痛讓得袁姓男子,那短暫陷入迷糊的神智頓時清晰了起來,眼眸突出,滿臉不可置信的瞧著胸前那道青色的槍尖,緩緩抬頭,斷續說道,“你竟然是煉神者…!”

    “撲哧!”

    青槍抽出,一道血柱噴射而出,與此同時旁邊一道道骨骼碎裂聲,情緒傳來。

    “啊!”

    凄厲的慘叫聲,驟然傳遍整個船艙,只見劍矛妖蛛,八只巨矛輪回舞動,不過瞬間便是將六名真武修者心脈瞬間洞穿!

    “嘭!”

    妖獅巨掌狠狠拍去,直接將程家的那個青年一掌拍飛,攜帶著狂猛勁力的巨掌,將其心脈震潰,汩汩鮮血噴吐而出,程家青年就此氣絕。

    至此,幾位緊隨著丁世真的真武修者皆是就此氣絕!

    這一切,不過發生在電光火石間,丁世真的精神力籠罩而下頓時和韓宇釋放的精神力在虛空中發生猛烈的交鋒!

    “嗡!”

    兩股無形的精神力在虛空中猛烈交鋒,蕩漾起一陣陣無形的精神力漣漪肆虐而開!

    咔嘣!

    附近的座椅在這股無形的波動震蕩下紛紛潰裂,整條巨船皆是一陣顫動!

    “你竟然能夠憑借神識控制,妖獸!”丁世真身形微微一顫,滿臉驚詫的向著韓宇瞧去,緊隨著一絲火熱在其臉上不斷攀升而起,“殺了你,正好奪此法訣!”

    “難道這家伙,有著什么憑仗不成?”

    瞧得丁世真便沒有因為幾位真武修者的死,生出絲毫慌亂反而眸露貪婪,韓宇略帶警惕。

    “小子,乖乖的將那控制妖獸的秘術,交與出來吧,或許,我還可饒你一死!”丁世真猙獰一笑,手中的短刃被其收入儲物袋中,旋即,另外一柄形式古樸的小劍赫然漂浮其身前,磅礴的精神力,頓時潮水般向著小劍灌注而去。

    小劍不過尺許長,形式古樸,上面卻刻篆著一些古老的符篆銘文,隱約間好似有著無窮的奧秘蘊含其中。

    韓宇眉頭一凝,向著那形式古樸的小劍凝視而去,眸露驚詫,“這是法器!”

    詭異的符篆,竟然比起他奪得海振濤那赤炎劍更加深奧一些,在符篆中,有著一絲細小的劍紋存在,在丁世真精神力的催發下散發著燦燦光芒,強悍的氣息頓時自符篆中迸發而出。

    “嗤!”

    在那股無形的氣勢壓迫下,劍矛妖蛛發出一絲不安的嘶叫,妖獅亦是滿臉,警惕的盯著丁世真。

    “想要我這御獸法訣,看你有這本事沒有!”韓宇咧嘴一笑,當下亦不遲疑,手掌一拂兩頭妖獸憑空攝入靈獸袋中,緊隨著一股灼熱的氣息傳出赤炎劍赫然祭于身前!

    撲哧!

    隨著磅礴的精神力傾注于赤炎劍中,符篆中一股灼熱的火流頓時擴散開來,開始在身前凝聚成劍,所散發的強悍氣勢絲毫不弱于丁世真身前的小劍。

    “你竟然也有這等法器!”

    丁世真眸光一沉,適才的囂張逐漸轉為凝重,當下精神力狂注于身前小劍中,劍身的符篆光芒暴漲,刺眼的光芒籠罩整個船艙,令人窒息的氣勢不斷釋放而出!(&ZAIDUDU.NET%_《再讀讀小說網》)
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章節錯誤舉報
甘肃快三技巧新手必看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optgroup id="68u8g"><div id="68u8g"></div></optgroup>
<xmp id="68u8g"><sup id="68u8g"></sup>
<center id="68u8g"></center>
<center id="68u8g"><div id="68u8g"></div></center>
<center id="68u8g"></center>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code id="68u8g"></code>
<optgroup id="68u8g"></optgroup>
快三如何选号技巧 黑龙江时时开奖结360 幸运28大神论坛 输有限赢无限的投注法 极速赛车三期计划必赢 福州小姐哪里有 体球网即时比分手机版 北京pk10赚钱方法大全 大小单双彩票 酒店小姐全过程